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動物性」靠攏的人類

南方朔/評介

【1995-12-07/聯合報/42版/讀書人專刊】

《情色的圖譜》汪溢嘉/著 


隨著「私人生活史」研究的增加,我們對最幻想、最神秘,但同時也是最禁忌的情色問題,又再一次洞開了窺探的窗口。 

例如,由古代思想家布魯諾的札記,我們知道前現代的歐洲如何由脛骨的強弱及鼻子的大小形狀,來判斷人們的性能力;我們也知道「射精恐懼症」長期以來是如何影響著西方,以至於精子不但被象徵化,還出現「盜精魔(Succubus)」的迷思,甚至落實到足以和貞操帶并稱的「保護精子褲」--它是為青少年設計的特殊褲子,以防止其手淫;另外,我們還知道西方的春藥,長牙齒的陰道,獸交以至於生下貓狗和蛋的奇聞,對於魔鬼性具大小及特性的記載,……各種亂七八糟有關性的想像充斥在古代札記和短篇散文中。 

而所有的性想像又必然是文化稜鏡的一個折射面,它經常會落實到習俗與制度的層次。於是,我們又看到了父系財產繼承制下的性體制是如何被規定的過程;我們也知道獸交和同性戀在十八世紀前是如何的普遍,例如從一六三○至一七七○年間,瑞典即處死獸交者六至七百人,整個十八世紀裡荷蘭即懲罰過六至八百名女同性戀者,而由傅科的《性史》,我們更體系化的理解到有關性的「論述形成」等諸般問題。 

因此,性並非漢民族獨特幽闇的心靈構造的一環,毋寧是人類逐漸遠離野獸狀態的一個過程,它由恐懼、想像、壓迫、昇華等經緯線交織,充滿著邪惡與希望。法國的巴泰利在《性愛:死亡與感性》一書裡說道,面對過去種種,設若我們一逕以譏嘲觀之,那就失去了問題。性是神秘中的神秘。 

王溢嘉的《情色的圖譜》,乃是近年來台灣情色熱潮中比較具有宏觀視野的嚴肅著作。中國古代正典的經史子集裡,普遍由於過分的正經八百,因而缺乏實質的社會內容,尤其是缺乏日常生活的內容,想要理解古代人的私人生活,最有參考價值的遂只剩下那些介於報導和虛構之間的「筆記小說」。王溢嘉即從這些筆記小說進行採擷,將若干記載作為窺探古代漢民族情色問題的通路,同時也旁涉西方的相關論證。作者用了很大的功。他生動的舖陳出了人類在慾望和禮法、本能與禁制間的糾纏,以及由此而衍生、扭變的想像或制度。 
在西方,有關性的論述至今已是第三波了。性由古老的混亂最初被「教會」的道德論述所收編。一八九○年代,古老的性壓迫又被「國家」藉著科學而整合:直到一九六○年代以降的第三波,性遂開始日益以它本能的面目被呈現。於是,禁制被解除的性,遂變成了人類遭遇到的最大難題之一。無禁忌的性的「凡事均可主義」(Anything-Go-ism)對於古老的家庭、婚姻、愛情、性愛等範疇都造成極大的衝擊,我們將如何定義?《歷史的終結》作者福山曾說過,往後的人類將更加的「動物性」(Anima-lity),這是現實或寓(預)言?我們沒有答案,但《情色的圖譜》在結尾處,倒是作了極好的討論。 

性是快樂,也是制度。在情色成為流行的這個時刻,但願人們在追求快樂之際,也多思考它在制度上的問題! 

動物戀解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