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MSN上的封鎖寄件者

許斐莉  (20051211)


MSN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完美,我承認我也是被網路主宰的俘虜。我封鎖刪除了某人,我也理所當然地會成為某人的封鎖名單,不論是暫時或永久。

日前,我做了一件無奈又罪惡的事──我將三位朋友從我的MSN清單上封鎖住了,其中一位,甚至被我狠狠地丟進茫茫網海裡。

罪惡,但也鬆了一口氣。

有時,我不太能理解MSN存在的意義。

最開始時,我只將好朋友加入MSN清單;過了一陣子,工作上必須連繫的對象也進來了,於是,我的暱稱突然不能總是那麼任性了,這讓我感到悵然,也讓我產生私領域與工作領域混淆的感受。

然而一旦將某人加入清單,似乎就不能將之刪除,那是敗德,也是太過現實的表現。

但就在那日,我竟然錯發了一封信給清單上的一位不太熟的朋友──我誤以為她是領養我撿到的流浪貓的朋友。當我說了幾句問候貓咪的話之後,她開始丟給我幾個代表疑問的表情符號,然後很簡潔有力地對我說:「我是××呀!」

××?我想了很久,卻始終想不起來她是誰;即便是盯著她所顯示的美麗照片,也無法準確連想我們究竟在何時何地有過交集。然而××肯定是認得我的。這使我感到異常焦慮──我不是得了癡呆症就是太不道德,竟然連是不是朋友都無法確定!

當下我真是錯亂極了。我真的想不起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隔天,我便受不了如此的焦慮情緒,將她封鎖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每天看見她更換不同的暱稱,但我腦海中的小搖鈴始終沒有「叮鈴!」一聲響過,她對我依舊是個陌生人。

你該如何定義「朋友」呢?在人際關係冷淡而遠距的時代,有時,看見朋友在線上,似乎只是只能確定對方還活著,因為不論何時誰起了頭聊了怎樣的話題,總會有一方受不了索然無味的對話,匆匆下線。你永遠無法得知自己是否在對的時間起頭說了對的話,因為永遠有可能打擾到忙碌的對方。

我無法理解成天掛在MSN上的意義何在。

於是我將大衛男刪除了。起因於久久疏於連繫之後,他忘了我們約好的午餐餐敘,並且在那日近午很任性地讓MSN保持「離開」狀態,讓我的那句確認餐敘問句懸掛在茫茫網海裡。

大衛男漫不經心地回到線上時,草草交代行蹤,草草說明手機沒帶在身邊。

當下我便將他刪除了。我對大衛男的行蹤沒有興趣。事實上,我與他交情不深,那原本也是一個禮貌性的餐敘而已。對方的言而無信,讓我深深體會,我的行事曆每日滿檔,不需要刻意挪出空檔等他填補。讓他掛在清單上這麼久,也足夠了。

另一個被我封鎖的四十歲男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總愛在線上描述與其他女人深夜出遊的狀況,並以什麼事都沒發生表示自己的柳下惠情操。那日,他又提到某回與某女促膝長談至深夜,最後以出門喝豆漿結束,氣壞對方;然後又再說了一次半夜幫辣妹修電腦被色誘的事……。

我不太明白這樣的對話有什麼意義,便迅速道了晚安,下線。

即便是對一個晚景有點淒涼如我者的女性而言,也不至於淒涼到大半夜上網與人來一場情場道德的辯證論述吧!對我來說,大半夜在線上聽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性細數無聊情史,只會讓我對這已經混亂到不行的世界更感到無力。

我無法改變世界,但至少我有權利選擇走開。

MSN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完美,我承認我也是被網路主宰的俘虜。我封鎖刪除了某人,我也理所當然地會成為某人的封鎖名單,不論是暫時或永久。

網路,其實是讓我們快速洞悉了生命的虛妄本質。
 


[ 虛擬性愛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