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是公娼 也是模範母親

【2002/05/13 聯合報】【記者范植明/台北報導】   

小白戴著面具,昨天在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舉行的「我的媽媽是上班小姐──另類模範母親」記者會中,鼓起勇氣告訴大家:「我的媽媽是上班小姐,她也是模範母親。」

日日春協會表示,昨天是母親節,有一群母親卻沒有辦法和一般母親一樣,得到她們期待的祝福與喜悅,因為她們是備受歧視、輕蔑、汙名的「上班小姐」、「賺吃查某」。

小白現年廿多歲,從事文書工作,她的母親「大白」過去是公娼,母女倆昨天應邀現身,讓社會大眾有機會了解「一名公娼的母愛」和「公娼子女的心聲」。小白在發言時先向大家,包括她的母親說聲「抱歉」,因「我必須戴著面具跟大家說話,我和母親的坦然與勇敢相比,實在是遜色很多」。

小白回憶起她的青春期往事,「她(母親)總是半夜才回到家裡,學校的家長會也從不出席,因為書念得不多,更無法教我功課」,「由於她醒著的時候是我的睡眠時間,而我醒來她又正在熟睡,有段日子,她一直不能確定我有多高」。

小白對於母親長期承擔同住的舅舅、阿姨等全家人的債務和生計,以致必須從事出賣靈肉、遭人鄙視的工作,一直感到困惑不解,她的屢屢質疑和抗議,每次都在母親灼熱的耳光拍打下得到答案。

有一次,小白向母親抱怨「為什麼同學家每天早餐都有稀飯可吃,我就只能拿錢去巷子口買?」說完後,她母親「只是一張沒有任何反應的臉」,小白當時氣極了。幾天後的一個早晨,小白被媽媽叫醒,餐桌上有鍋稀飯及和同學家一樣的小菜,媽媽囑咐她「吃完趕快去上課」,說完轉身去洗澡,小白才發現媽媽連衣服都還沒換下。

小白說,隔了好多年,她才能理解當時母親的面無表情,以及母親在重重的生活壓力下,仍然不著痕跡的調整上班時間,只為幫女兒煮頓早餐,「雖然她用的方法笨拙而不易理解,甚至沒有時間表達關心,但是這個媽媽,絕對值得尊敬的」。小白說的時候,大白在一旁頻頻拭淚。

日日春協會昨天也請前公娼組成的「春夫人」合唱團,在現場演唱台語老歌「媽媽歌星」、「幸福」兩首曲子。也有前公娼的女兒寫信給協會,表示母親生前,她不能諒解,但昨天會選一支白色康乃馨,悼念苦命的母親。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