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隆人離我們有多遠?

http://www.bio-engine.com/

    當四年前克隆綿羊“多莉”出生以後,一石激起千層浪,世界各國就動物基因繁殖問題展開了日益激烈的爭論。關於克隆綿羊的爭論似乎不僅在動物本身,關鍵是一向敏感的人類想到了自己---明天怎樣面對“克隆人”?

   轉眼四年過去了,儘管各國紛紛頒佈各種禁止克隆人的法律,一些“開拓者”似乎並沒有停下腳步。繼克隆羊以後,克隆牛,克隆兔,克隆豬等紛紛出世。實際上,很多科學家都認爲,克隆人其實爲時不遠了。今年8月,英國《獨立報》對32位科學家進行了調查,超過半數以上的科學家認爲,如果技術和安全困難能夠全部克服,那麽20年之內將研製出克隆人。這些科學家的觀點與堅決反對克隆人類的公衆輿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許,在這方面,瞭解技術細節和科學界內幕的科學家們作出的預言更加客觀,雖然他們描繪的是大多數人所不願意看到的前景。

  驗證的機會很快就來到了......11月,在全世界的媒體上傳播著這樣一個消息:一群受邪教組織操縱的科學狂人,正在美國內華達州大漠深處進行著一項克隆人的秘密實驗。他們根據英國科學家創造世界第一隻克隆羊“多利”的同樣原理,從一對美國夫婦今年2月份夭折的10個月大的女兒身上提取細胞製造克隆人。據稱,“如果進展順利的話,世界上第一個克隆人將于明年年底誕生。” 另有消息稱,該組織開辦的網上克隆業務申請站點已有數百人登記在冊,一時門庭若市,生意興隆。如果說克隆人是完全違背倫理的,那麽痛失愛女的父母希望通過克隆與女兒重逢的要求是否過分呢?克隆技術應該是爲人類造福而不是成爲邪教宣揚其教義的工具,事實上,克隆人的技術已經比較成熟,需要解決的只是過高失敗率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僅從法律上禁止克隆人已經沒有什麽真正的意義,對公衆,政府和科學家來說,更爲重要的是如何規範和管理,讓克隆技術在器官移植,動物品種選育,瀕危物種保護等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而克隆人,應該更多地屬於生物倫理學的範疇,也許要等明年克隆人真的出生,我們才能知道,克隆這個潘多拉魔盒會給人類帶來什麽...... 

相關報導︰克隆人離我們多遠.pdf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