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古代的動物戀,到外國古代的動物戀

digitalpurple原著

何春蕤翻譯 


動物戀(包含獸交)是一個很廣泛的名稱,描述的是人和動物之間的親密關係。專家和熱中此道的人都會進一步用很多不同的分類方式來描述這種古老的習俗。不過,過去幾個世紀的清教徒勢力則剛好背道而馳,只用一個負面的名詞sodomy就涵蓋了所有的獸交形式,也因而把這些行為都當成同一性質的邪惡舉動。對這些衛道人士而言,sodomy就是一切違反自然、不含生殖的性行為,從手淫到口交、肛交、同性戀、獸交,以及其他許多性活動都包含在內。 

專家和熱中動物戀的人已經建立了許多不太狹隘的定義和名稱。例如心理動物戀(Psychical Bestiality)指的就是在觀看動物交配、觀看人獸交、或者觀看人獸交圖像的過程中得到性的刺激。動物戀社群也創造了一個新的名詞叫做「動物戀性向」(zoo sexuality),就是以動物為對象的性傾向。如果一個人從和動物嬉戲、擁抱、親吻而得到快感,那就叫做「動物戀情色」(zoophilia erotica)。有人因著青蛙、蒼蠅、螞蟻、蝸牛在自己的性器官上爬行或輕囓而感到性的愉悅甚至高潮,這就叫做「螞蟻戀」(formicophilia)。用蛇、狗當作性快感的來源也各有名稱,Ophidicism和Cynophilia。被調教來和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雄性動物叫做Androzoons,和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動物則叫做Gynezoons。替人口交的動物叫做Zoolinction。有些小動物,例如天竺鼠、田鼠、魚,也可能被放入肛門或陰道,藉著它們的蠕動來創造快感,這就叫做Felching。有些人從虐待或殘害動物得到快感,這叫「動物虐悅戀」(Bestialsadism);那些和死亡的動物進行性行為的則稱為「戀動物屍」(Necrobestialism)。假扮動物戀(Pseudozoophilia)指的則是人扮演動物的角色來玩性狂想遊戲。

 一般而言,人獸交可以被分為兩種。第一種稱為「動物戀」,也就是在情感上倚賴動物到一個程度,只願意選擇非人的動物作為伴侶或性伴侶,他們(可以稱為Zoosexuals)和動物的性關係就像配偶一樣穩定。第二種稱為「人獸交」,和動物發生關係時比較只為自己著想,很少關切動物,而且通常如果有「正常」出路時就很少會和動物發生性關係。就是因為後面這種分類,人和動物之間的所有性關係都蒙上了惡名。【譯註:這個區分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的人獸親密關係。】 

從有歷史以來,人類就想過、夢過、實踐過用動物來滿足自己的性目的,這些事蹟也顯而易見於神話、民俗故事、文學、繪畫、雕塑中。許多古代宗教的神廟裡、陶牆上的繪畫裡都有著人和動物性交的圖像和銘刻,顯然古代人類常常進行人獸交。證據顯示,至少在四萬到兩萬五千年前,人獸交就已經開始了。例如在法國發現一個屬於晚期冰河年代的銘刻骨杖,上面刻著一隻母獅子正在舔一個巨大的陰莖或陰戶;一幅第七世紀鐵器時代的山洞壁畫描繪一個男人正在將陰莖放入一隻驢子的陰道或肛門;西伯利亞發現的遠古岩石藝術也呈現一個男人在和麋鹿性交。法國的另外一個山洞發現了男人和母牛性交的圖像,西元前五千年利比亞地區也有岩石上畫了一隻像是狐狸或狗的動物正在和女人性交。瑞典西南方也發現青銅時代其他描繪人獸交的岩石繪畫,男人正在把陰莖放入一個四足動物的尾巴下面。就算這些古代人事實上沒有真正和動物性交,他們也顯然很喜歡這些動物,而且毫不隱瞞的把這些慾望在繪畫和銘刻中表現出來,而人獸交的圖像通常強調的是人類陰莖的力量。 

近東地區對於人獸性行為有著很矛盾的處置方式,並且因時而異。在巴比倫地區第一王朝的第六位國王曾經把舊的所馬利雅法律修訂,創造了新的哈姆拉比法典,明定人獸交必須處死刑,男性的獸交者會被綁在其獸交的對象身上,一齊燒死。但是巴比倫春季舉行的豐饒祭卻會連續七天都用狗來維繫不斷的狂歡場景,人們會挑逗狗兒直到它們勃起,用來滿足男人和女人的性需求,直到群眾厭倦了這些狗兒們或者直到狗兒們疲憊至死。要是狗死了,它的陰莖就被割下曬乾,在下次的豐饒祭中使用。西元前十三世紀希太族認為和母牛或狗性交是足以判死刑的舉動;但是同時,如果一個男人和馬或驢性交卻不會被懲罰。

有一段時候,希伯來人也認為和動物性交就像同性戀一樣,是一種別的宗教崇拜他神的行為,不過最終希伯來人卻背離了迦南聖地其他們民族的傳統,在聖經舊約中嚴厲禁止和任何動物性交,就連和埃及人及希臘人一樣把神描繪為有著獸頭或獸身的樣子都被視為一種褻瀆。就這樣,聖經中出現了把人獸性行為當成罪惡的說法。在猶太人評點聖經的的聖書中記載著:「猶太人決不可戀童或獸交」,寡婦甚至不准養寵物狗,以免她和狗發生關係。舊約申命記23章18節記載著:「娼妓所得的錢、或孌童〔原文作狗〕所得的價、你不可帶入耶和華你神的殿還願,因為這兩樣都是耶和華你神所憎惡的。」根據Dubois-Desaulle的翻譯者A. F. N.(1933)所言,這似乎暗示當時有一個有組織的、商業化的、有宗教功能的人獸交行業,專門出租受過訓練的狗兒們服務大眾,其金錢所得則被繳到聖殿中。舊約出埃及記22章19節也說:「凡與獸淫合的,總要把他治死。」舊約利未記18章22-24節也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不可與獸淫合,沾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獸前與它淫合,這本是逆性的是。在這一切的事上你們都不可沾污自己,因為我在你們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這一切的事上沾污了自己。」雖然聖經諸多經節都警告人們不可和動物發生性關係,但是上帝自己卻昭然若揭的做了這件事情:聖靈以鴿子的形貌降臨在聖母馬利亞身上,後來馬利亞就懷孕生了耶穌。這些資訊顯示,或許只有上帝可以獸交,而它的子民則決不可和獸性交,以免後來發現這個動物竟然是上帝。 

古埃及的時候,埃及的神被呈現為一部份是人形,一部份是動物,這是因為人們相信活著的生物都分享了諸神的靈性。例如在埃及的神話中,大神Amon所愛的女神Mut是母牛的樣子,貓女神Bast則有人類愛人。早在西元前三千年,人獸性行為就已經用埃及象形文字記錄在埃及人的墳墓牆壁上,很多人都知道埃及女人會和公羊性交,男人則和母羊性交。最有名的例子就是Mendes之羊,這隻羊被視為是生殖之神的肉身體現,在崇拜它的廟裡,許多男人女人都會和受過訓練的羊隻進行崇拜式的人獸交。另外,人獸交也被用來治療花痴,神廟會把這些女人和受過訓練的山羊鎖在一起,直到羊兒們累到無法和這些女人性交為止,然後這些女人就算是被治癒了。埃及的Hatasu女王偏好女人是眾所周知的,她曾經訓練了一些狗而來為她口交。很多人認為Apis公牛是Osiris的化身,所以神廟中就會有很多女性侍從替它服務,性挑逗它,女祭師則在公牛身上執行陰莖崇拜儀式,最後和公牛性交。另外,埃及人相信公牛的精液有著神奇功效,因此公牛的女性侍從們有責任要透過口交、手淫或陰道交來蒐集公牛的精液。公牛死後,它的陰莖還會被割下保存而且鑲金,將這個陰莖放在逝世的女王的陰道中是女王莫大的榮耀。知名的埃及艷后Cleopatra聽說曾經有個盒子,裡面裝滿蜜蜂,她會把蜜蜂放在陰戶周圍來刺激自己。不過,人獸交是否被懲罰是要看誰在埃及掌權來決定,也要看進行人獸交者的地位和財富。不管如何,埃及人從不懲罰人獸交中的動物這一方。 

希臘人一向惡名昭彰,不但人獸交也搞同性戀。希臘神話中的諸神都常常變成各種動物的樣子來和人類或其他諸神性交。宙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曾經以公牛的身形強暴Demeter,生下Persephone,然後宙斯又以一條蛇的樣子來和這個女兒發生性關係。他還曾以公牛的樣子和Europa發生性關係,以天鵝的樣子和Leda性交。人身牛頭怪物Minotaur據說是克里特國王Minos的兒子,同時也是王后和一隻公牛交配所生。由於國王想要強化自己的正當性,因此要求海神讓一頭公牛從海中升起以便把它當作祭品來顯示個人力量。海神於是創造了一頭白牛游向岸邊,但是國王很喜歡白牛,就決定留下自用,改用另一頭牛來獻祭。海神知道了以後覺得受到侮辱,就決心報復,讓王后迷戀上白牛。王后於是請木匠Daedalus幫忙做了一頭和真牛一般大小的木頭母牛,中間挖空讓王后趴在裡面等候,公牛和木頭母牛性交時,事實上就是透過母牛身上的洞來和王后性交,後來就生下了人身牛頭的Minotaur。這個故事基本上是把公牛崇拜當成豐饒的象徵,這個崇拜早在希臘時代之前就在克里特以及其他地區廣泛可見。酒神祭的時節,夜間歌頌酒神的宗教慶典就會有很多酒醉的人進行人獸交。雖然希臘人把人和狗進行性交當成可恥的事情,他們卻有很多神廟裡養著無數受過特殊訓練的狗來進行人獸交崇拜儀式。希臘人也相信人獸交和古埃及人一樣有神力可以治療花痴。希臘社會在性方面很開明,人獸交也很普遍,以致於希臘人從來沒有懲罰過人獸交的人。 

在羅馬神話中,很多愛人都是以驢子和蟒蛇的形貌出現,很多女人都和大猩猩、公牛、熊、馬、小馬、狼、鱷魚及山羊發生性行為。羅馬人喜歡在戲院裡看到神話中諸神人獸交的場面,當時很受歡迎的一場戲就是前述希臘神話中克里特王后和白牛性交生下人身牛面怪物Minotaur。羅馬人甚至發明了在競技場或馬戲團裡上演女人被強暴、男人被獸姦的場景,公開的人獸交在古羅馬十分盛行,這可算是有史以來最早成功的動物性愛商業化。當時大受群眾歡迎的表演就是把女性奴隸或冒犯了權貴的羅馬人綁上鎖鏈,然後放出一群受了性刺激的動物,女人通常逃不過這種輪暴,有時為了拯救自己不致於遭到毒手,女人們會替這些動物手淫。這種表演通常是用狗來作暖身秀,因為女人和狗性交比較沒有生命危險,最後則是讓馬來強暴她。許多羅馬上層人士都喜歡和動物性交,羅馬女士們還會訓練蛇纏繞大腿,爬過陰唇,吸吮乳頭。羅馬皇帝Claudius和Nero據說都迷戀人獸交,而且舉辦過很多人獸交的活動。Claudius常常把女人綁在一個木頭架子上,作大字狀,然後讓公馬或狗來強暴她。Nero舉辦狂歡會時會強迫參議員和豬性交,也強迫議員的妻子們和受過訓練的狗公開性交,要是有議員抗議,就會被迫和Nero的動物們口交,有一次他甚至進口了一百頭剛出生的駱駝,並且要求客人們和動物肛交。原本羅馬人沒有禁止人獸交的法律,只是人獸交要繳交特別的稅,但是羅馬帝國成立後就開始懲罰肛交,而人獸交也包含在內,後來人獸交還進一步和肛交區分開來,可以被處死刑。不過帝國越大,越是被權力腐化,人獸交的懲罰就越來越少了。 

人獸交不像古代那麼普及,也不像過去那麼被大眾接受了。在過去幾個世紀以來,西方教會堅持人獸交是一種違反天性的罪惡行為,這種態度後來轉化成法律,在頗為保守的美國就有25州明定人獸交違法,許多州甚至把它當成嚴重罪行。研究顯示,加州的動物戀人口總數最大,最近動物權人士針對這種實踐提出更多立法來禁止動物戀和人獸交,這種環境使得動物戀者必須隱密自我。即便如此,動物戀的電影、地下性表演、網站、書籍都還繼續普及,甚至有很好的銷售數字。今日動物戀和古代的動物戀差距不大,仍然有其功利主義的層面,在某些文化中也扮演精神和儀式性的角色;但是真正普及的是人和動物之間的連結,因為就連非動物戀者、宗教人士、保守人士、動保人是也在其人生中或多或少曾經有過這種和動物貼近的感覺,他們應該可以理解這種連結感。

 從連結到親密,其中的差距並不遠,但是那些宗教人士用非常狹隘的眼光來看待親密關係,動保人士則用截然客觀的角度來看動物,認為動物都是完全無助,無力和人發展親密關係的,這些人因此覺得無法接受這個實踐。人和動物之間的親密關係並不是像動保人士所言那樣不可能,也不像宗教保守人士所言那樣邪惡。人和動物的親密關係有著漫長的多樣的歷史,這種行為已經超越了當下的道德定義,在我們這個種屬的自我定義中應該有其穩定的位置。 

參考:

Actaeon's Website http://www.actaeon.org/ 

Yiffle http://www.yiffle.com/all/sexuality/zoophilia/ 
ZooLinks http://www.zoolinks.com/Zoophilia___Resources/ 

Laws http://www.xmasters.net/articles-law.shtml 

http://www.geocities.com/CapitolHill/2269/zoohistory.html 
alt.sex.bestiality 
alt.sex.zoophilia 
Dearest Pet: On Bestiality by Midas Dekkers, Paul Vincent (Translator) 
The Horseman: Obsessions of a Zoophile (New Concepts in Human Sexuality Series) by Mark Matthews, Vern L. Bullough (Illustrator)

動物戀解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