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溺愛」

──辛格書評概要

【明報專訊】


不久以前,凡是與生兒育女無關的性行為都會被當作淫亂甚而變態,但這些禁忌已逐一被打破,像人工避孕、手淫、肛交、同性戀、口交等等。

可是,並非所有禁忌皆被打破。最近可曾在派對中聽過有人大談他們如何跟愛犬進行性交?大概沒有。人獸交仍然是一大禁忌,不過若《親親寵物﹕人獸交》作者德克斯是對的話,則其原因並非在於罕有。他收集了一批實質證據,證明人們如何經常想到「對動物的愛」,而其方式不僅是輕拍、擁抱,又或是提倡動物權益那麼簡單。

人獸交「自古存在」

四○年代,著名生物學家金西曾調查二萬名美國人的性行為習慣,結果發現,百分之八男性及百分之三點五女性均承認曾與動物有性接觸。至於居住在郊區的男性,比率更高達五成。
人獸交自古存在但又被嚴禁的情G,正好反映出人類跟動物之間既複雜又模稜兩可的關係。一方面,人類──尤其是猶太基督教傳統──總是把自己與動物區分,認為兩者相距極遠,例如唯有人類才是神跟據自己的形象創造的,亦只有人類擁有永生不滅的靈魂等。
可是,我們很多行為還是禁不住與動物同出一轍,其中尤以性愛為然。我們像它們那樣交配,性器官亦相似(母牛的陰道能令男人得到滿足)。如前所言,人獸交的禁忌出於對無生育性愛的排斥,可是當其他無生育性行為一一獲接納而這個禁忌卻依然存在時,則顯示另有一股強大力量主導一切﹕我們渴望有別於禽獸。
人獸性器官相似

約一百年前,維也納學者索伊卡撰寫《道德規範以外》一書,認為禁止人獸交、同性戀等無生育性行為是要限制人類無窮的性慾,但註定失敗。他認為,只有人獸交該定為非法,而且僅限於當動物受到殘暴對待之時。但人獸交並非必定殘暴。誰不曾在社交場合被主人家的愛犬緊抓雙腿摩擦﹖主人一般會阻止這類行為,但私底下並非人人反對愛犬對自己如此這般,有時還會發展出互相滿足的性行為。

前幾年一位女士對我講述她在婆羅洲被猩猩「意圖強姦」的經歷。當時一隻猩猩突然抓住她,陰莖勃起。在場的猿猴專家加爾卡斯叫她不要擔心,猩猩不會傷害她,而它細小的陰勃亦不能有什麼作為。這事例很有意思﹕加爾卡斯知道我們都是猿猴類,被猩猩視為性對象一點也不稀奇──人獸交合並不是對人類身分和尊嚴的侵犯。

動物戀解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