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性有自由抉擇的權利 

中國時報   論壇   890410

 

曾銘儀/北縣板橋(高醫大附設醫院實習醫師)

數日前有女性主義前輩具文指出,醫界鼓吹更年期荷爾蒙治療,是「將女性的更年期當成醫界的提款機」,認為此醫療行為可證明醫界乃父權主義加害女性身心的幫兇。身為醫界裡的女性從業人員,內心感觸極為複雜。於私而言,要不是中外女性主義份子百年來的奔走及呼籲,我將不可能如今日般,與男性獲得同等的教育機會與就業技能,也不可能在日前的總統大選中,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但是站在專業人員的立場,我也的確認為婦權團體針對此一議題的發言,已有冥昧跋扈之嫌,而繼續此方向的抗爭,反倒使女性同胞受害。

 少部份的女權運動前輩,誤把荷爾蒙治療解讀為科學物化女性的手段,認為女性之所以接受荷爾蒙治療,是為了怕「色衰愛弛」、怕性生活不協調等等,因而寧願冒著得癌症的風險,也要把自己變成一個藥不離手、永遠的芭比娃娃。然而站在醫學的角度而言,補充女性荷爾蒙的確可以幫助女性在跨越中年及老年這道藩籬時,得到一個較好的生活品質,也能夠降低許多重症如心血管疾病等的發生率。如果硬以衰老是「老人的自然現象」為由,而對治療行為大加撻伐,那麼我們何必需要醫學的發展呢?我們可以說,癌症是自然界控制生物數量的自然淘汰,弱智兒童是人類智商自然分布下的必然現象,而後一切聽天由命,什麼努力都不用作了。然而這本非人類互助的精神,更非醫療的本義。如果我們不會指責化學治療是「將人類的癌症當成醫界的提款機」,不會批判預防醫學是「將人類對死亡的恐懼當成醫界的提款機」的話,又何妨以輕鬆的心情,看待女性更年期的荷爾蒙治療?女性主義的前輩曾提出「先作人,再作男人或女人」的口號,於今亦適用於醫療領域。我們所求的是人類的健康及幸福,不是求「女人」或「男人」的幸福,更無壓迫之意,何苦讓那些接受治療的女性同胞,覺得自己該受責備?

 身為女性主義的受惠者,處於現今的社會,我也明白目前兩性的真正平權之日尚未到來,亦願意繼續前人的腳步,為下一輩的女性努力,為她們爭取更好的機會。然而,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一個不論女性男性都能感到自由自在的環境,不論女男,都可以暢意地表現自我剛強或陰柔的一面。選擇當個愛美的女人,或者只想在家相夫教子,也不過就是一個抉擇而已,不用讓她們覺得自己作錯了事、被沙文主義壓迫而不自覺、沒有志氣沒有大腦。真正的女性主義,就是讓所有的女人都有自由抉擇的權利,不是嗎?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