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美術檳榔攤惹爭議 西施質疑男性肉慾

 

2003.03.04 聯合報 記者趙慧琳/台北報導

 
 
 

施工忠昊創作的「美術館檳榔攤」是百萬獎金首屆台新藝術獎的入圍作品之一,此「檳榔攤」已擇定西施發源地、二省道的新莊中山路上,加盟當地檳榔攤行列,定點販賣改良的「施公檳榔茶」。圖為該美術館檳榔攤去年參加 C02 台灣前衛文件展開幕式的西施表演情形。
記者趙慧琳/攝影

 

施工忠昊體制外創作的「美術館檳榔攤」,日前入圍百萬獎金的第一屆台新藝術獎,是該獎項視覺藝術類入圍者中唯一自我推薦出線的案例。令人矚目的是,這座炫酷造型的流動檳榔攤又有行動新點子,它擇定「檳榔西施發源地」,屬於二省道的新莊中山路段,近期內真正投入當地蓬勃發展的檳榔攤行列,販賣施工忠昊研發改良的「施公檳榔茶」。

只是,施工忠昊的「美術館檳榔攤」作品可能引爆爭議話題的危險性,仍未稍稍降低。它的第一代「檳榔西施」演出者 Loraine 即質疑,施工忠昊「美術館檳榔攤」並未實現最初「反女體販賣、健康訴求」的創作原則。她指出,創作者雖徵選出高格調的女性,扮演「檳榔西施」,到頭來,還是要求她們穿著清涼,以傳統男性肉慾的眼光,行銷「檳榔茶」。

前「檳榔西施」 Loraine 認為,「美術館檳榔攤」的展演自相矛盾,根本無法改變既有的「檳榔西施」形象,於是,她選擇退出「西施」的展演陣容,自主表達對於藝術的堅持。

施工忠昊推出「美術館檳榔攤」的原始動機,是為本屆「台北雙年展」量身訂作的「台北展外一人展」。其實,兩年前,他即針對台北市立美術館推出的「無法無天」台北雙年展,相對進行「 Pupa iscoming (娃娃來了)!」的會外「台北一人展」,跑進北美館內張貼自己的展覽海報,企圖「無法無天」一番。當年,他寫聖經「續集」,創造一具千禧年的「 Pupa 」玩偶,向世人宣告,上帝送給人類禮物的「 Pupa 」誕生了。

施工忠昊說,「美術館檳榔攤」是「 Pupa 」故事的延續,它是「Pupa 」女主角工作的地方。他也表態指出,在他眼中,不論是好是壞的評價,「檳榔西施」已然是一種文化,它講出台灣無限的生命力,絕對有記錄的價值。

於是,他設計的流動「檳榔攤」,由台灣味十足的三輪車運載,快速移動的伸展台,可讓攤販的面積擴大一倍。「美術館檳榔攤」除了有檳榔攤招牌的玻璃櫥窗、彩繪美女圖像的霓虹燈管,還有加碼精心設計的舞台化燈光、鋼管和專業音響設施。他自豪指出,假如每個檳榔攤的造型都和他的一樣炫酷,就不用檳榔西施露點了,甚至,精采美感設計的檳榔攤,還可望為台灣帶來大筆的觀光收入。

「美術館檳榔攤」啟用的第一代「檳榔西施」中,Loraine是留英藝術碩士、JoJo 是出過片的唱片歌星,另外一位,則是當過華航空姐的留英知識菁英。據悉,這些「西施」如今都已退出展演。Loraine感慨指出,她真正體會到,人們如何用異樣眼光,觀看經過包裝的女體,她並非反對「檳榔西施」,然而,她無法繼續承受社會大眾有色眼光的壓力,她沒有辦法再「扮西施」了。

Loraine不解,如果「美術館檳榔攤」還是要以女體吸引顧客,為何不找真正的西施,她「吐槽」透露,此創作案一度「面試」正牌西施,卻不滿她們「層次太低」。「他們要高格調的女性,最後卻還是以男性肉慾的眼光來行銷,連錄影者記錄展演行動的角度,都是從男性窺視的觀點!」

施工忠昊的「美術館檳榔攤」,幾度流動街頭,販售「施公檳榔茶」,卻總是賣不到五分鐘,就召來警察關切、開立罰單。施工忠昊於是決定「落地生根」,開始真正營業。他已找好近五股交流道,二省道在新莊中山路旁的一塊空地,預計四月份參加苗栗假面藝術節的展演後,正式加入檳榔攤事業,以藝術手法販售健康改良的「施公檳榔茶」。 

回檳榔西施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