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隔性產業 作法爭議性


深入報導 記者牛慶福、陳智華

u         色情專區難獲社區認同,若要設置應與地方溝通。

u         色情易與賭博、黑道掛勾,政府是否具備管理能力?

u         性交易若合法化,兒童身心如何保護?

u         性產業除罪化,關心妓權團體認是進步觀念。

台北公娼的發展可分北投、大同、萬華三部分。北投「溫柔鄉」幾乎與溫泉同步發展,一八九六年,台灣第一家溫泉旅館──天狗庵,創於北投溪畔,開啟台灣的溫泉文化,日本人經營的旅館,藝妓表演純日本風味的節目,而台灣人旅館,表演以符合台灣人口味的台灣歌謠為主,後來演變為「那卡西」走唱。

不久,北投設有「藝妓管理所」,統一管理各旅館的招妓工作與公定價格,當時流行歡樂調之一為:「唱歌要唱歡樂調,打開了窗戶,紗帽、大屯、七星山、玉膚,來吧!歡樂、歡樂,未曾親過的處女肌膚。」位於幽雅路三二號的台灣民俗北投文物館是市定古蹟,為古色古香的日式庭園建築,有近八十歷史,在日據時代是日本軍士官俱樂部,日本戰敗前新竹機場的神風特攻隊員,出征前都會來此泡溫泉、並有慰安婦扮演一夜新娘的角色。

光復後,核定成立北投「女侍應生住宿戶聯誼會」,北投成為合法的風化區,經營者擁有「大牌」,侍應生是領有「小牌」的公娼,都必須討好飯店、旅館業者。充滿浪漫之情的「那卡西」,日文是指像流水動的行業,走唱於旅館與酒店間,至今依舊是北投獨特的文化。與溫柔鄉共存共榮的行業是接送侍應生的「限時專送」,日據時代以三輪車接送,光復後以機車取代,穿梭大街小巷,今天服務的內容多元化,送學生上下學、代購物品等。

北投色情在民國五十與六十年代盛極一時,世界通行的時代雜誌曾專文介紹北投觀光與色情行業,直到民國六十八年北投廢娼,北投觀光業明顯沒落,流鶯竄到北市其他各地。

至於今天北市大同區江山樓、萬華區寶斗里的公娼,法源來自民國五十七年公布實施的台北市管理娼妓辦法,這裡娼妓的歷史比北投更久遠。

台北市文獻委員會的資料顯示,在光緒年間,艋舺繁榮時,妓樓與娼寮即處處可見,有娼婦與藝妲,客戶大都是郊商與來往浙閩粵等地的船夫,日據前後,日本人開闢凹肚仔街、歡慈市街等地為日人歡樂特區的「遊廓」。凹肚仔街是今天華西街北段靠西處,巷道狀如人凹陷的肚子而得名,歡慈市街即今貴陽街二段,來自「蕃薯市街」的諧音,光復後改為「寶斗里」。

「未看見藝妲,免講大稻埕。 」由這句早年的俗話,可以看出藝妲與大稻埕之間的關係,光緒十五年前後,大稻埕逐漸取代艋舺的繁榮,土娼寮青樓妓女日多,民國九、十年,發展快速,大酒館如春風得意樓、蓬萊閣、江山樓等相繼成立,藝妲間、土娼館有兩百多家,笙歌不輟,藝妲王香禪雅艷名幟一時。酒樓以江山樓最出名,於民國六年開業,到光復止,曾舉行紅藝妲的票選活動,編過藝妲名錄等,今天大家仍以「江山樓」泛稱大同區歸綏街一帶煙花柳巷區。如今公娼定廿八日走入歷史。【2001-03-26/聯合報/18/綜合新聞】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