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北投溫柔鄉  大同江山樓  萬華寶斗里      娼桑史話從頭


深入報導 記者牛慶福、陳智華


台北市公娼近日走入歷史,也有人認為,其實是北市娼妓全面地下化的時代來臨,但更正確的說法應是,重新檢討性產業政策的時候到了,也就是說,未來北市公娼不無可能依大家能接受的形式重現江湖。

色情雖然一直存在,但大家都不願意承認有所謂的性產業,因此也難有什麼現代化的性產業政策。台北市勞工局局長鄭村棋指出:「台北市公娼走入歷史,色情問題不會不見,反而浮上台面,應正視它,不能以道德之名去迴避。」因此台北市長馬英九多次說出了社會各界的心聲:廢娼後正是台北市性產業政策辯論的開始,其中以設置色情專區的可行性,備受各界關切。

台北市社會局去年委託學者專家進行多項有關性產業政策的研究,比較各國對於性交易政策及色情專區設置管理,作為政策的參考。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許春金在研究中比較美國、日本、台灣、荷蘭等十七個國家的性交易管理政策,發現美國除了內華達州十三郡外,其餘各州刑法禁娼,日本刑法雖然禁娼,卻無處罰規定;法國、荷蘭、葡萄牙等十多個國家,為維護社會秩序和保護娼妓免於剝削,都不處罰性交易。至於開放經營娼館的國家和地區有新加坡、挪威、荷蘭、德國和美國內華達州十三郡等。

大戰後的荷蘭與西德因為經濟快速成長,許多男性願意花錢買娼,而使得娼妓大量湧入城市,為維持公共秩序,並避免娼妓被迫害,政府同意在非住宅的地區成立合法的紅燈區。

另有些國家是基於現實的考量,不得不恢復合法紅燈區,比如新加坡力行「掃黃運動」,表面上紅燈區消失了,但不要多久,娼館反而比掃黃前更多,並滲透到住宅區,製造更多的社會問題,因此不得不恢復公娼,並劃定活動範圍。

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許春金表示,美國舊金山曾對禁娼提出一分評估報告,指出禁娼不僅無效而且有害,首先受害的是娼妓,她們一旦入行難以跳出來,且基本權益難保,甚至會有警察對娼妓施暴,其次街頭娼妓並不會因為禁娼而消失,造成各種干擾。他說,美國內華達州也曾對娼妓進行田野調查,發現未禁娼的地區,娼館少、場所隱蔽、秩序良好等,一般居民對娼妓合法化持肯定態度。

上個月與多位台北市議員到法國、比利時及荷蘭考察色情專區的台北市社會局長陳皎眉說:「要不要設色情專區,是一個兩難,而最難的是管理問題。」據她分類,法國的色情專區只播放色情影片;比利時有櫥窗女郎可以進行性交易;荷蘭的紅燈區有性用品店、色情電影放映、櫥窗女郎,性交易一向為合法職業,妓女戶去年也得到合法經營權。

陳皎眉表示,荷蘭娼館接受政府監督和檢查,規範了娼館設置地點與範圍,以保障娼妓身心健康,但她走訪三個國家色情專區最大的感受是:兒童身心該如何保護?荷蘭及比利時的櫥窗,以真人展示,加上各種露骨的海報,任何人都看得到,小朋友當然也不例外。這個公共議題包括色情專區的可行性、專區衍生出相關的配套管理措施以及設置地點的考量等,社會局要參考學者的研究報告,也會舉辦公聽會,多聽取各方意見。

中華民國女青年會祕書長李萍說,固然色情行業自古難以避免,但依舊不值得鼓勵,應讓娼妓有更好的選擇機會。東森國際旅行社總經理李璟琪參觀過許多外國的色情專區,大都管理完善,但他認為難以移植到台灣,因為色情易與賭、黑道等掛勾,以台灣目前的行政能力,不可能管理得好,例如日前傳出澎湖要開放設置觀光賭場,據了解,就已有黑道趕忙前往綁地。

北投區區長張義芳原在警界服務,民國六十七年初調到北投任職,當時北投是風化區,發現許多合法掩護非法的情形。他認為如果無能力管理,寧可不設色情專區,若要設,設置前應與地方人士充分溝通,但一般難以獲得社區的認同。萬華區因為寶斗里(現已改名青山里)的歷史背景,本報民調顯示市民認為若設色情專區,首選即是萬華,但只要有人提出來就會遭到許多地方人士激烈的抗議。

北市多位公娼則贊成設立色情專區。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理事長周佳君說,四月二日到八日舉辦國際娼妓文化節,更要把色情專區的議題扔出來,刺激一些想法與討論,由下而上的擬定大家能接受的性產業政策。關心妓權的團體認為性產業除罪化是進步的國際潮流,但因為各方意見分歧,要達此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2001-03-26/聯合報/18/綜合新聞】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