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花街/

公娼搖身變宣導防愛滋

【2002/03/24 聯合報】【汪士淳】 

傍晚時分,台北市萬華區三水街狹窄的街道逐漸熱鬧起來。男男女女在透著暗紅色燈光的茶室門前或站或倚,搜尋可能的顧客。「少年ㄟ,進來啦!」濃妝的臉上堆著笑意。「全套只要一千三,包你滿意!」一個守在巷子口的年輕男子上前兜生意。在華西街轉了一圈,只見原先公娼館一帶漆黑寂然,然而周遭幾百家情色生意依舊照做,拉客招呼聲此起彼落。

台北市廢娼即將滿一年。這一年來,台北市幾度出現色情行業話題,但對於五十一歲的阿蘭而言,她已不太在意這些了。她原先是公娼,現在則是台北市性病防治所的十名愛滋防治教育人員之一,大白天和其他姊妹淘走在街上,走進萬華區或大同區的各家老人茶室及阿公店,勸導在裡面工作的小姐接受驗血。然而,阿蘭一夥人的新角色和新工作卻反映出台北市的色情行業依舊,並未稍減,只是化明為暗。

「你只要覺得不錯,茶室關門後就可以到附近旅社繼續啦!」一名坐在店門口的男子,吐口檳榔汁之後這麼說。

警方的說辭,和實際狀況有相當大的差距。萬華區及大同區裡,一位派出所主管受訪時表示,他的轄區現在色情業者都跑了。但是當地的里長則說,廢娼後他的里裡色情行業還是有,絕大多數在阿公店,還有些則是私娼寮。

五十歲的秀蘭(化名)原先是公娼,廢娼後由於無法就業,只好做私娼生意。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秘書長王芳萍解釋:「她們先前從娼時,絕大多數是因為家境不好,學歷很低。加上從娼後生活單純,不是娼館就是家庭,所以一旦廢娼,幾乎什麼工作都做不來。」少數幾人甚至在失掉生活重心之後,導致臥病在床。

「這種事不是廢娼就可以禁止的。」曾經在台北市性病防治所工作多年,目前已經退休的鄭姓義工說:「有需求就會有供應嘛。」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