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公娼 難絕色 設專區 法不容

【2005/03/22 聯合報】
記者林文義/桃園報導

 


 廢除公娼有困難,桃園縣政府去年底取消廢娼落日條款,採自然消失政策處理,昨天邀各界舉行公聽會,討論公娼設立或規劃專區開放特種行業,雖有人贊成設專區,但法令難以克服,副縣長廖正井主張由民間團體向中央建議開放專區設置。

縣警局指出,目前縣內有三家許可執業的妓女戶,分別為紅玫瑰、夜來香、天天樂,從業人員15人,負責人分別為90、82、66歲,去年12月縣議會通過修正桃園縣管理娼妓自治條例,刪除廢娼施行期限,採自然消失,依規定,業者不得遷移、擴大執業場所、繼承及變更負責人等,縣警局參考新竹漁港提特定區,發現最後因業者不願遷移、當地民眾反對聲浪大、土地等法令無法配合等因素而胎死腹中。

律師賴彌鼎質疑縣府設立公娼、規劃專區是否符合地方自治事項,目前來看,政府對性產業採消極態度,如果趨勢不變,未來將發生矛盾;律師蔡榮德也說,除了法令限制外,即使設置專區,區外的旅館、KTV等場所仍難杜絕色情交易。

中央警察大學教授鄭善印說,新竹失敗的原因和攤販集中區不一定成功的道理是一樣的,當地民眾對公娼仍存有負面標籤印象;開南管理學院教授仉桂美說,在法令上,地方毫無空間,談公娼設置得先談國人對非犯罪行為除罪化,例如罰娼不罰嫖,這就是文化的現象;元智大學教授王佳煌說,對公娼生活補助、提供職訓,代表公娼能有更好的選擇,但是實際上卻難滿足生活需求,政府須更長期挹注更多的資源。

縣議員黃婉如認為公娼是最弱勢的團體,但設置專區實在不宜,對縣政並無加分;縣議員黃智銘贊成設專區,認為設專區可朱縣長加分;蕭豐湧、黃享欽、桃園市代表會主蘇家明等人都肯定公娼確有存在必要,採自然消失是最好的方式。日日春關懷協會秘書長王芳萍則說,國外有成功管理個案,娼館「低調」、「隱密」,甚至可與社區共存共榮。


公娼:如果廢公娼 我就當私娼

【2005/03/22 聯合報】 
記者楊德宜/桃園報導


桃園市長美巷目前實際營業的公娼寮有兩間,牆上掛有招牌、公娼的照片與花名,以及民國57年開立的警察局妓女戶許可證及衛生局衛生檢查合格證,一名40歲的公娼表示,她很滿意這個工作,如果政府要廢除公娼,她一定會轉做私娼,從未想過轉業。

桃園市長美巷至去年尚有三間公娼寮,縣內公娼為15人,一公娼寮曾姓管理員說,其中一間因在整修,現在只剩下兩間還在營業,各有五、六名公娼,公娼只剩下11人。

兩間公娼寮在大廳均有供桌,供奉媽祖、土地公神像,供桌下擺置豬八戒塑像,前頭設有一只香爐、一對筊,曾姓管理員說,每天都要拜「豬哥神」,祈求客源不絕,但是現在再怎麼拜,生意仍很清淡。

一名40歲的公娼兩年前從台北市華西街轉到桃園市公娼寮,她說,一般工作時間從下午2時到隔天凌晨2時,現在生意已經夠難做,連私娼也到長美巷口拉走客人,政府卻不敢面對公娼存在的必要性,如果連桃園縣也要廢公娼,她一定會改當私娼,絕不轉行。

這名公娼說,公娼不用躲警察,每周會做健康檢查,工作有保障,環境、待遇也不錯,她很滿意這個工作,當私娼比較危險,曾姓管理員說,公娼的健康檢查資料都會公布,只要公娼有一點病痛,當天就不准接客,管理制度健全,不懂政府為何要禁公娼。


公娼設專區?公聽會不樂觀

2005.03.22  中國時報 
蘇守華/桃園報導、調查報導


桃園縣府會及業者、學者,昨天召開「公娼設立或規畫專區開放特種行業」公聽會,與會官員、專家及民代討論結果,仍傾向採取自然消失法,桃園妓女戶在市場經濟趨勢下,將日漸走入歷史。 

桃園縣近年為了娼妓管理條例中的廢娼條款,開過五次座談會,彙整各方意見後,修正採取自然消失方式,即現有妓女戶不准遷移、擴大、更名、轉讓、出租及繼承,現有負責人往生後即吊銷執照,預料再過不了幾年,有照妓女戶將逐漸消失。 

桃園縣僅存紅玫瑰、夜來香、天天樂三家位於桃園市長美巷內妓女戶,共有十五位性產業工作者,其中年齡最小廿二歲、最大四十歲,以原住民居多,經社會局調查她們平均月收入約七至八萬元,且大都不願接受轉業輔導。 

但目前受到市場經濟的衝擊、法令規範,有照妓女戶往往無法與私娼流鶯競爭,因此希望政府再開放公娼申請、納入流鶯,以便做有效的管理,而更多的公娼也提供嫖客消費選擇的誘因。 

桃園縣昨天因此邀集主管機關、專家、學者、民代、民間團體,在縣警局禮堂召開公聽會,研議公娼設立、是否畫定特定地區或規置專區開放特種行業等問題。 

與會專家學者包括警大教授鄭善印、婦女及人權學者仉桂美、王佳煜,律師蔡榮德、賴彌鼎,分從政策、法律、人權、供需、實際等各層面,表達開放專區、公娼設立的困難與爭論,也顯示目前問題癓結在中央法令尚未鬆綁,地方政府無從依循,公聽會結論最後仍須視中央政策而定。 

冷颼颼的天氣,麗麗、露露圍在暖爐旁,門口難得有個人影走過,生意再這麼下去,兩人商量著只有走上街頭主動攬客,當起站壁的流鶯,這是桃園縣目前僅存三家合法妓女戶最後的掙扎了,多樣化的色情市場需求下,業者訴求開放公娼,並非萬靈丹。 

妓女戶裡的性產業工作者,大都家境貧寒、身世坎坷,父母為了改善家計,只以數萬元代價將女兒賣身妓女戶,過著好幾年暗無天日的皮肉生涯,有些妓女也從此無法脫身、難以轉業。 

從小曾住「大溝邊」附近的桃園市光興里長徐榮祥回憶說,小時候就曾見過妓女戶興盛的光景,那時每逢周六假日,來自各地的阿兵哥、工人,都會逛進「大溝邊」挨家挨戶逛,整個巷道擠得水洩不通,加上賣小吃、大力丸的,就像是不夜城要喧囂到天亮妓女們就寢,才恢復平靜。 

徐榮祥說,這些密集的妓女戶,從人口買賣的黑暗、昌盛時代,歷經政府嚴厲禁止販賣人口,直到最近十幾年才陸續根絕,目前妓女戶的性產業工作者,已絕大多數是自願,鮮有遭到暴力壓榨現象。 

但妓女戶缺乏「新血」刺激消費,已日漸沒落,目前妓女戶小姐每次接客一節十五分鐘只收費一千元,與老闆採三七分帳,妓女可獲七百元,但公娼每月平均可賺七至八萬元,也是難以轉業原因之一。 

根據縣府社會局訪查報告顯示,目前妓女戶上門顧客以中老年人為主,假日則為外籍勞工,但近年外勞來台日久也摸熟門路,光顧情況亦大幅減少,妓女戶生存更加不易,雖有意推動政府重新開放公娼,希望吸納新血以廣招徠,畢竟客源大餅有限,倒不如尊重市場機制,這個行業還是會「自然存在」。

 性工作首頁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