「顧小春」:抹黑代理孕母的戲劇角色
 
性/別研究室  撰
 

電視劇「姻緣花」是以代理孕母「顧小春」(潘儀君飾)為反派角色,在劇中顧小春變成破壞家庭的陰險第三者,顧小春無所不用其極地要利用代孕的身分來「篡奪」女主人的位置。

這個戲劇其實是以「封建」的意識形態來抹黑具有「現代」精神的代孕工作。讓我們來簡單地分析一下: 

為什麼劇情要安排男主人與代理孕母發生性愛關係?這可能嗎?

其實男主人與家中女傭發生性愛關係的機會比較大──自古以來即如此,到現在還時有所聞。但是並沒有像顧小春這樣的角色來抹黑女傭。事實上,抹黑女傭也不會成功;因為人們已經接受女傭這個社會角色,肯定她對家務工作的貢獻,也知道女傭只是個現代的雇傭關係。但是一般社會大眾由於對於代理孕母的無知,所以反而較容易把無知的焦慮轉換為恐懼。藉著編造男主人與代理孕母發生情愛關係來強調代理孕母對家庭的危險。 

為什麼劇情要安排代理孕母破壞家庭,和女主人對立?

很明顯的,代理孕母幫助女主人從事生殖工作,也就是幫助家務工作,基本上是對家庭有好處的,也是女主人的好幫手。但是在顧小春的角色中,卻刻意把代孕變成「女人對女人的戰爭」,代孕變成破壞家庭,完全顛倒事實。其意圖就是要抹煞代孕對家庭的貢獻,也掩蓋代孕者和女主人的共利關係──從「女人幫助女人」變成「女人對抗女人」。這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如果有人說「幼稚園女老師和女主人對立」時,我們覺得啼笑皆非,那麼為什麼很多人會相信顧小春這種角色呢? 

代孕是現代雇傭關係/商品關係的體現。

現代雇傭關係/商品關係的特色是不講私人關係的公事公辦的「專業」,代孕是個專業工作,代孕的生殖是雇傭,是出賣勞動力;腹中小孩只是代孕者加工後的商品,不是什麼「愛的勞動」──正如現代家庭的清潔工作是個專業工作,清潔公司或僕傭是出賣勞動力;家務清潔乃是個商品。這是現代社會高度分工的表現,是現代分工滲透家庭的結果。

換句話說,現代人,特別是現代女人,有了新的選擇:家務工作(包括生殖工作)可以交給專業,可以商品化,不一定非要是無償勞動或愛的勞動不可。這個新選擇給了某些女人新的機會,脫離男性或父權以愛為名的免費剝削。我們不是主張所有家務工作或代孕工作都要商品化,而是主張「女性有自由選擇權──選擇免費或收費」!我們反對國家以法律強迫所有女人都必須免費為男人從事愛的勞動。

面對這個現代趨勢,保守反動的封建意識形態卻要堅持「任何生殖都是愛的勞動,不可以商品化」,也就是剝奪女性的自由選擇權。

保守反動的封建意識形態把「腹中小孩」當作籌碼、當作神聖之物,也連帶地把懷孕生殖當作「神聖」事業,不容商品化、專業化。所以當顧小春(代理孕母)有了「腹中小孩」後,就會被封建意識形態認為顧小春「有籌碼」可以取而代之,這就是為什麼顧小春的故事對一些人有可信度的原因。反過來說,顧小春的故事也在繼續宣傳封建意識形態,而不是教育人們對於代孕持正確的現代態度。(2001/06/04初稿)

代孕者需要性解放嗎?

從顧小春的例子來看,一般意識形態在看待代理孕母時,還是把「性」與「生殖」混為一談。雖然在人類長期的歷史中,性與生殖確實很難分家,但是「性的現代化/性解放」趨勢卻使得「性」終於和「生殖」分了家。代理孕母就是這個大趨勢的最突出標誌--你的「生母」未必和你的「生父」有性關係;沒有性關係而可以生殖。

既然如此,在為代孕爭取權益與正當性的說法裡,我們是否應該撇清代孕者是生殖工作者,而非性工作者呢?當然我們要澄清!但是我們也認為,一般意識形態將代孕的性與生殖混淆,此一現實仍然需要面對與處理。代孕不是性工作者,但是仍然有性的污名,故而不應迴避代孕中的性問題,而應以性解放來回應其性污名。事實上,性解放的含意正是包含了性從生殖中解放出來--性不再為了生殖而是為了愉悅(性變態是正當的、避孕是正當的等等)。(2001/08/27補)

 

轉載本網頁時請保留本版權註記

© 性/別研究室http://sex.ncu.edu.tw/ 國際邊緣 http://intermargins.net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
 

回代理孕母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