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娼前夕 龍應台夜探公娼戶

她,支持色情行業合法化 盼為台北性文化留下見證


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廢娼前夕,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昨晚再次夜探大同區歸綏街及萬華區華西街即將停業的公娼戶,看著燈紅依舊但酒綠不再的景象,龍應台以「沉痛」描述感受,她直言,當初廢娼是錯誤的政策,將來勢必會在歷史記上一筆帳,「總有一天要為我們的愚蠢付出代價。」

對於色情行業合法設立一向抱持正面支持態度的龍應台,在一年多前即前往華西街探訪這群性工作者的身影,不過一年的時間,昨天她再度踏上華西街的隘巷,除了眾人腳步踐踏過雨泥發出的聲響,暗巷中一扇扇緊閉的灰門透著寂闇,「去年來時這些門口都有站人呢!」

好不容易龍應台找到了一家仍映著紅光的「美春樓」,她傾身探問趴在櫃檯桌上雙眼茫然的歐巴桑,「以後妳要去那裡?」「回家啊!」「那裡?」「很遠很遠的地方啦!」櫃子邊上一本藍底「警察巡查登記簿」靠牆斜立著,歐巴桑說,警察才剛來過沒多久,這也是她們能從容面對警察的最後機會,再過幾天,公娼見到警察可能就要四處躲藏了。

一行人再往前走,暗巷一隅,另一家紅燈戶敞開的客廳中燒著一盆炭火,一位半百婦女瑟縮在櫃檯後方,爐中升起的炭火在紅燈的映照下幻化成詭譎的綠光。「阿桑,妳燒這火是要做什麼啊?」龍應台好奇的問,「冷啊,升了火會比較溫暖。」雨夜裡的華西街縱有紅燈熱火,空氣中卻透著一股氤氳不去的淒迷。

龍應台說,她在歸綏街接觸多位年齡與她相仿的公娼,「她們個個身上都有一頁悲慘的自傳,」她看到女性被加諸於身的枷鎖三千年來沒有太大的改變,在不久的將來,她們有些勢必從公娼轉入私娼,必須面對不可知男人的暴力及病魔的襲擊,她直陳,當初決定廢娼是錯誤的政策,「從深層來看,這是中產階級容不下另一個階級文化價值觀所做出的決定。」

「在歐洲每個國家都會規劃色情專區,嚴格管制,未成年者禁入,」旅居國外多年的龍應台認為,其實只要有良好的配套措施,公娼不僅能夠存在為需要的人服務,甚至還可以成為台北市另一個觀光景點,就像歐洲國家一樣。

她說,娼妓的存在原本就是都市發展重要的一頁,先進如上海就有許多學者著手研究從晚清到現今娼妓文化的演變,「這是文化發展史不可抹煞的一部分。」

面對廢娼已成趨勢,龍應台說,現在她能做的就是請文獻會著手進行台北娼妓的史料及照片的蒐集;此外,她發現歸綏街公娼戶中有著一整排留有拱門的美麗建築,而且據公娼表示,公娼戶的土地所有人為公家機關台灣銀行所有。  

龍應台表示,將與相關單位及學者研究該處建物的歷史價值及年代,再行研究是否將其指定為歷史建物或古蹟,為台北的性文化留下見證。【2001-03-26/聯合報/18/綜合新聞】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