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票有理?

小心綁匪就在你身邊!

作者:董籬

台北市有一個綁票集團,綁匪長期連續綁架女性,以每次五萬十萬元的金額勒贖,由於金額小,受害者通常都會付錢了事,而該綁票集團得以長期以同樣手法連續綁架,綁匪們也一直逍遙法外。

不過真正讓綁匪如此安心地長期作案,最大的原因除了勒贖的個別金額較小之外,他們專們針對在台灣沒有取得身份的大陸女子下手,而這些大陸女子來台是為了工作賺錢,她的工作在台灣也沒有取得法律的保障,以致於甚至有同一女子連續被綁架兩次的嚴重情況發生,但是這些受害者仍然只能花錢了事,否則萬一事情曝光的話,不管有沒有抓到綁匪,自己就要先被遣返,搞不好還要吃上官司,相較之下還不如付贖金了事。

當然,該綁票集團也不是無往不利的,偶爾他們也會綁到連五萬十萬都付不出來的受害者,不過狡詐的綁匪並不以威脅肉票生命為手段,遇到真的連數萬元都付不起的,就把肉票送到檢調單位,讓這些付不出贖金的肉票吃吃牢飯,或者被送回大陸。

這個綁票集團在台北市存在了多久?總共犯過多少案?有多少人受害?是否也在其他的地區做案?這些答案想必民眾都十分希望能進一步了解,不過目前看起來似乎是不可能了!因為台北市長馬英九最近宣佈對於該綁票集團連續擄人勒贖案的偵查方向,不是全力查辦未落網的綁匪,而是傾台北市八千警力,將長期以來遭受綁匪安全、精神、財產、人權上一再施暴的受害者,想辦法定罪入大牢。

怎麼會這樣呢?這可不是虛構的小說情節,而是發生在我們生活的台北市,放著綁匪不抓,反過來把被綁架的人全部一網打盡,馬英九是被水淹到腦袋,泡水泡壞了嗎?

我倒希望他是一時秀逗,因為故障的泡水車,只要肯花大把的銀子,總還是有修好的一天,不過馬英九這次的胡作非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無心之過。

首先,上述綁票集團大家都認識,就是台北市的警察!沒錯,綁匪平日的身份就是警察,可不是偽裝成警察而已喔,他們個個都是貨真價實的警察,不但具有合法的警察身份,我們的政府還發給他們可以致人於死地的槍械,而我們每年也繳稅供他們花用。

也就是因為他們是貨真價實的警察,所以犯案手法能夠那麼純熟,他們深知受害者的心理狀態和社會地位,專挑對方的弱點,一切都設計好以後,作案起來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同時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警察是綁匪,只知道這個組織非常龐大,是有計劃的重大犯罪集團,所有的行動都長期被隱藏和掩飾著,就連把收不到的贖金送法辦洩恨時,都不曾讓人懷疑過,也因此除了實際參與各項綁架犯罪的綁匪之外,也許還有其他知情替他們護航,真正的組織規模也許遠超過我們所想像,這個問題令人想起來就覺得不寒而慄。

下一次當你走進警察局希望人民保母幫助你的時候,你能夠分辨哪一個是犯案累累的綁匪嗎?眼見一個如此嚴重的治安問題,社會各界都相當關心,於是偵查行動一時間也進行得滿像那麼回事,陸續地讓一個個綁匪曝了光,然而這些綁匪才剛遭到行政處分而已,都還沒有開庭審判,台北市長就受不了了,針對這個案子下了嚴厲的命令,不過這道命令不是加強偵辦綁票集團、不是重整警政紀律、不是限時追捕犯罪集團首腦,相反的,他下令在這個月底之前,要把這群一再被綁架的受害者全部趕出台北市,甚至希望他們永遠不要出現在台灣。

這樣的舉動實在令人懷疑,這個勢力龐大的綁架集團到底跟馬英九或是台北市政府之間有什麼樣的利害關係,才會讓一向溫文儒雅的市長如此氣急敗壞。

當然,我們可以往好的方面想,雖然也不是多好,但是這樣想還算比較好,就是馬英九不得不包庇綁匪,轉而加受害者逮捕或驅離的方式來達到滅口的目的。

我們可以替馬英九的前途著想一下,如果這個綁票案繼續按照正常的方向辦下去的話,最後產生的結果會是相當難堪的:

1.能夠如此長期作案,並且使為數眾多的受害者無一敢出面報案,整個運作組織之完整,可以想見綁票集團人數應該不少,並且其中應該有職位不低的警方人員,如果加上這個犯罪組織的情報網、包庇者、勾結的管道等等,全部通通落網的話,其規模之大絕對會成為全世界都知道的新聞,台北市如何丟得起這個臉?

2.我們都不知道綁票集團有哪些人,馬英九知不知道我們也無法得知,不過萬一這個綁票集團的歹徒全部落網,很有可能會拉下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程度之嚴重,也許會讓台北市政府元氣大傷,風災剛過,一切都未復元,馬上又要面臨選戰,或許綁匪之中有馬英九不願意流失的人員,也許連馬英九自己也不知道是誰,但是這個時節把綁票案查出來,也許會造成極大的損失。

3.綁票案就算破了,也不見得會得到民眾的好感,就算抓了一百人、兩百人、五百人,全部依法以連續結夥擄人勒贖罪名起訴,台北市警察也不會得到民眾的信任,大家永遠都會懷疑,背後還有逍遙法外的綁匪,永遠都會懷疑,被捕的警察只是冰山一角,永遠會認為警察之中有人面獸心的綁匪,連帶的對政府的信心也會大受打擊,因為警察之中竟然有那麼多綁匪,政府官員中有沒有呢?

4.不論最後有沒有辦法破案,只要這個案子正式開始確定偵辦方向,官方長期建立的正義價值就會遭到破壞,因為這次的綁票案,受害者不但是在臺灣沒有身份的大陸女子,同時她們也是性工作的從業人員,而性工作是臺灣用來設定罪惡標準的重要工具,以便於相對的建立不把性視為個人所有,並且認同婚姻的合法性這方面的正義,而該綁票案如果讓已經設定好犯罪位置的性工作,因為遭受綁票而轉換角色成為原告,使得執法的正義角色反過來成為被告,很有可能動搖已經建立好的體系。現在青少年其實已經不太滿足於這個體系,而傾向於認同性工作的本質,如果讓這個案子幫助性工作者成為原告的話,一旦將警察的正義角色破壞,有可能連帶使更多人發現性工作本來毫無罪惡可言的真相,政府當局將失去自古以來最重要的管理工具之一,這是當局絕對不能忍受的事。

基於以上四點原因,馬英九一旦讓這個案子以綁票案的形態辦下去,不論結果如何,他今後的前途都十分堪憂,甚至不只他個人以及他的馬團隊,其實整個政府當局都有可能受到重大影響,也許以後的人民將不會再以政治首長為某種標準,警政單位將再也不是絕對正義的角色,馬英九其實是負不起這麼大的責任的。

不過事情既然被抖出來了,要怎麼收拾呢?相信要解決這個危機,一定讓馬團隊的智囊團想破了頭吧?最後他們想出一個辦法,就是:滅口!不過這不只是單純的滅口而已,馬英九完全避開綁票、綁匪、綁架集團等字眼不提,刻意營造誇張氣氛,以「最後通碟」的強硬態勢宣佈掃黃,還以「給台北市警局局長最後一次機會」、「做不到就換人」等強硬談話內容,有效地吸引媒體注意,把整個綁票案用掃黃來處置,其實是有非常多方面的好處的:

1.抓人滅口!佈置周詳的綁票手法,已經綁過多少次了,為什麼會忽然曝光呢?當然是有受害者拼著自己吃官司也要拉綁匪下水,不管是傳說的同業惡性競爭還是受害者受不了而抖出案情,總之一定是性工作者做的好事,所以展開全面掃黃,避免再有受害者出來向媒體透露案情。

2.重度威嚇!性工作者也許以為藉由把這個案子抖出來,可以讓多一點人看到警察是怎麼對待他們的,但是馬英九要讓他們以後不敢再打這種如意算盤,他們以為這樣一來政府就必須逮捕綁匪嗎?對不起,他們太小看政府運用法律的機動性了,他們會報案、會向媒體投書,政府就來個超級大地震,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報案!

3.轉移目標!綁票案眼見越來越大,還好大部份的媒體還在用擄妓勒贖的字眼,還沒有發現其實這是一宗連續的集團綁票案的事實,趁機搞一個更大的新聞,把媒體的注意力帶開,而且再也沒有比掃黃更容易製造成績的動作了,又不用冒生命危險、又不怕民眾反彈、媒體會一面倒的報導,績效、形象一次做足,最划算不過。為什麼連掃黃特別會提升形象呢?這就是政府長期的苦心了,也就是會什麼政府不能讓人民發現性工作無罪,要是長期建立的罪名不見了,在這種十萬火急的時候,要用什麼來重建人民的信心呢?

4.嫁禍!警察之中竟然有不知道多少綁匪存在,這是一件多麼令人不安的事,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當局必須要對民眾有一個交待,要找出罪魁禍首來處分,那麼罪魁禍首是誰?或者是什麼原因?關於這個問題,之前媒體一直報導的方向是警察的紀律問題,照這樣追究下去,遲早會發現把性工作安排成犯罪這樣的措施本身就是會引發各種負面效應的,但是為了維持體系的運作,這種事實不能讓大眾發現,事情到警察風紀問題就已經夠嚴重了,所以這時候一定要嫁禍,因此把性工作者再次搬出來使用,一聲掃黃令下,再加上直接跳過判斷的過程,而執行處分的結果,利用大眾傳播媒體的盲點,讓全國的觀眾在電視機前看這樣的好戲:警察綁票→風紀敗壞→重整風紀→全力掃黃。結果看起來整件事自然就像是性工作者的錯,連解釋為什麼是性工作的錯都沒有,就直接處分了。為什麼沒有解釋呢?因為根本不可能說得通,但是用這樣的手法,根本不用解釋就直接引導出警察當綁匪是性工作者製造的罪惡這樣的結論,手法極為高明。

5.提振士氣!接二連三的失業潮、風災、股市下跌……最近台北市災難連連,再加上一個警察綁票案,而且還是結夥連續累犯,再沒有什麼可以立竿見影的政績,不但馬英九個人灰頭土臉,台北這個重鎮恐怕也會在下次選舉失守,而且一般市民也都沉浸在一片負面的情緒中,當局認為他們有必要為此負責,所以此時提出這樣的方法,是最容易每天都可以對媒體發出捷報的。大部份的施政方案都不是馬上做得到的,而且多做多錯,重大要犯也不是想抓就抓得到,只有性工作者是待宰羔羊,就像去外面抓了一些羊關起來養,然後給牠們掛上「食物」的牌子,需要的時候就宰一隻來吃,既方便又不會有人怪罪說虐殺動物之類的。性工作者只要掛著罪名就永遠好用。

所以馬英九面臨這樣的危機,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其實並不令人意外,畢竟這裡是臺灣,身在政壇的人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後路開玩笑的,在這種情況下,馬英九能做出這樣的決定,該防的都防了,能補的也都補了,唯一的一個缺失就是綁匪仍然逍遙法外,而性工作者在這裡再度被犧牲,又多冠上敗壞警政風紀的罪魁禍首一項罪名,不過民眾都沉浸在一片正義之聲的幸福感中,經過了長期的災禍,現在聽到這樣的正義之聲,就算有人跟他們說明事實真相,也不知道有幾個人聽得進去。

然而,這是往好的方向想,如果我們不是那麼凡事都往好處想的話,也許會連想到,馬英九這麼做是不是綁票集團之中有他不願曝光的人?還是基於某種原因他不願甚至不能讓綁匪被法辦?還是什麼更不堪的原因,讓他不得不緊急採取保護措施?這些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

可以想見的是,馬英九下了這麼大的決心,而且市府配合度這麼高,這件綁票案是不可能再辦下去了,綁匪是肯定不會被捕的,就算再有一百封這樣的信件在網路上傳送,也不可能會改變這個結果的,一旦政府有非做不可的理由的時候,我們說什麼都不會有用的,頂多能夠讓他們多花一點時間來多編一些說詞,不過也只是說詞而已,不會有我們想要的結果的。

今天被綁票的受害者是具有大陸來台非法居留以及性工作者這樣雙重不利的身份,跟你我比較起來,此時此刻的我們,或許多少還有受到法律的保障,那些領著警察薪俸的綁匪,一時大概還不會來綁架我們,然而跟我們已經繳過稅的家人再多要個幾萬塊花花,但是這只是目前的情勢而已,難保你我永遠都會這麼安全。

一般的綁匪在綁架一個人的時候,他們都知道萬一他們被抓到,一定會被處以重刑的,而且他們對他人施以暴力協迫,利用他人的安危來獲得金錢,他們知道他們做了一件不得了的壞事,所以他們要想盡辦法來逃亡。

然而這批警察綁匪則不同,他們經過了這次的教訓後知道,萬一被抓到,最嚴重也只有一兩個倒楣鬼會丟掉工作而已,其他人都會受到官方的保護,而且被他們綁票的人都會被政府認定為罪犯,他們不但不知道自己做了不可饒恕的壞事,事後還可以因為逮捕那些他們曾經綁架過勒索過的對象,把他們送進大牢以獲得表揚,名利雙收。

政府會幫助這些綁匪在自我的心目中建立正義形象,下一次你回家太晚一個走在街上時,很有可能就會被當成性工作者,當這些綁匪上前盤查你的時候,他們是一點罪惡感都沒有的,因為這一次政府用行動清清楚楚的告訴他們,他們是正義的一方。

而你我就算只是看起來像性工作者而受到他們的盤查與騷擾,那也是我們自己應該感到羞恥的事。這件事也給很多人一個啟示,就是如果缺錢用就去綁架性工作者,他們經過這次經驗以後,應該再也不敢報案了,而且萬一勒索不到,就把肉票送去警察局,也不會有人逮捕這種綁匪,而且還有給他戴上正義的光環。

當然,不會每一個人都變成綁匪,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有興趣做這樣的事,不過從今以後,臺灣的綁匪肯定會越來越多,只要掌握一定的技巧,知道該綁什麼人、該要多少錢,綁匪甚至可以是一個備受推崇的職業,只要名義上不叫做綁匪就好,臺灣也將成為國際間難得一見的綁匪天堂,因為在臺灣,綁匪做得好的話,是可以名利雙收的。

只不過,如果你選擇不當綁匪的話,也許哪一天就會輪到你被綁,以後大家還是養豬場儲蓄的好習慣,平常家裡存個二、三十萬,一年就算被綁票兩三次也應付得來才行,畢竟這裡是臺灣,綁匪就在你身邊的美麗島。

top

 性工作首頁性工作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