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公娼


黑白集

【2001/03/29 聯合報】

 

拜天公,謝眾生,辦展覽,訴滄桑,台北市末代公娼的謝幕式辦得很有人情味。屬於黑夜的浮香暗影,都在深夜裡宣告結束;清晨醒來,沒有公娼的台北市看起來並無兩樣,不同的是,轉業的公娼姊妹要面對新的生活。

沒有公娼的台北市,不會因此變得更文明,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事實上,在賓館和私娼寮進行的地下性交易,當然千百倍於最後歇業的這四十多個公娼數。但無論如何,台北市政府遵照市議會的決議執行廢娼,公娼信守她們對市政府兩年緩衝的承諾收攤,這才是貨真價實的文明證據。

因為有過英勇對抗霸道公權力的事蹟,所以紅燈區才有那樣隆重的儀式來告別歷史。這也是台灣公娼業在日薄西山之際意外演出的一場盛事:三年前,一批年華老去的公娼站在市府前嘶吼公道,要求工作權,讓官員膽戰心驚,讓市民了解什麼叫性自主,也讓社會重新思考性產業問題的多重面向。

如今,不管是要黯然轉移陣地,或是要鼓起餘勇創造生命的第二春,對於曾經在柳巷中出賣掉青春的這一群,需要的是持續的協助和祝福。讓警察繼續在那裡站崗,讓慾望之客繼續玩捉迷藏;性買賣是 古常新的行業,但台北市最後的公娼已經寫完屬於她們的一頁。廢公娼沒什麼了不起,了不起的是,能以有尊嚴的姿態告別不堪回首的歷史。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