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 捕 實 錄

-part2

凱子(小凱)

【編者按】

他,一個平凡的研究生,在一個心情不好的午後,發出了一個援交訊息,不料龐大國家機器的監控魔掌兇狠地撲向他,在警局孤立無援任人宰割的他,寫下這個平淡卻又驚心動魄的告白。
我們再次看到婦幼團體精心設計推動的兒少法、自以為義的道德姿態,如何以一個個無辜的靈魂為祭品……

 

感謝小凱,【再次】為我們寫下這整個經過,親身見證惡法。

-The Second Coming- 小凱

在8月30號 小凱再度被警察抓起來

是因為皮癢又貼了新的援交訊息了嗎?
不是!從上次到現在 小凱沒再貼新的訊息
做個乖寶寶
但是舊的信仍然有人回應

是因為小凱在通信的過程中 沒有告訴對方
只是一時衝動 其實並不想援交 只想交朋友嗎?
不是!小凱在通信的過程中表達了很多次
不想一夜情或援交只想認識朋友的態度 
並希望對方不要騙我

那為什麼還會被抓???
因為警方實在太龜毛 太會誘惑人
太無所不用其極 
以至於押解的犯人會逃跑 抓到的線民要性侵害 
自己鑄下大錯卻又叫士氣低落
這種水準真是叫人不犯罪都不行
官逼民反嘛!且上次接受調查後也有點不服氣 也想調查回去
來個平衡報導 才又和警察相見

小凱上次貼的訊息有很多人回
我想大概大部份都是警察吧
這次的回信大概是另外一個女警

這次是和另外一個聯絡 
這次真讓我見識到警察的不擇手段與虛情假意 
因為上次的餘悸猶存
小凱這次從一開始便表明 不想一夜情或援交
只想交朋友的態度 且我也表示試了幾次想把原來訊息刪掉
並不是真的想援交 但因只有版主有此權力 我並未成功
對方也表示理解 在後來通信的過程中也懷疑對方是不是警察
然對方以「我的心都冷了」,「我弟弟也被警察入一些罪下去抓
全家人都恨警察」,「交網友有犯法嗎」
「我不是厚臉皮的女人啦 我不要我的人格被懷疑啦」
以及「今天見面就純聊天ㄛ
我和你還不熟」等字眼 強力的引誘我出去
照這種方法 不想搶銀行的大概都會被他說得去搶銀行了
更何況是只想交朋友 純聊天的小凱呢?
而且她還有照片寄來給我看呢(隨便用別人在網頁上的照片
damn!)

果然 小凱這次純聊天的目地達到了
跑去和警察及檢察官聊了很久的天 上次是以小腦思考
這次是以大腦思考
反正都逃不過那個可以讓「老大哥在看你」的那個腦
害我還動了感情 唉 真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我怕我以後再也沒有辦法動感情了 怎麼辦!?

第一次看到侏邏紀的恐龍會尖叫 第二次看到時就很無聊
這就是我這次的心情 反正要跟你們走 就跟你們走罷
兇什麼兇呢?上手銬啦 去警車啦 警局問訊啦
一切就和上次一樣 不過這次我問了一些問題 才知
警方會自動篩選ip鎖定不同信箱 相同來源的電腦
會利用女警隊聯絡 男警察逮捕的方式進行 這就讓我很難過
因為我和那位女警還聊得很快樂呢!

我還問了一個問題
為何不去抓設網站的人 反而抓我們這些人呢?
一位組長回答 因為該網站設在他國 無法抓(好吧!)而且
就如有人用菜刀殺人 你不能說因為有人用菜刀殺人 
就把做菜刀的抓起來 
是沒錯 但今天我貼的訊息已經是在成人網站的某個版 
若未成年人要看到 他必需不顧警告才行
這樣是否不能把責任完全歸在我們身上
且警方回信都宣稱已成年 且盡力消除我們心理防衛
確定自己並沒犯法後才同意見面 對於這樣的方式
我實在有很大的疑慮

晚上七點 銬著手銬坐在那兒 看者一群警察對著
電視畫面上的藤原紀香笑呵呵 不知他們心中在想什麼
我只覺得他們似乎有點色瞇瞇
對藤原紀香有某種酸葡萄式的意淫
性別階級反映了社會階級及權力規訓下的慾望內爆
這不知是好還是壞 當然 以上都只是我自己的理解
因為我坐在那邊 很無聊不知幹什麼 只好想些有的沒的...

和上次一樣 又到了C城地院
我不知道是我太笨了 還是他們太聰明了
我竟然會到同一個地方兩次 唉...反正又被關到一個籠子裡
這次群賢聚集的程度 較上次有過之而無不及 聽他們的談話
當中有搶劫的啦 拿刀砍人的啦 詐欺的啦
關過放出來又被抓的啦 還有和我一樣找援交被抓的啦
反正這次人很多 有點劉佬佬進大觀園的感覺

這次等很久 檢察官似乎蠻用心 每個人都問蠻久
不時聽到外面傳來破口大罵的聲音
讓我們在裡面的人議論紛紛
輪到我時已經是三個多小時的事情 籠裡馬桶的臭味讓人受不了 
這次的檢察官很兇 咄咄逼人 應該也有點正義感
詢問中檢察官對我都唸到名校研究所了還違法非常有意見
我無法說什麼 檢察官只看結果 不看過程
他不知警方用有問題的方式引我上鉤 我也只能在那懺悔
他講得都對 前一個敢跟他嗆聲的現在已被收押禁見
我哪敢說半句廢話...

雖然又幸運的被飭回 但這次像走在鋼索上 壓力很大也很沮喪
因為這次我完全沒有要違法的意願
又怎知會因之前的訊息又再被抓起來 同樣的一件事
可以重複辦 連我解釋都沒用 原來業績是這樣做起來..!@#$%
當天晚上住在旅館 不禁哭了起來 罪惡感非常深
要怪我太相信別人嗎?還是自己乾脆禁慾算了
都不要做愛不就沒事了?
陶子說得對 勃起就算強暴犯了
我想我會有一段時間不太相信人 也不敢看路上的漂亮女生
因為一有意願就可能犯法 搞不好我會變成電車痴漢什麼的
或只能在家看電視對藤原紀香咯咯笑 怕被人發現...

不會再有第三次了 這兩次已經夠了
接下來我要擔心在法庭上如何講才會沒事

我的目的不在叫人故意犯法或怨恨警察
而是點出當中令人質疑的地方 若問我
當初為何不找其它發洩情緒的方式 非要用錢買春呢?
我會回答 我很想啊 很想有人陪什麼的
但這世界並沒好到讓每個人都不需要 或完全昇華
刻板印象和特定權力的選擇機制仍然存在
且即使我用其他方式 如培養興趣什麼的
也不代表我就完全不需要身體和情慾的感覺
我承認我應該要求自己的道德 只是若是用這種方式
只會讓我越來越遠離 而不是靠近道德。

 

轉載本網頁時請保留本版權註記

©性/別研究室 http://sex.ncu.edu.tw/ 國際邊緣 http://intermargins.ncu.edu.tw

援助交際誘捕實錄part 1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