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頭手術引出的關於“自我意識”的思考

文章提交者:【垂直極限】於01-7-24 4:49:21 加貼在 貓論天下 

換頭手術引出的關於自我意識的思考——也許學醫的西門人最有發言權(佘言) 

  據報道,美國醫生懷特將在本周在烏克蘭進行人類歷史上首次換頭手術。 

  《懷特醫生的下周新聞》 

  下周某個時間(取決於懷特一行準備情況),人類歷史上首次換頭手術將在烏克蘭進行。懷特和另一個手術小組將直飛烏克蘭,在烏克蘭醫學科學院專家們的配合下實施換頭手術。爲使其工作的單位不承受壓力,懷特已經辭去大學教授的職位。屆時,懷特將親自操刀。預計整個手術所需費用爲400萬美元。 

  如果手術成功,那麽將爲人類史上寫下新的一頁。 

  美國廣播公司在報道懷特醫生的換頭技術研究時不無擔憂地說:換頭手術使懷特面臨的不僅僅是技術醫學發展方面的挑戰,更多的是社會倫理方面的壓力,不論是成還是敗,對於一個著作等身,在自己領域已經登峰造極的人來說,他可能要成爲社會的犧牲品!” 

  面對著如此猛烈的抨擊,懷特教授非常坦然。 

  如果有誰願意捐出身體的話,我願意把自己的腦袋當成第一個換頭手術的實驗品!” 

  懷特教授大可不必拿自己的腦袋做實驗,自願表示需要切頭換身體的病人是美國俄亥俄州一個名叫威托威茲的男子。當然,這不是他的真名實姓,也不會接受記者的採訪。不過,懷特教授以書面聲明的方式向媒體通報了這名切頭換身男子的簡況和他本人的意願:這名男子在19歲時因潛水發生意外,四肢癱瘓。如果按這種病情正常發展下去的話,那麽他最後將因器官衰竭而死,所以他表示:如果讓我在死亡和換身體手術之間作抉擇的話,我選擇換身體。至於捐贈者的身體肯定是來自宣告腦部死亡的病人,懷特說,腦死者已經是多種器官的捐贈者,所以並沒有新的道德問題!(見北京青年報)   

  新聞引述完畢。 

  我認爲這又重新提出了人的自我意識問題。 

  我對人的自我意識的看法是:一個人獲得整體性的自我意識,首先是從空間上將自己與外界對立起來。也就是說,嬰兒在自己與外界的關係上,是從肢體對外界物的支配開始的。

   然後,人由肢體對外界物的空間位置的控制,發展到從邏輯上知道人外在於世界。這是一個巨大的飛躍,但其中存在著一個合情合理的過程。 

  下面我將懷特醫生的手術物件分成以下幾種人類個體情況,它們涉及的問題得出的哲學模式是不同的: 

  一、一個人頭腦清楚時,他的頭腦的選擇。 

  二、一個人頭腦暫時不清楚的時候,由其他人替他作出的選擇。 

  三、一個嬰兒或低智慧人自己或其他人給他作出的選擇。 

  四、假設懷特醫生換頭手術成功後,我們替那個威托威茲的頭腦在與他的新身體的關係上做一個反思。 

  我認爲,這是在一個新聞尚在或尚未發生的時候,我們就能作出歷史性的思考,這是很有意思的,非常符合21世紀學術的特點。

  下面我們分別說明一下這四種情況並著重探討第四種: 

  一、懷特正要進行的手術,就屬於這種情況。

  來自美國俄亥俄州一個名叫威托威茲的男子,知道自己的臟器已經距離無法爲大腦提供血液、營養的日子不遠了。他要保持自己思考的權利,給自己的頭腦一個新的營養基。他同意進行懷特要進行的手術,我想這是他的權力,今天全世界的人都不能不承認這一點。 

  二、假設一個暫時昏迷、全身除了腦部的器官正在迅速衰竭的病人,他正好遇上一個合適的腦死亡的身體源。這時,周圍的親屬、醫生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爲他作了選擇,替他換了身體。那末,他換完身體後醒來會怎樣想? 

  三、嬰兒或低智慧的頭腦,對自己的肢體和別人的肢體在外貌上是沒有區別、區分的,就像看到鏡子堛漲菑v認爲是另一個人一樣。那末,可以設想,一旦他的頭腦換了身體,他不存在任何心理問題。 

  四、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很現實的情況,我們完全可以用歷史來檢驗今天的說法。這是一個從19歲時因潛水發生意外全身癱瘓的男子。在懷特醫生的手術成功後(從新聞中看,把握很大),他醒來後看見是不同的肢體連接在自己的頸項上。

  那末,他——“威托威茲的自我意識是否變化了呢?

  要說明的是:我說的自我意識不是哲學上的泛指或對意識與物質對立意義上的探討,而是針對懷特手術中這個特例。

  我替他——新(?)的威托威茲進行反思的結果有以下幾點:

  (1)他的回憶,將不是從肢體開始的。因爲他過去做過的事的肢體已經不存在了。

  (2)他對頸項以下的肢體,過去幹過什麽一無所知。

  (3)他唯一保留的完整回憶,是他讀過的書、弄懂的原理。 

  因此,我對懷特手術後那個新(?)的威托威茲的他的自我意識的認識是:

  那個在邏輯認知上外在於世界的威托威茲仍然存在,他在這一點上能意識到自己。

  而那個從小到大成長過程中由肢體保留的空間記憶將不存在了,因此在他的個人時間上,生命的起點上,那個自我確實是割裂的。起碼,那個小時候的自我、媽媽給的自我已經不存在了。

  但是從發展的人類文明價值觀上來說,這堶悼╞h的畢竟是一種低級的自我認知。 

  [參考文章:佘言《自我意識和概念》,見720日學術城論壇]

※※發表於凱迪網路http://www.cat898.com 貓論天下 文章轉貼請保留此說明.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