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往哪裡統一賣淫業?


2006-9-21∣德國之聲中文網∣

性服務業在幾乎任何一個國家都很興盛,賺的錢比全世界所有國家的軍費總額還多。作為世界上最為古老的「職業」,賣淫老早就與人口販賣、強迫賣淫和性剝削扯在一起了。究竟賣淫是合法還是非法,這是歐洲理事會46個成員國馬上要討論的問題。歐洲理事會意求將來在所有成員國實行統一的處理方法。「賣淫- 哪種做法是正確的?」歐洲理事會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其下屬的男女平等機會委員會邀請了一些專家到巴黎對此提出見解。

歐洲各國對待賣淫的態度各不相同。東歐的國家,比如烏克蘭、阿爾巴尼亞,是嚴格禁止色情買賣的,出賣身體的賣淫者將被逮捕並判刑。與之相反,瑞典自幾年前推行了一項完全不同的政策:只有嫖客會受到處罰。法國,比利時,英國和其它一些國家,幾十年前就廢除了所有管理賣淫的法律。妓女都轉入了地下作業,但拉皮條是被禁止的。從很早以前開始,德國、荷蘭、瑞士以及西班牙和希臘的部分地區,色情買賣是合法的。男女兩性的賣淫者都被稱為「性工作者」。

整個歐洲大陸在對待賣淫的問題上極為不統一。而這一點嚴重影響了歐洲各國在打擊強迫賣淫和人口買賣方面的合作。負責歐洲理事會聽證工作的海爾珀林說:「我想,這個報告最應解決的一點就是,歐洲理事國的46個成員國能夠對性工作者們形成一個統一的意見,統一的立法和統一的容忍。」

在對待性工作者的「容忍」上,馬爾卡.馬爾科維奇表示強烈的反對。馬爾卡長期致力於消除賣淫的運動,是國際非政府機構「反對買賣婦女聯合」的歐洲地區負責人。近二十年來,「反對買賣婦女聯合」一直在與買賣婦女和賣淫活動作鬥爭,並且在世界範圍內擁有網絡機構。作為專家,馬爾卡一直在對此進行呼籲,卻是徒勞的。她指責問,為何不邀請法國政府代表。

馬爾科維奇女士說:「法國負責女性平等地位的部長在2000年聯合國會議上把賣淫稱為對女性的暴力。而這種暴力不僅僅指某些嫖客對他們所施加的身體上的暴力,同時也是指在失去自我和興趣下發生性關係。儘管婦女也會由此得到報酬。現在,社會要思考的是,這是否只是個人問題,該由賣淫者自己來解決。人們是否能夠允許這樣一個建立在深層兩性不平等上的性關係發生。」

當然,歐盟理事會的男女平等機會委員會也在竭力追求一個目標,就是幫助那些自願選擇賣淫行業的性服務者們在社會上贏得更多的平等機會。委員會也請來了一些專家,比如英國的克里斯。近十年來她都在網上從事賣淫活動,並且呼籲歐洲所謂的性服務者們應該享有同其他行業雇員一樣的權利。

她說:「我並不期待,人們對性服務業以及性工作者們能夠通過立法給予更多的認可。這不可能一下實現。但是有很多東西已經改變了。很早以前,當有人提出婦女應該享有選舉權時,在當時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同性戀也是,現在社會上對它的看法卻比以前開放了很多。現在,婦女出去工作、獨立是很正常的。同樣,社會對賣淫的接受程度也要有一個發展的過程。」

一位來自荷蘭的賣淫者對其國家的自由政策大為稱讚。因為她可以作為個體經營者從事她的「性工作」。但是,蘇菲.傑克勒卻稱,大部分的妓女並不是這樣看的。這位法律工作者負責比利時的一家非政府機構- Le Nid 網絡。這個網絡在日常生活中給妓女提供幫助,包括幫助她們告別紅燈區,假如她們有此願望。

傑克勒說:「當荷蘭賣淫業受到法律允許和管理後,突然許多的荷蘭賣淫者越過邊境到比利時來工作。因為在這裡,她們仍然是不為人知的,也不必作為性工作者去註冊登記。這些人根本不想讓她們周圍的人和家人知道,她們是靠什麼來賺錢的。」

蘇菲.傑克勒認為,出賣肉體不跟其它職業一樣的一種職業,她也反對把性服務業當作一門庸俗的手藝去宣傳。她不認為通過統一的立法管制可以解決賣淫業的黑暗面。除了強迫賣淫之外,許多賣淫者都是迫於經濟壓力才從事這個所謂的「最古老的職業」。

歐洲理事會馬上就會得到專家審議的報告。到底成員國們能否對此達成一致的見解,人們還需拭目以待。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