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人 真有那麼可怕嗎?
論  壇 2000.02.16  中國時報

 

郭正典 

     任何有關「複製人」的消息都引起社會廣泛的注意,日前一次中研院的紀念演講中,中研院分子生物學研究所所長沈哲鯤大膽預言,以現在生物科技進步的速度觀察,十年內一定有「複製人」出現,中研院長李遠哲認為,生物科技無所不能,實在很可怕。事實上陶在樸教授就曾為文警告(今年一月十七日的時論廣場),如果有一天複製的希特勒死而復活了,你該怎麼辦?江芳銘老師(二月十二日的時論廣場)則認為這是多慮的,因為人是社會文化薰陶下的產物,而非一出生本質即確定的生物,因此除非我們的社會環境病態到容許希特勒的存在,否則即使有相同的基因組合,也造就不出這種人類歷史中的邪惡之人。江老師的看法有其道理,但在分子生物學已成顯學的今天,沒有科學證據卻要大家相信複製的希特勒並不可怕,恐怕不太容易。

 美國愛丁堡羅斯林學院於一九九七年因成功複製桃莉羊而蜚聲國際,桃莉羊是全球第一個被複製成功的哺乳動物,桃莉羊的複製成功使許多人開始正視「複製人」的潛在危險,最常被提起的危險人物就是複製的希特勒,因為葛雷哥萊畢克主演過一部「巴西男孩」,所描述的就是納粹科學家複製了許多希特勒的故事。「解鈴還需繫鈴人」,複製羊引起的騷動還是得從複製羊來尋求解答,而複製羊也確實給了我們初步解答。不久前英國的星期泰晤士報曾報導,羅斯林學院裡的四頭複製羊都已長大,牠們雖然基因一模一樣,但外觀和行為卻截然不同。參與羅斯林學院複製計畫的教授堪柏說:「四頭羊愈長愈大,但差異也愈來愈大,牠們看起來差不多,就像同一胎生的羊,但憑外觀與行為,你無法知道牠們是複製的」。

 理論上,如果複製完全成功,四頭羊即使行為不完全一樣,其外觀應該完全一樣,但事實上是四頭羊的外觀與行為都各不相同,科學家目前仍無法解釋為何會有這些差異,也許是被植入的DNA與不同卵細胞的細胞質有不同的交互作用,也許是基因突變,因而產生不同的個體。但不管原因為何,四頭羊外觀與行為都不相同的事實告訴我們,即使希特勒被複製出來,複製希特勒的外觀與行為也不必然與原來的希特勒一樣。

 複製人早就存在於人類社會中,由同卵雙胞胎所生下來的那兩個人,他們的基因完全相同,生長環境也幾乎完全相同,他們是彼此貨真價實的複製人,但他們的外形、個性與思想不會完全相同。人類社會早就有許多上帝製造的同卵雙胞胎複製人,許多人都有與同卵雙胞胎相處的經驗,知道他們與一般人無異,都有獨立的人格,既然如此,又何必對另一種仿上帝牌的、人工製造的複製人產生驚恐的反應呢?複製的希特勒一定會是原來那個希特勒的再版嗎?我懷疑,更何況今日人權觀念與國際情勢已大異於以往,複製的希特勒更不必然會是人類歷史中另一個邪惡之人。

(作者為台北榮總呼吸治療科醫師,陽明大學內科副教授)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