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現在開始思考n科技生命學 (下)

──從Mark Pesce的The Playful World 談到史蒂芬•史匹柏的《AI人工智慧》

【2002-02-26/聯合報/37版/聯合副刊】 李欣頻 

當AI小孩被拋棄,他一心死命地,甚至千年不變千年尋母想要重有母愛的堅持與頑固,那種專情與忠貞,你才知道原來這樣的美德已經稀有到可以高價出售,然後滿街滿地被拋棄毀棄的養子機器人,就如同在始亂終棄小孩手中死傷遍野的電子雞、電子狗、網路嬰兒一樣的道理。……新的機型還在研發成功還在陸續上市,人還在自以為上帝在複製人造人造人,人還在喜新厭舊。

科技重新定義
時間與生死觀

在我們這個年紀,從不得不已經到來的生離死別、佛書、心靈書籍、電影中努力學解脫學生死,可是我們的下一代,那些十幾二十歲、在和平盛世中長大的孩子,他們有一套很不一樣學生死的方式——電玩。我的學生在課堂上告訴我,他在電玩虛擬世界中其中一個身分是巫師,但他的電腦速度很慢所以他就變成了很容易被殺死的笨巫師,幸好有幾個友善的路人告訴他,要多吃雞鴨才能功力大增,但他也因為殺生過多而有了短命的報應……,他還說,他已經在網路上死過二十一次。

我想我們終其一生,很難既是巫師也是戰將,既是國王也同時是奴隸,是男人也是女人,更不可能連死二十一次還能依然無恙——人死可復活,可附身在任何生物上,錯誤都可以重來,一局一局的玩下去你有時間有錢就能玩到沒止境。這種不痛不癢但比現實世界精彩多變的人生可能,讓小我們十多歲的小孩閱歷已經大生大死,至少他們已經在網路上攀登過聖母峰,已經造城建國已經談過各式各國的網路戀情,連一夜情都比我們早十年經歷過了,更已經歷過無數場戰役,我們誰能比他們更懂生死更懂無常更懂人生?所以Mark Pesce才說,以後我們都得依賴孩子,教我們怎麼與電腦互動、面對這科技陌生的人造新世界!

由電路板與程式模擬生命,只要你懂得回應,即使簡單至極,他所回報你的都比冷漠的人類貼心,而且更有活著存在著的生命知覺——情緒成了一個靈魂擬真的軟體,我們得學會假戲真作的入戲功夫,我們才能和有電力的東西產生有溫度的情感交流。

電影《AI》裡的生死觀很有趣:由人所創的AI智慧型機器人,壽命是由人類想要什麼時候報廢而決定的,可以很短,比人還短。但也可以比人還長,只要躲過被銷毀的命運,只要電力足夠,就能永生,比人活得還長——這是人的科技極限,自己不能永生,所創之物能享永生,卻擁有它的生殺大權……究竟是永生的機器人還是短命的創造者,究竟誰比誰更進化?這真是一門很無機的哲學。

當AI小男孩在千年人類末日絕種之後想復活他「母親」,外星人以她的一小段髮絲複製了她,但外星人告訴小男孩,一個人的時空軌跡,用了就不能再用,所以他的母親只能復活一天,只能有一天,睡了就不再醒來,所以他就在這他盼了幾千年的這天,與母親獨處,沒有對父親與兄弟的嫉妒,他為母親沖咖啡,仍然記得她最愛的口味,記憶很精準,然後愉快地相處一天,包括過他從沒過過的生日,很像賣火柴小女孩在夢中取暖的故事。這些是外星人給的夢,但只有一天有效期。他只能當面表愛一天,這一天就是他主宰、獨擁的快樂,與有淚、能幸福安眠的記憶,這一天就是孝順的極致,就是永恆。我們不是有很多記憶,不管是愛情、親情、友情,常常就只記那麼難忘的一天嗎?一天就可以是兩個人的一輩子,夢想比現實更真,記憶比歲月更久。

小心:夢或童話或許是未來電腦病毒的一種!

嵌著晶片、記住妳
高潮的科技愛人

還記得二○○○年台北電影節一部呈現性愛未來式的科幻文藝片:《愛的大未來》(Thomas in Love)嗎?片中視覺極精彩,例如3D電玩虛擬色情實境服務、真人電子性櫥窗……。

愛情可以被程式化: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快感可以被計算,誤差比真人還小。不必再彼此辛苦考驗,我們幹麼還要經歷求愛被拒絕?做愛時間技巧要協調?只要他有電,可以設定讓妳臉紅心跳的甜言蜜語、妳想要的膚色、學問、髮型、身材、尺寸……連勾引妳的肢體動作都能做得惟妙惟肖完全符合芳心,他就能跟妳說愛妳,妳想聽幾遍都行,然後他還會付之行動,要衝動要矜持全看妳現在的慾望。

科學家腸枯思竭的AI智慧,怎能不拿來滿足人類最敏感的部位?

它比真人能掌控(我們不是畢其一生想控制情人嗎)、比真人更能符合我們所需(我們不是對現在的情人永遠慾求不滿,老在天涯海角地找下一個真愛嗎),不會有持不持久舉不舉的問題、不怕懷孕、不怕染病、做不完不會繁殖的性交活動……最重要的是,他百分百有求必應,技巧絕對高明多變有無窮的創意,妳終於不怕被拋棄。以後真男人想要取悅女友,就只有破解她的虛擬愛人密碼,你才可能速成歡愛之道。

它說:妳和機械男人做過愛後,就不會想和真男人做愛。他會讓妳更縱慾,只要妳事後記得到教堂懺悔就行了,懺悔後性慾更強,所以一堆機器牛郎最愛站在教堂外面等著被壓抑的女人。

妳千萬不要錯過,電影裡面那個由孔穴構成的性享樂城市。那可能是妳這一生無福享有的未來開明世界,在色情網站上等等看吧!

知識的新人性介面:

類求籤、現神諭的

知識影音搜尋引擎

正如The Playful World所述:全球資訊網是全人類知識與經驗的總目錄,以科技進行全球性的文化統一……人工智慧、機器人、虛擬實境和網際網路……藉由改變我們取得知識的方式,改變我們的知識。

Mark Pesce說,進入二十一世紀,資訊的價值應該和取得的方便性成正比。Nelson在自傳World Enough更殘酷的預言:我們將不再閱讀任何印刷物,資料可以從電腦螢幕迅速取得。我喜歡電影裡,有一個很像先知給神諭、聲光效果俱佳的類求籤、擬神化的搜尋引擎,它是我心目中最棒最強的知識介面:你給點銅幣,它就用知識回答你三個人生問題——本來就應該如此吧,知識不就是幫人解決問題,讓人過得更好的工具而已嗎?麻省理工教授Sherry Turkle說:下一代用科技來探索自我的各種次元。試問,你進入龐雜的圖書館、書店或是網路書店,除非你一本本打開,否則你怎麼清楚哪本書的哪一段話正可以解決你現在的婚姻問題、親子問題、失業問題、憂鬱問題……?我想,短到不知所云的書評書介都沒法幫你們多少忙吧,就像我很難從影評影介中看出某部電影到底好不好看,對我有沒有啟示。如果真有那麼一個有問必詳答的萬事通介面,我相信那些常自尋煩惱、疑惑最多的人會更有知識,而不是高學歷的人最有知識。

知識是資訊爆炸症後徬徨下的指引,腦與全球網頁連接,網路就是人的新思考器官。我們已經用科技實現魔法了,我們還需要崇拜哈利波特嗎?

「這個時代,知識是最貴的,知識比什麼都貴!」電影已經這麼說。

外星人的極簡

我最喜歡的就是電影《AI》裡外星人的造型。身形極簡、高 、一點贅肉也沒有,行動輕盈,走起路來像飄過去的風線條。

還有,電影裡呈現溝通最極致的形式:外星人彼此以碰觸身體,瞬間傳輸資訊,絕對不會有言語上傳達的誤解、在腦中影像就能被精確取閱、不言而喻、心領神會——高傳真所以不會失真,連記憶、願望、愛恨情緒……都能在另一個人的腦海中重現,像電影《綠色奇蹟》裡的劇情。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和孩子們有代溝、和情人不會有誤會、和枕邊人不會有秘密、和同事就不會有心結、和敵人不會有猜忌、不會再有謠言八卦流言四起……這種最完美真空的傳播途徑,讓彼此完全了解對方!

但人之所以可貴的,不就是同樣一件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釋不同轉述的可能與想像嗎?人之所以比電腦有趣,不就是在人心難測、永遠有沒發現到的秘密可以偷窺嗎?

科技的難題

科技是夢想實現的能力。但我們不是常常在收拾前人一時興起發明的糟糕後果嗎?汽車的污染、燈的光害……科技真的必要嗎?沒有科技我們不也活得很好?那些在田園生活的人不是過得比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快樂的科學家好嗎?當我們能複製可以替換的身體零件,這些新科技不就老在挑戰現在的倫理道德,讓一堆人分兩派吵成一堆?

我們老是以為自己在忙著解決問題,結果都是給自己找另一個沒想到的難題,給自己找沒法收拾的難題,然後丟給後代去解決。

結語

藝術,讓科技更有人性的價值。雖然我也是庫柏力克迷,也對AI如果是由庫柏力克拍,一定更具超現實美學,但我也相信,如果如此龐雜的議題交在完美主義有視覺潔癖的他來拍,應該是很難如期完成,來不及趕上預言宣誓的優先時機。所以交給速戰速決、執行力老練的史蒂芬•史匹柏,我們還能提前思考,已經在發生的:科技生命學!

 top

s u r r o g a t e        mother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