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的性生活

人間 張瀛太  (20060726)

有一部叫「動物性生活」的片子,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帶回家。

那是在黃河邊上一家賣影音光碟的商店,「動物性生活」很醒目地放在展示架,想不到如此偏僻的地區有這樣先進的影片。我遠遠瞄它,沒好意思靠近。後來幾度經過那家店,總是一位年輕男店員把關,有天,終於輪到一個像是老眼昏花的先生看店,我趕緊進門拿了幾張古典音樂中間包藏「動物性生活」結帳,不過那老先生的動作可真慢,一部「動物性生活」瞅了半天才認出價格,旁邊前來結帳的男男女女全都看到了。不僅如此,老先生找錢的速度也真慢。有人問:「這個賣多少錢呀?」老先生又瞅半天,說了價格。那人說:「這麼貴,又不是沒看過狗打架。」我的「動物性生活」被品頭論足一番,都說是賣貴了,好像我是個冤大頭兼土包子 ──沒看過狗打架。


狗打架我其實看過,只是沒瞧出什麼端倪。如今買到更真槍實彈的影片,簡直如獲至寶,回到旅館第一件事就是把包裝拆掉,撕碎剪碎,以免讓倒垃圾的服務員知道我買這種片,末了還套上正經八百的文學經典名片封套,預防到機場時,被海關發現我攜帶「性愛片」出關。
回到台灣,有好一陣子我按兵不動,忍到媽媽出門買菜了,再也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腦,用快動作看,鍥而不捨地看,看到了螞蟻、看到了蜜蜂、青蛙、螃蟹、老鼠、蜥蜴的性行為……好失望,我仍鍥而不捨地搜尋,終於等到大型動物出場,我調到慢動作看,定格看──鏡頭太正經,或者太遠、太暗,什麼動作也沒看見。

看愛情,享色情?

看過一篇文章,說我這個世代的女生在三十幾歲以後才真正進入青春期,這話挺有道理。十八歲之前能看到的香艷電影頂多就是「007情報員」系列。那時候電視尺度極嚴,男女主角很難得擁抱,能等到他們擁抱已讓觀眾激動莫名,親吻時就只見女生扭動的後腦勺,那當然是裝模作樣。有一次台視公司打出廣告,說有李烈和劉德凱的吻戲,側面接吻哦,預告片播出了兩人的近距離畫面,全班同學幾乎放棄了考前晚自習,衝回家看台視劇場,苦苦守了一個半小時,那場側面吻戲只是女主角的夢境,幾秒鐘,嘴唇沒碰到就被噴霧處理掉了。

後來發現「007情報員」裡有很多真槍實彈的吻戲,甚至還有棉被只蓋了一半的床戲,男生女生的腿都有露出來!我大喜過望,去看「007」成了青春期的秘密,出門還得帶弟弟當幌子。弟弟在電影院裡坐不住,爬上爬下,兩枝冰棒都給他吃了還不安份,回家竟然告訴媽媽:姊姊帶我去看很色情的電影……

後來同學開始約我去看文藝愛情片,我們都跟媽媽說是出去切磋學業,心情簡直像偷嚐禁果(我小學曾問老師:「報紙上說的禁果是什麼水果」,老師說你長大了就知道,我以為是蘋果,蘋果很貴,所以偷吃了會被警察抓去關)。當時的瓊瑤式愛情片吻得的確很真槍實彈,可是看起來實在是窮兇惡極,好像餓了很久的雌、雄動物互咬,總言之,姿態僵硬不自然,喚不起美好感受,還是「007」夠浪漫激情,不過,我沒告訴同學這項好處,「007」是保留給自己偷偷去看的。

年過三十五,進入後青春期,「007」已解決不了新時代的新問題。我問學生「轟趴」、「3P」是什麼意思?我說「3P」是不是兩男一女,女的在中間,三人同時像三明治一樣疊在一起;至於「轟趴」就是一大堆人轟轟烈烈的裸身疊在一起(「趴」就是身體交疊的意思),像麥當勞大漢堡……

這些想像力得自於南投的客運車,那時在暨南大學教書,每星期自台北通勤到南投,在台中轉乘的私營客運上照例會播電影,每部電影都很火辣,車上的老先生們看得目不轉睛,所以我也不怕被人瞧見,自己捧著教材其實是在瞄電影。有部科幻片,描述外星人登陸地球,故事大概是這樣:

小鎮公路上有輛車拋錨了,性感女郎站在車旁等待救援,一位路過的男士停下來替她修車,修好了車,女郎露出大乳房、撩開短裙,很迫不及待的以身相許,兩人正在「交疊」之際,女郎忽然抽出一把匕首,朝男士背後一捅。男人被拖回女郎的倉庫,經過剝皮、棄骨手續,成了一件「人皮」外衣,女郎脫掉原來的性感肉身,穿上剛剝下的人皮,變成活生生的一位男士。原來這位殺手是個沒有性別的外星人,牠用女色或男色殺人,然後把他們剝皮製成大衣,藉此轉換容貌身份繼續殺人,從此小鎮的居民一個個失蹤……片中充斥著性愛場面,好像身體只是件免洗內褲,任意使用,用後就丟;其中有一幕是女郎向鄰居炫耀自己如何同時和兩個男人性交,後來又如何和多數人性交,那種露骨的描述使我的想像迅速竄升到有走火入魔的功力。

忘了是哪家公司的客運車,聽過的人都想去看。

學生覺得我扭曲「轟趴」和「3P」的意義,有人舉手,一副同情又愛莫能助的眼神,建議我回家看「慾望城市」影集;還有女生送我一片曾經名噪一時的性愛光碟,說不值得珍藏所以捐贈給我。「慾望城市」我連看三集,有次跟朋友聊起,說內容怎麼大同小異,她很不以為然,罵我這種影集居然要看到三次才懂。至於性愛光碟,因為覺得窺看人家隱私不道德,擱了三年多,愈擱愈沒勇氣看,有天清理舊物,想趁丟掉前看一次,看完就丟掉比較沒罪惡感。這回,也是等媽媽不在家才搬出電腦用快速度看,可是,即使改用慢速度看,也什麼都看不見。學生說,光碟放太久,肯定放壞了。

其實我曾經擁有一部A片,不是故意買的,是商人魚目混珠摻在一盒影展片裡連同售出。我趁媽媽不在家,用快速度看,沒看清楚的再重覆觀察,哎,跟想像差太多,男女主角簡直是狼吞虎嚥(誰叫我用快動作看),油膩膩的肉團分不清哪塊跟哪塊的猛撲,電影常停在他們陶醉得不得了的表情(只強調表情,其實算是保守的A片),舌頭淌著口水,口水還沒下嚥又再撲上去,我終於明白什麼叫「狗咬狗」,好像有狂犬病的狗才這樣流口水。

如此難看的光碟當然要丟掉,可是覺得從自己家扔出這樣的垃圾很丟臉,要是被清潔隊員發現了怎麼做人。我特地去買一支遮蓋力很強的黑色簽字筆,把光碟上的片名和裸女全部塗黑,才放心丟出去。

動物發情

如今校園裡公然親熱的場面屢見不鮮。數年前,我當研究生時幾度在台大椰林大道上撞樹,因為大清早居然有人在校園主要通道親吻,而且像瓊瑤電影那樣富有前戲,先撫摸對方臉龐、撥開秀髮、雙目凝視、摩擦鼻尖,然後深情吻上。奇怪的是,怎麼只有我在看,看到自己跌倒撞樹,路上的人還是行色匆匆,沒人拿接吻當一回事。不但白天的沒人看,晚上會在傅鐘(紀念傅斯年校長的鐵鐘)下跌倒的,大概還是我:那時踢到一雙腿,沒反應過來,也沒人出來抗議,那男孩仍扳著枕在他腿上的女友的臉,繼續吻。我像做錯事那樣繞開樹叢,怪自己太晚回家。

後來我真的看到「動物性生活」了。家裡的兔子開始發情,一天幾十遍,我見獵心喜,成天拿著相機捕捉畫面,還播放不同的音樂助興、錄影存證。兔子很快有了下一代、下下一代,而新一代兔崽子發情得更早,牠們分不清誰是公的母的、誰是長輩晚輩,常常進行「3P」或「多P」,其中最胖的那隻公兔年齡最大,卻常被幾隻小輩圍剿,小小的兔崽子同時從前面、後面、背面來求歡,牠仗著自己豐滿肉多壓不扁,不怎麼反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有一隻人氣最旺的,從來不曾主動招惹誰,老是被同輩或長輩寵幸,早一步來的猴急上馬,晚一步來的佔不到便宜,就佔佔後面這隻猴急者的便宜,再晚一步的,就佔佔更後面這隻的便宜,於是你可以看到一長串兔子前後連貫地做愛……做累了,就傍著入睡。牠們睡姿也挺誘人,有的把腿伸到人家肚子上,有的把頭枕在人家屁股蛋,有的鑽到人家懷中要親親,大抵是一副「執子之手(腿、肚、屁股),與子偕老」的模樣。

牠們感情很好,連上廁所也呼朋引伴。聽說兔子會回收自己的大便,你看牠明明坐在便盆,卻低頭堵著屁股,在糞球出來前先用嘴啣住一顆,嚼完了這顆再接下一顆,有時便意太急,來不及吃完這顆,第二三顆都排出來了,牠們好像是挺遺憾,望著落下的糞球,可惜吃不到。日後牠們學聰明了,不僅在便盆裡大便,連地上也排便,醫生說這是佔地盤行為,我卻覺得是捨不得牠的大便,要留著慢慢吃。有時地上的糞球太多,我忍不住動手清除,這時兔子會過來關切,牠們用嘴不斷頂你屁股,像是怕人吃了牠的好東西。

只是,除了大便,兔子也在地上撒尿了,醫生的佔地盤之說愈來愈有道理,他告訴我結紮會解決情況,我便把所有兔子送去結紮,連同過年前後的加班費都繳給醫院……這一回,醫生的話卻不準了,兔子還是一樣到處排糞球、在牆角尿尿,唯獨性生活變少了,我不禁懷疑,牠們或許不是佔地盤,是抗議被剝奪了身體權利而撒尿示威。

目前牠們仍擁有性生活,既短暫又稀少,雖然可能如醫生說的,只是習慣動作而已,我不禁好奇,結紮後的性行為有什麼改變──有次趁牠們水乳交融,趕緊把公兔抓起來看看,至於看到什麼,這是兔子和我的秘密了。

動物戀解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