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是公娼 女兒謝她賺錢養家

 【2002/05/12 聯合晚報】【記者戴安瑋/台北報導】 

 
 
 


今天是母親節,也是天下子女表達對媽媽愛意的溫馨日子,一位過去從事公娼的媽媽「大白」帶著現在從事文書工作的女兒「小白」,出席另類模範母親記者會現身說法,戴著面具的小白談到母親是妓女,需晚上工作養活父親、兄弟全家時,不禁潸然落淚。
記者鄭瓊中/攝影

 

 

 

「媽媽開始上班以後,有段時間她說不出我身高有多高,她只能看著我睡覺的樣子……」,前公娼女兒「小白」今天在一項記者會上娓娓道來。

「我問我兒子,他知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他不講話,那我說,說不出來就用寫的好了。他就在一張紙上寫了『妓女』兩個字。」另外一位前公娼接著說。

今天是母親節,台北市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上午在寧波西街的一家咖啡館,舉行「我的媽媽是上班小姐─另類模範母親現身記者會」,有二位前公娼參加,其中一位「大白」還率女兒「小白」現身,小白談到母親是妓女,需晚上工作養活父親、兄弟全家時不禁潸然落淚。

小白哽咽的說,小時候她就知道媽媽是上班小姐,但媽媽都欺騙她,不告訴她真相,她也裝做不知道,有時還會故意問媽媽: 「妳在做什麼工作?」,讓媽媽難堪。小白今年 20幾歲了,已出社會工作,她今天是戴著面具,陪媽媽出席記者會,她說,由於媽媽是公娼,晚上回到家時她在睡覺,早上起床時她已出門上學,「有一陣子媽媽根本不知道我長多高」。

另外一位前公娼「安安」,在台北市政府廢娼後,由於生活壓力大,不得不轉為私娼,當她談到上小學六年級的女兒不但不以她為恥,還體貼的提醒她繳交電費、水費,也紅了眼眶。安安說,女兒讀國小一年級時,在班上還會大聲說「我的媽媽是公娼」,「公娼很偉大」,現在懂事了,會擔心受到班上同學異樣眼光而閉口不提,可是很窩心,會自己照顧自己,不讓她操心。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位 30 多歲、在社團當義工的小玉,今天未出席,但以一封信來陳述「我的媽媽是上班小姐,可是無法見容於家庭、社會,最後落落寡歡地結束自己生命的悲慘命運」。小玉在信中說,以前她不懂事,不了解媽媽的心,每當過母親節時,同學高唱母親頌時,她總是低著頭不語,根本不敢面對自己的母親是妓女,手中的課本也愈變愈沈重。今天她要選一支白色的康乃馨,悼念苦命的母親。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今天上午出動前公娼組成的「春夫人」合唱團,在現場演唱台語老歌「媽媽歌星」、「幸福」兩首曲子。前者藉著歌詞唱出上班小姐不敢公布有女兒的事實,後者則唱出上班小姐站在「紅燈街頭暗巷」,找不到幸福的一生。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