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娼妓地下化性病猖獗、私娼人身安危

官秀琴還要為姊妹發聲

【2001-03-28/聯合報/5版/話題】


本報記者牛慶福


台北市歸綏街的公娼依舊透著紅光,但姊妹大都跑光了;唯有大同區公娼自治會的會長官秀琴則獨自在文萌樓面對所有外界的關切與採訪,她不時要跑回房間描一下口紅,或換一件衣服。她說,公娼走入歷史,但她今後要為更多的姊妹說話,為性工作者爭取權益。

官秀琴帶著訪問者參觀執業房,牆上掛著「讓愛更深入」的海報,原來是台北市性病防治所宣傳使用保險套的文宣。她說,北市娼妓地下化後,性病必然更為猖獗,私娼的權益也更難受到保障,據她所知,許多流鶯被打、被搶,但因為是私娼而不敢報案,只有在被打死之後才會受到警察的注意,因此官秀琴今後要為她們說話。例如色情專區就是她非常關切的議題,昨天一天她就接受了香港、日本、歐洲、本地各家媒體的採訪,一再重複她的理念。

三年多前,她帶頭上街抗議廢娼,爭取兩年的緩衝期,去年五月市長馬英九到歸綏街的公娼拜訪姊妹,官秀琴趁機向馬英九表示,兩年多前市長公告兩年的緩衝期,起始時間為一月廿五日,但送市議會審議的有關輔導辦法拖了兩個月才通過實施,因此緩衝期應晚兩個月計算,市長同意她的看法,因此廢娼時間由今天零時起算。

官秀琴在此工作了約十年,比她資深的公娼非常多,有的工作了卅多年,大都學歷低,沒有其他技能,以後的日子如何過?保安街華棠樓的「小妹」,五十二歲了,在此工作了八九年,以前什麼工作都做過,女工、家庭主婦、店員等,她說:「關門了,休息一陣子再說。養大了兩個小孩,努力總算有了一點成績。」

公娼生涯,對「小妹」來說,有如一場夢,一晃而逝,她坦然面對,人前人後都是一張笑臉。「沒偷沒搶,也是正正當當賺錢,大可不必自艾自怨。」表現堅強、開朗的個性,但她多年來保密到家,子女與女婿都不知老媽在幹這一行。她昨天堅持做到最後一刻。

每位公娼姊妹背後都有一段艱辛的故事。有的已經轉業,有的回老家休息,「小妹」不到十一時就與姊妹開始打包了,她說:「早一點走,被人家趕就難看了。」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