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公娼最後一夜 姊妹淘告別

百年歷史凌晨零時畫句點 休館守夜未見激情 文萌樓將轉型 不會關閉

【2001-03-28/聯合報/5版/話題】


記者牛慶福、許麗珍/台北報導


台北市公娼走過一百年,今天凌晨零時起走入歷史,大同區江山樓與萬華區寶斗里公娼館在昨天深夜十二時紛紛拉下鐵門,不少男性一臉關切的跑來詢問:「明天有沒有?」公娼姊妹紛紛搖手。

昨晚下著雨,公娼姊妹舉辦休館守夜活動,表情與言語間充滿無奈、傷心,也有些生氣。晚間十一時許,關心公娼的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把掛在三春樓展示的公娼照片「小月」、「小美」、「麗君」等,一一轉為背面,表示向大家告別,另在門口舉行告別活動。十一時不到,狹小的巷道空間擠滿了人群,其他的活動有拜天公、合唱等,祈福明天會更好。

大同區保安街與歸綏街一帶只剩下五家公娼館,昨天大都提早打烊,躲開媒體的採訪,在歸綏街靠近寧夏路一帶的公娼,只有官秀琴獨撐大局,接受媒體的採訪到半夜。

保安街的華棠樓依舊有五、六位公娼姊妹在守候,堅持要做到最後一刻。但明天呢?有的表示,要告老還鄉了,出賣青春的歲月太久,到了該休息的時候。一位公娼說,現在男人年紀大了也要找年輕的,如果她們走入私娼,失去公權力的保障,更不好混。最後一晚,依舊有稀稀落落的生意,七十三歲吳先生是公娼的老顧客,來與公娼告別。

大同分局的員警每半小時到一小時到保安街公娼館掛的巡邏簿上簽名,到了凌晨零時起更多的大同分局員警出巡,察看公娼有沒有按規定時間歇業。面對這次的關門,公娼心情平靜,她們說,三年多前的廢娼衝擊,拚緩衝期拚了一年七個月,非常緊張,但讓她們學到很多,第二次關門就習慣多了。

公娼自治會也隨公娼走入歷史,但會長官秀琴要把歸綏街的文萌樓轉型為為性工作者爭取權益的工作站及服務站,因此不會關門。

萬華區華西街僅存的三戶公娼戶,沒有激情的抗爭,也沒有生張熟魏的拉客聲,只有零零落落的公娼們,一支菸接著一支菸,看著電視轉播,收拾散落四處的細軟。「在這間執業房工作十幾年了,沒想到現在要和它說『謝謝收看』,

」晚上九點三十五分,公娼林小姐最後一次拉下鐵門,華西街公娼自此畫下句點。

華西街僅存的三戶公娼戶,分散在環河南路的窄弄裡。七十六年進入公娼這一行的林小姐說,早在兩年前,市政府決定廢娼又復娼時,公娼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小姐們轉業的轉業,移往外縣市的移往外縣市,人數越來越少。一個月前,小姐們更是搭好了路線,早就收拾好細軟,不是做暗娼,就是到外縣市發展,昨晚只剩三名小姐在店內,招呼著八點多前來光顧的老客人。

打算轉行的陳小姐拿著早已泛黃的「貴賓樓公娼戶」執照說,一個月前她就和朋友們向市政府申請轉業,現在她們要改行經營「貴賓樓小吃店」,就等著市府六十萬元的轉業補助發下來。

top

性工作首頁台北公娼走入歷史新聞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