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熄 小攤生意不再

2002.03.28  中國時報 廖瑞宜/台北報導

大同區歸綏街公娼館去年熄燈後,留下廿餘間屋舍,如今只有一戶有人居住,其餘均是大門深鎖。歸綏街一帶的店家、小攤老闆說,公娼走了,生意也跟著滑落,巿府應重新思考開放性產業。 

歸綏街一帶的公娼戶數,沒有華西街多,公娼走後,鄰近商店的生意或多或少也連帶受了影響。歸綏街一九四巷口的檳榔攤老闆娘表示,生意至少下滑落五成。 

店家表示,廢娼前歸綏街一帶到處可以看到小吃店,廢娼後,沒有觀光團,附近店家生意多少都受到影響,以小吃店為例,近一年來不是倒店,就是店老闆一再轉手,新老闆接手幾乎都是做了一個多月就又易手,只剩賣薏麵、甜不辣等兩家。 

對於巿府計畫將歸綏街一帶,打造成風俗文化館或風俗文化區,檳榔攤老闆娘並不領情。她說風俗文化館若是拉拉戲曲,也只有老人家看,吸引不了人潮,還不如恢復公娼較能吸引人潮來。 

一家內睡衣專賣店老闆也表示,公娼走了之後,生意受了很大的影響。她說自己從小就住在該地,從不覺得公娼館有什麼不正常。 

這位老闆表示,大同區是老舊巿區,走了公娼後,也不見有企業願意進駐,反倒是這一年來,還偶爾可以見到幾位已轉往他處發展的公娼回來憑弔,看看昔日公娼館外觀後就走。不少店家認為,廢娼只是讓性產業地下化,更不好管理。 

萬華區華西街公娼戶熄燈今天滿一年,原公娼館舊址,也跟著漆黑一整年,陰暗的巷弄裡,冷風颼颼。佔地一千多坪的公娼館舊址,外圍開起了四家卡拉OK店,裡頭只剩一位老婆婆住著。老婆婆說,卅年前,華西街熱鬧到人擠人,現在一整天也不見人來,談地區更新,恐怕還有得等。 

熄燈後的華西街公娼館,一格一格的鐵皮矮屋還在,只是鐵皮上,卡了一層層灰,該地除了面臨環河南路、貴陽街的房子約廿餘戶中,有三家出租當卡拉OK店,一家租人開彩券行,一家租人當倉庫外,其餘都是大門深鎖。 

公娼館附近最後一攤賣煙酒的老闆娘表示,公娼館熄燈後,小攤生意少掉九成,這裡已是一個乏人問津之地,若不是此地房租便宜,方便她照顧年邁又不良於行的父母,還有誰會來投資呢? 

住在環河南路二段五巷六弄十號的老婆婆,回憶起卅年前,她和丈夫從高雄上來台北,在此地開麵攤的情景,眼晴就亮起來。她說,那個時候端個麵穿過巷子都顯得困難,一定要拉高分貝大喊「燒哦,燒哦」,請人家讓讓才擠得過,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老婆婆說,在前巿長陳水扁還沒說要禁公娼前,這裡還是人聲鼎沸,現任巿長馬英九給予兩年緩衝期時,人潮就漸漸少去,現在巷弄裡暗無天日,照明的燈還是老婆婆親手從租屋裡拉電線出來點上的。在老婆婆住的巷弄,還有一家卡拉OK店,老闆說,該店開得久,有一定的客群,生意並未受影響。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