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痛難忍 李永萍想人工受孕 求助精子銀行

2001.08.22  中時晚報


郭淑媛/台北報導

    子宮內膜異位或子宮肌瘤困擾無數女性,許多婦產科醫生常會建議患者趕快懷孕生產以解決問題,不過如果沒有合適對象或不想結婚的單身女性該怎麼辦?親民黨立院黨團主任李永萍的故事值得深思。李永萍曾想要人工受孕,不過國內精子銀行缺貨以及法令限制,讓她不得其門而入,由於選戰在即,目前李永萍只能採取暫時止痛療法,她並考慮選後再擇期出國求助國外精子銀行。

    五十三年次的李永萍,於三十歲時罹患子宮內膜異位疾病,曾於榮總手術治療,不過近年來經痛問題嚴重困擾她,甚至還引起粘黏問題,她求助過國內各大醫院相關醫生,但仍只能治標無法治本,不少醫生建議她趕快懷孕,儘管醫生無法保證懷孕生產就可一勞永逸,但至少在懷孕引起的荷爾蒙變化和停經現象,可以讓她生產後數年減少疼痛。

    李永萍說,剛開始她無法接受「生小孩治痛」的觀念,不過隨著年齡漸長想要小孩的想法漸強,以及七年來經痛實在讓她太痛苦,前年底她開始思考生小孩,而且生產完三、五年內再犯率不高,屆時她又快到更年期,應可很快擺脫掉噩夢。

    諷刺的是,懷孕建議如同困擾許多單身女性一樣地困擾李永萍,李永萍交往多年的男友不想生小孩,懷孕問題讓他們發現彼此生涯規劃、個性、想法差異太大,成為去年兩人分手的導火線之一。婚姻只能隨緣,適合的伴侶也無法強求,她也不願為了懷孕而隨便找人結婚,如果接受捐贈,她更不希望知道對方身分,再加上她因子宮內膜異位嚴重,受精卵不易著床,最後只能尋求精子銀行和人工受孕。

    好事多磨,去年李永萍前往精子銀行,卻發現她的如意算盤有實現的困難,因為精子銀行竟然缺貨。李永萍說,由於東方人多有子嗣天注定的觀念,擔心捐贈精子也就捐掉命定的子嗣機會,早年還有醫學院學生會捐,近年根本很少;而且由於愛滋病篩檢的需求,使得捐精者必須半年後檢驗一次,更令許多人卻步。而台灣許多不孕症治療是不孕症夫婦相互捐贈精卵,單身的她也不符資格。

    由於人工受孕後李永萍必須長期臥床安胎否則容易流產,目前正在參選立委的她,打算選後再找時間出國尋找國外的精子銀行。目前她正接受中醫治療和另類療法,短期內改善了疼痛問題,希望長期也有治癒希望。

    不過從尋求精子銀行和人工受孕過程中,李永萍也發現台灣的觀念和法令限制。在美國和其他先進國家,到精子銀行接受捐贈並沒有排除單身規定,但台灣卻有,像她這種有經濟能力的單身女性也沒有選擇機會。亦即,台灣還是受限於傳統觀念─捐贈者有子嗣天注定觀念,受贈者不能是單身女性以免造成單親媽媽,這在日趨多元化的社會是有待突破之處。李永萍指出,如果經濟環境許可,受贈者不應有已婚未婚的區別,不應用婚姻來限制女性自主決定。由於身受其苦,她考慮未來就這個議題深入研究,尋求有無修法的空間。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
 

衛署:未婚人工生殖違法

2001.08.22  中時晚報


李南燕/台北報導、邱俊吉/台北報導   

    未婚女子要「借精生子」達到擁有孩子的目的,於法仍是不可行!根據現行人工生殖法規定,目前只有結婚一年仍然不孕的夫妻才有資格。

    衛生署指出,借精生子衍生的社會問題十分複雜,因此人工生殖法對於受方和捐精或捐卵的來源,都有嚴格的限制,無非是希望避免亂了社會倫理,或是有人趁法令大開之際,牟取不當利益。因此連合法夫妻面對不孕的困境時,要借精生子都不容易,更何況其他「特殊狀況」的人。

    衛生署說,在沒有正常婚姻關係的前提下,要透過人工生殖方式生孩子,目前不但社會道德標準不允許,法令更是不准。先進國家借精生子的規定雖比國內還寬,已有同意同居兩年有穩定關係者,可以透過人工生殖達到目的。但單身女子依國外現行規定也是難以如願。

    未婚女性想人工受孕,在我國可行不通,醫師呼籲,女孩子若要一個寶寶,還是先結婚再說。

    受限於「人工生殖條例管理辦法」,我國不論是醫學中心或是按照規定來的開業診所,都不能替未婚女性張羅精子、進行試管嬰兒,馬偕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林明輝指出,依照現行法規,除非身分證、配偶同意書及結婚證明三樣齊備,否則院方不得進行人工授精。

    林明輝表示,人工授精牽涉層面極廣,加上法令所限,因此院方以最嚴謹態度處理,且為了防堵「精牛」的出現,目前捐精者得不到任何報酬,連車馬費、營養費都是能省則省,在缺乏誘因及傳統觀念兩相作用下,精子銀行庫存量始終不足。

    由於現行人工生殖條例有待修正,使得多家醫院不敢積極經營人工助孕,甚至加重有意捐精者的限制條件,以省去釐清相關法令的麻煩,這相對使沒有婚姻關係的同性、異性伴侶,想要一個自己的寶寶難上加難。

    北部一家婦產科醫師表示,目前要作試管嬰兒,需呈報衛生署核備,因此未婚者難以如願,不過在他以往經驗,未婚女性想要不婚懷孕的例子極少,不論是同性戀或異性戀,過去十多年來可能沒有五件,當然基於合法考量,他也不能幫她們如願。

    另一名南部開業醫師也說,過去是有遇到一些未婚想懷孕的女性,但她們多半是受限於男方老式家庭的觀念,迎娶前要先驗證女方有無生育能力,最好先懷孕才能過門,以確保下一代薪火相傳沒有問題,這才求醫助孕,至於獨立自主女性不要老公要孩子,或是同性戀族群的生子需求,可能受限於非都會區域的關係,以往並未見過。

    從醫師的反應可知,若沒有婚姻的前提,未婚女性求孕的例子不多,也不容易成功,一方面是我國風氣不及歐美開放,一方面是法令嚴格把關,知名藝人白冰冰在國內求子困難重重的經驗,便可證明台灣的人工授精不開方便之門。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
 


施與受限制多 各醫院鬧「精荒」

2001.08.22  中時晚報


邱俊吉/台北報導   

    馬偕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林明輝說,其實院內現在已沒有精子銀行,因為所謂「銀行」,是指存款或取款都夠便利,而目前的精子銀行充其量只能算是精子捐贈登記處,想捐的人,要自備驗血報告,要精的人,依規定除了證明婚姻關係的文件缺一不可外,並不得指定捐贈者的任何條件,在施與受雙方都有多種限制下,精庫理當匱乏。

    林明輝說,目前對捐精者的檢查,除第一次的驗血報告外,待精子冷藏六個月仍有活動能力後,還要請捐贈人回院再次驗血,以杜絕捐贈人罹患疾病,尤其是愛滋病可能發生的潛伏期。

    台北榮總生殖內分泌主任張昇平則說,精子銀行喊窮,一方面是老觀念主導,男人總覺得到醫院拿精子給別人怪怪的,一方面是法令限定,除了給予捐精人的費用不高,營養費約三千元,車馬費約五、六千元,合計僅一萬元上下,沒想像那樣驚人。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