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飯島愛旋風的社會反應

異凡(台南性/別研究室成員)

2001.02.21  南方電子報


 夾帶著【柏拉圖式的性愛】商業性的成就,飯島愛帶著美麗與性感抵台,為這次的國際書展掀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話題與熱潮,她這一次的到來,主要是帶著作家的身分而來,然而在媒體的追逐炒作與眾人的好奇期待下,她早期的AV女優與現今的綜藝明星這兩個身分更是如影隨形的隨侍左右,大家都想一睹這位集熱門與爭議的女性之廬山面目,因為從來沒有一位【作家】像她承受著如此多樣化的光寰與爭議,她的出現更激起台灣人對其衛道式的批判與質疑,在商業性的浮面包裝下,她是一位亮麗的偶像,在台灣的評論中,她卻成了大家眼中不良飾範的代表人物,除了少數如平路及劉黎兒等作者給予飯島愛的作品與她的出現給予較多正面的評價之外,其他有多數的言論皆對她的過去與其所代表的性感【甚至於是淫娃】的型像給予污名化與刻意忽略對待,然而不論是媒體的刻意塑造或是商業的行銷成功,要知道熱潮已造成,而這股熱潮所造成的破壞與重建將是近年來性/別意識中極重要的一頁。

 該如何看待【柏拉圖式的性愛】這本書?它到底算不算是【文學作品】?

 由於高行健的同時到訪,使得媒體不約而同的將飯島愛與高行健的人氣作一互相比較,這使的許多人對此現象憤憤不平,他們認為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來到台灣,卻落得與日本A片女星同台並論實在不成體統,言語之間似乎認為是媒體藉由飯島愛間接污辱了高行健,要想想高先生的文學成就哪裡是一個只出過一本書的A片女星所能比較的!甚至有人認為這本【柏拉圖式的性愛】根本就不能算是【文學作品】。沒錯,如果就作品本身來看,這不過是一本知名女星的個人自傳,其文筆通俗易懂,沒有高深卓見的文學涵養,也沒有一點的咬文嚼字,任何人都能不費力氣的一口氣讀完,然而就因為如此,我們就能完全否認其價值嗎?如果大家還有一點【文學涵養】的話,應該聽過一個名詞叫做【通俗文學】吧!在通俗文學的領域中不正是充斥著”文筆通俗易懂,沒有咬文嚼字”的作品,這些作品運用著當時代的語言,詳實的勾勒出每一個時代人們思考模式與多面相生活現象,對於文化的歷史建構極為重要,而且不要忘了,今日我們所推崇的許多古典文學作品如【紅樓夢】,【聊齋誌異】,【金瓶梅】在當時不都是【通俗文學】嗎?而其中充斥羶腥色的作品更是多不勝數,若是從這個角度來看,飯島愛的這本驚世駭俗之作不也是一種文學型式。

 至於高行健與飯島愛是否可相提並論?這是一個非常惟心的問題,記得高行健在這次的來台演講曾提到一句話:”文學是沒有禁忌的。”基本上高行建與飯島愛的作品與成就是有方向上的差別的;前者是以長年累月的文字創作為基礎,用文字來傳達各式各樣擬真似幻的故事與他個人深入細微的思想理論,而後者則藉由她自己的生活經歷為基礎,藉由文字來作傳記式的回顧ˋ思考與反省。雖然在文字技巧與思想細膩的呈度上,飯島愛自然比不上高行建的豐富內斂,然而在作品內容上他們卻以不同的創作方式共同觸及到活生生的人性百態,無論是精緻高雅或是粗俗卑下,抑或是情慾高尚或是肉慾橫流的作品,只要能觸及人心的感動與人性的省思,都是重要的作品,因為”文學是沒有禁忌的”(也可以這麼說:藝術是沒有禁忌的)。飯島愛究竟是否【高攀】得上與高行健先生【相提並論】?這個問題在高行健先生的這句名言之下似乎顯得可笑至極。

 【柏拉圖式的性愛】會在日本及台灣會暢銷,其表象的原因無外乎是作者本身曾經是紅極一時的AV女優,她的自傳滿足了許多人對她私生活好奇式的偷窺,然而這本書的影響難道僅止於此嗎?

 如前所述,這不過是一本通俗傳記,如果作者不是飯島愛,只是個平凡女人的故事,即使內容再過煽情,或許也沒有人會給予如此高度的重視,因此,這本書的成功,作者本身在日本AV界和演藝界的知名度實在功不可沒。然而僅僅是如此而已嗎?如果你看過這本書(如果沒有,你也可以從報紙與電視的介紹報導中對這本書的內容有粗略的了解),飯島愛不但自曝她其實來自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而不是單親、貧窮、破碎的家庭),因為受不了家裡保守嚴厲ˋ過度重男輕女的教育方式,跟隨著男友逃家,在進入AV界之前,她便以與男友瘋狂的性愛來尋找自我生存的定位,在與男友分手之後更遭遇到好友強暴,為了生活並曾在許多風化場所工作,也曾進行援助交際,對於日本風化場所的形形色色可說了解透徹,進入AV界之後她更承受了許多商業性的剝削,在因緣際會之下她成了成人錄影帶的紅星,並藉由【東京情色派】這個軟性的情色節目轉型成功,在她這癲跛的前半生中,她一直拌演著在主流社會價值下道德弱勢的角色,在與她有相同境遇的女人們長期以來一直都承受著人們對她們投注有色與批判的眼光,這些人在社會上缺乏有利的發聲管道,無法為自身的遭遇、想法、權利辯護,由於主流社會的不認同,她們失去了作為一個人在社會中所應得的保護,更得承受社會黑暗面的種種剝削,因此,飯島愛介由她在事業上的成就,並以率直ˋ誠實的筆觸寫下著本書,不但是為許多道德弱勢的女性發聲,更以尖銳的內容直指主流道德的偽善。

 在今日,傳統的道德觀正經由日漸資本化的生活模式與開放的性觀念被逐漸解體中,女性主義的興起使的許多人意識到主流社會中性/別問題的不平等;在教育上,由於升學主義掛帥,每個成年人都直接或間接的教導孩子們為了升學可以不擇手段(看看台灣的學校課程安排不就是如此?為了升學,課程可以亂排,假無法好好的放,不但寒暑得到校上課,平時更得強迫學生在晚上的時候到校自修到深夜,如此的安排不就是【不擇手段】的最佳飾範嗎?)升學為了甚麼?就業、賺錢,許多在課業上得不到成就的學生便只好藉由物質上的滿足來彌補,而對年輕女性來說,【性】是最容易換取金錢的路徑,在加上人們對情慾的基本需求不斷,於是性觀念在資本主義推波助瀾的情況下被逐漸開放了,因此在援助交際的背後所蘊釀的是全新與多樣化的情慾建構,然而在保守與開放的角力中,主流社會常以敵視的姿態來對待【性交易】這見事,並以污名化的手段來對待身處其中的人們,大部份的人似乎無法認同【性】是可以被【物化】成金錢交易這件事,普遍認為身處在色情文化中的女性必定是迷失在金錢誘惑的一群人,如果有任何一位色情工作者(無論是現在正在從事或曾經以前作過)不顧她本身身份的特殊而藉由傳播媒體大肆宣揚她的存在,這些人的【不知廉恥】會對社會形成不良的教育式範,會必然的帶壞社會風氣,這可以從飯島愛來訪四天的行程中,台灣衛道人士對她的批判可見一班,諷刺的是飯島愛以【柏拉圖式的性愛】這本書大剌剌的玃取主流大眾的鎂光燈焦點,以直言不諱的態度來宣示她也是一個有感情ˋ有慾望的人,她不避諱她過去身份的敏感,反而藉由她的書與大膽誠實的態度賴面對自己與人群,並以其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狠狠的回敬主流價值一巴掌!也以她過去的身份為身處道德弱勢的族群出一口氣!

 自古以來,人類社會一直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性交易】文化,而性產業與性工作者的存在為社會提供了多樣化的情慾解放出口,她(他)們用身體提供人類最私密、最原始的服務,卻常被主流社會直斥為【敗壞風俗】的【服務】,身體與情慾的【物化】被視為一種罪過,因此身處在性產業中的工作者不但要【犧牲自己的肉體與尊嚴】,更要承受社會道德對她(他)們的批判與壓力,然而【物化】真的是一種罪過嗎?

 如果高行健先生沒有將他的思想與故事【物化】成文字的論述與書籍的出版,有誰能夠理解他在想什麼?如果沒有人將他一生中對文學的努力與付出【物化】成一座【諾貝爾文學獎】,又有誰知道他在中文文學上的重要性?而今我們可以花幾百塊錢在書店輕易的買到他的著作,這不也是一種【物化】的交易嗎?放大來看,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也是在【出賣】自己的時間、精力與智慧來換取一份工作與每個月數萬塊的薪資嗎?這難道不也是一種【物化】的【交易】?高行建可以藉由他的書籍表現他淺意識中的情慾世界,並藉由販賣的手段使我們閱讀到他私密的一面,如果情慾的【交易】是一種可恥,那麼高
行健先生必定是【文學的恥辱】(更誇張的是還得了諾貝爾.......)。情慾的【物化】不是罪過,肉體的【物化】也不是罪過,真正的罪過是那些歧視者的眼光,是那些惺惺作態的假道學。

 在台灣,凡是有接觸過日本A片文化的人沒有不知道飯島愛的,而在性教育饋乏的情形下,A片常是人們感受肉慾式性體驗最直接、最經濟的媒介,當人們躲在暗室中看著A片手淫,藉由A片挑起情慾來促進夫妻或情侶間的魚水之歡之後,卻又再人前人後大肆批評那些演員的不知廉恥,這種人享盡A片的好處之後卻又以假道學的態度來反咬其中的演員兼性工作者的尊嚴,這樣的人比比皆是(不知道在這一次的批判者中有多少人是如此?)相較之下,到底誰比較厚顏無恥?A片所提供的是感官性的刺激,是滿足人類浮面的慾望,宣傳正確性教育並不是它所提供的目的,如果它會【帶壞社會風氣】,該反省的應該是我們保守落伍的學校、家庭與社會性教育的不足與僵化功利的教育環境。(更何況從A片來認識自身原始的情慾不也是一種富含【教育意義】的事?)

 雖然飯島愛小姐曾在書中提到她在種種色情工作室的無奈與壓力,她也希望經由這本書的傳播來凸顯身處在性工作中的不由自主與不公平能給時下年輕人一些警惕,然而在反省的同時,她並沒有否定那些性工作者存在的價值,【功利化】一點來說;一個要錢,一個要性,在資本主義的運作模式下,這並沒任何不合理之處。或許在看這本書的同時,我們更應該看看這本書對傳統性/別意識與功利保守社會所帶來的衝擊,【柏拉圖式的性愛】這個書名,不也傳達出對豐富心靈的渴望?

TOP性工作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