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娼週年】

「春夫人」 日子難過天天過

2002.03.25 中國時報   王超群/調查採訪

去年三月廿八日,爭取廢娼緩衝兩年的台北市公娼,正式走入歷史。廢娼屆周年,部分前公娼早淹沒在茫茫人海中,少數則在民間社團介入主導下定期聚會,生產「四物醋」、討論性產業,甚至組成「春夫人合唱團」,這群公娼的生活重擔不曾稍減,但她們希望拋去抗議的激情與宿命,活出「春夫人」的新人生。 

「春夫人」們這一年來過得如何?要解答這個問題,不能不走一趟位於杭州南路的日日春互助關懷協會。這個以爭取「妓權」為主要目標的工運社團,主導了長達數年之久的公娼抗爭活動。「娼影隨形」時期日日春成員民國八十七年跟著競選連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在其支持者面前陪公娼下跪、被人吐口水;今天的日日春,則成為春夫人定期聚會、討論性知識的引導主力。 


日日春秘書鍾君竺表示,春夫人的經濟壓力是促使大家正視廢娼後生活的第一道難題。因此,日日春希望建構一個生產兼儲蓄合作社,扮演窮人銀行的角色,並且正式立案經營。 

「四物醋」是她們想出的第一個生產計畫。以簡單的中藥材,純人工生產。目前受惠於永續就業工程,分別受雇於台北市性病防治所和日日春協會的十二位春夫人,就這麼製作生產了三期,每期廿五瓶。 

四物醋在日日春主辦的今年新春聯誼會中大為暢銷,每瓶四百元一下子就銷售一空。不過大家的共識是,若要量產實在太困難,鍾君竺說,未來可能透過工會或若干友好團體的福委會銷售。 

今年的新春聯誼會,是廢娼後春夫人第一次「公開」露面。雖說是「公開」,事實上是不對外,面對的還是「自己人」,如專家學者、婦權運動團體和若干友善人士。到場的十二位春夫人將她們組成的「春夫人合唱團」成果,第一次展現在眾人之前。 

鍾君竺表示,組合唱團是因為這群前公娼,多半都很愛唱歌,透過這種型式,她們抒發感情和內心世界。鍾君竺希望能鼓勵她們創作,這個合唱團有位頗具知名度的指導老師,民歌時期的歌手楊祖珺,她們不定期聚會練唱,楊祖珺的協助也純屬義務性質。 

日日春由民國八十九年起就進行流鶯、私娼的外展工作,透過發送保險套建立和私娼的關係和信任,春夫人由第一線性工作退下後,一年來也成為日日春和性防所等官方、民間私娼外展的成員。 

為此她們定期聚會。最常見面的聚會所是民政局位於青島東路的NGO公民會館。護理專家協助她們回顧早先她們多半認為不值一提或不願回想的性工作經驗,現在,她們雖仍怯於外界的眼光,但多已接受自己的性工作是特殊的「專業經驗」,交換如何因應SM、屎尿癖、受虐狂客人的性需求經驗,也提供女性頻繁性行為中如何保護自己的絕招,對輔導性工作者的外展人員而言,這些都是實務且珍貴的資料。 

這一年來雖然有看似豐富的活動,但日日春最能掌握的仍是這些少數境況尚可,且受雇於永續就業工程的春夫人,在官方社會局和勞工局的資料中,她們都是早就「結案」的,受這波不景氣的衝擊,可知的資訊中完全不曾聽聞有創業成功者,而淪為私娼、流鶯之人,更不乏有曾是媒體高曝光的前公娼。 

「……雖然是乎人看輕走到這條路,阮嘛是養家賺食有啥通見笑,紅燈路頭街巷暗暗孤單行,唉喲!換來一家吃穿,我的人生呦!」這首描寫公娼心聲的「幸福」,仍不時迴盪在春夫人的聚會場合。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