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維波】
 
v
i
r
t
u a
l
  自從電腦網路流行以來,就有不同的說法出現,企圖為它定性。

網路這種新的科技當然不會「自動」帶來更自由平等的社會,同樣的,社會原有的權力宰制關係也不是「自動」的就掌控駕馭網路新科技為其所用。因此,網路並不自動或必然就是異性戀/優勢階級/男人/西方的網路,而如果有更多的弱勢者被鼓勵進入網路,在其中得到更多的支援和幫助,弱勢者就可能利用網路得到更多的力量。

女人和同志都算是弱勢者,而吸引多數女人與同志進入網路的也是因為網路提供了交友和情慾的新空間給這些本來資源很薄弱的人。弱勢者這種以交友和情慾為主的實踐方式,本應當被賦予更積極的意義和支援,但是我們卻也聽到一些質疑。

其中一個質疑是認為,網路交友和情慾流動並沒有改變傳統的擇偶美學。例如,雖然隔著螢幕,可是女人還是被要求既漂亮又有好身材、男人還是自稱高大英俊強壯等等,而這仍然複製了傳統的性別刻板角色。

但是,這個質疑忽略了網路的一個特性。亦即,在網路上自稱是「浪蕩女子」者未必真是女人;號稱身高180者,可能160都不到。這意味著「男」、「女」、「身高」這些字開始有新的可能意義--虛擬的性別、虛擬的身高開始出現。

試想,「我今天在網路上和一個(自稱)身高165害羞的同性戀男人做愛」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身高165」、「男人」、「同性戀」、「害羞」、「做愛」,甚至「一個」,都是虛擬的!很明顯的,這句話的意義並不是被電腦另一端的真實情況所決定的,因為即使另一端是兩個身高170的大膽異性戀女人在開玩笑,這句話在虛擬的世界裡還是有其「真實性」。

有人或許認為,虛擬身高的意義是寄生於真實身高的,但是這只是因為我們還不習慣把「虛擬身高」和所謂的「真實身高」都看作是「身高」的兩種不同意義。這就好像當電話性愛剛出現時,人們把它當作「假的」,只有現場性愛才是真的;但是現在越來越多人認為虛擬性愛、電話性愛、現場性愛都是性愛方式的不同表現。可見,日後隨著網路生活的普遍,虛擬身高也會逐漸被當作一種身高。

換句話說,身高也是一種社會建構。過去,我們認為身高是自然的,可以客觀的被測量決定,身高和身高的意義都是固定不變的。但是虛擬身高的出現說明了事物的意義是社會實踐賦予的,而不是大自然所決定的。

可以想見的是,虛擬身高或虛擬性別都在使傳統的擇偶美學空洞化和虛擬化;而網路情慾生活的更進一步氾濫,虛擬言談的增加和習以為常,就更促成這些虛擬化的趨勢。誰說這些新實踐只是複製而非顛覆舊的擇偶美學呢?

菁英知識分子不應當輕看或貶低一般弱勢者在網路上的交友和情慾實踐,而認為只有自己「非身體的」理論啟蒙批判才能反抗體制。其實多運用想像力來幫助一般弱勢者在網路上更愉悅更自在的使用網路,使得身高、性別、性愛、性偏好、甚至角色互動本身都更進一步虛擬化,這些可能才是反抗固定僵化的身分體制的有力策略。
 

  h  i  g  h  t                                                       

[性/別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