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了門 熄了燈 北市公娼曲終人散


王超群/台北報導

2001.03.28 中國時報

 

台北市公娼在今(廿八)日零時起正式走入歷史。在最後一個晚上,社運團體舉辦活動,在感性氣氛中,由公娼將娼館大門象徵性關上。大同、萬華區十家娼館四十二名公娼成為北市末代公娼。

從日據時代就存在的公娼,在北市今日起走入歷史。台北市政府依據八十八年訂頒「虹彩專案/廢止公娼緩衝期間管理、醫療暨輔導措施」及「台北市公娼管理辦法」,在今日零時起,正式宣告公娼停業。

台北市在前市長陳水扁時代,由於市議員質疑市府一面掃黃一面發給公娼證,陳水扁因此在八十六年宣布廢娼,因事起突然,公娼群情激憤,起而抗爭。公娼抗爭的「娼影隨行」行動,歷時一年七個月,主張娼妓也有工作權,認為市府倉促廢娼,是將她們逼上絕路。馬英九上任後,在八十八年初同意復娼,給予公娼緩衝兩年承諾,並推出虹彩專案,針對公娼進行轉業及相關協助。

在最後期限執業人數大同區有廿二人、萬華區有廿名公娼,四十二人成為末代公娼。

昨日深夜,台北市公娼館在正式關門前,由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籌辦的「廢娼之夜」,在「黑手那卡西」的歌聲中開鑼,勾起在場義工、公娼唱和,氣氛溫馨中帶著不捨。

為了在最後一刻向曾經幫助過她們的社會各界表示感謝,最後歇業的幾家公娼館,以文萌樓和三春樓為代表,在廢娼之夜邀請所有義工和社運夥伴到場。

深夜十一時,以勞工階層組成的「黑手那卡西」,吟唱屬於公娼的歌曲。「阮是日日春,日日悶,天光開花到黃昏,紅花點胭脂,白花抹水粉,開花等待蝴蝶群……」。

歌聲既起,四下唱和。日日春協會的周佳君說,她希望歌聲傳達眾人對公娼們未來的祝福,也盼生命力堅毅的公娼們能繼續將公娼奮鬥的精神帶到生活,在各角落堅強活下去。

午夜十二時,在眾人目光之中,大同區公娼自治會代表官秀琴象徵性將大門關上,公娼的一頁,就此正式成為歷史。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