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獸之間

──動物戀與獸交

 卡維波


近年來吃素人囗增多,有些是因為宗教信仰,有些則是因為健康原因,還有一些人是因為相信「眾生平等」或至少「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這種理念,並且相信吃素可以有助於不同種屬的動物之間的平等。 關於不同種屬的動物(包括人在內)之間的權力關係,也一直是不少社會運動者思考的焦點。近二十年來西方的「動物解放」運動在學者及運動者喪命坐牢的犧牲奮鬥中,終於小有成果。這個動物解放思潮已經擺脫過去那種「愛護或保護動物」的格局,因為後者既然以「保護者」自居,還是隱含著「人類沙文主義」或「種屬歧視」(Speciesism),不是各種種屬的真正平等。(這就好像當男人以女人的保護者自居時,其隱含的心態仍不脫男性沙文主義的性別歧視)。 動物解放運動所大力批判的目標,一是資本主義肉類食品的生產方式,另一則是與商業利益密切結合的各種動物實驗。因此動物解放也和反資本主義及反科學霸權的運動相關。 

但是動物解放還包括了其他方面的議題。例如,人獸之間的性愛關係,也就是「動物戀」的問題。這也是性解放運動的議題。 

如果我們考察人類的性愛關係,就會發現性愛關係和不平等的權力關係息息相關。例如,當人們呼籲「愛情是不分種族、階級、年齡……」時,事實上就是在和種族、階級、年齡的不平等歧視觀念相抗衡。又例如,當我們宣稱愛情是不分性別時,我們也在挑戰異性戀的霸權。所以「愛情不分種屬」之說,也正在促進動物平等的理念。 那麼,愛情是否真的超越種屬的限制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因為古今中外有太多動物戀的例子實際存在。 

一般對動物戀有許多誤解及無知,例如,認為動物戀只發生在某種心理錯亂扭曲的「變態」者身上。其實,動物戀是人類普遍的深層心理,在歷史神話中充滿了動物戀的痕跡,像人類始祖是源自獸交,或者半人半獸的英雄等等。在許多偉大的文學及藝術作品中也常有動物戀的表現(例如聊齋中狐狸精之類的故事或白蛇傳等等)o 當然,動物戀就像其他的性偏好一樣,在每個人身上有不同的表現程度。例如,有人只對動物的皮革或毛絨有性偏好,有人以動物為性幻想或性夢的對象,有人則會以寵物為生活重心,還有人更發展出強烈的性愛感情。最後這種人常見於和動物牲口同居一室的農民,他(牠)們關係親密宛如一家人,日久生情也是可以想見的。 一般人比較難以接受的是所謂「獸交」,但是這種行為是否必然不道德呢?某些西方倫理學家和性學家指出,性交對動物而言,不像人類一樣具有深刻的心理或社會意義。人類將動物關在密閉空間內、閹割動物、訓練動物或將動物當作純工具的使用,都可能比獸交造成對動物更大的不快。另方面,獸交者可能將動物擬人化,發展出親密忠貞純情體貼的對待方式,反而合乎某種道德理想。 

在認為動物生命地位不亞於人類的社會中,人獸交不算什麼過錯,(例如加拿大西境的Salish印第安族)o事實上,我們有理由相信,許多社會對動物戀的壓迫或歧視,其實源自種屬的不平等,也就是「人類高貴,動物低賤」的社會差異。正是因為大家認為動物太低賤、沒有任何社會地位,才讓人覺得動物戀不可思議。 就這一點而論,認為眾生平等的人若真的要落實動物平等,那麼也許支持動物戀者、反對歧視動物戀,也非常重要吧。

動物戀解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