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ICQ台法千禧緣 】

林雯琪


妳曾跟陌生人因icq陷入熱戀嗎?看看這個故事吧! 

倖如和來旺,一個台灣女人和一個在日內瓦工作的法國男人;這台灣女人第一次用Random Chat,和那非常有趣的法國男人聊了很久,從台灣時間的周五晚上一直聊到台灣時間的周六早上,整整一晚。 

後來,他們彼此是如何從「喜歡」成為「需要」,法國男人並且飛來台灣,兩人同遊台灣幾天後,這男人就跟女人求婚了? 

好奇又剛學法語的我,跟這對新婚夫妻約在咖啡店做訪談,用斷斷續續的法語和英語,與來旺交談;好在有倖如當我們的翻譯,否則,可能會雞同鴨講、草草結束,沒法聽到這麼動人的愛情故事囉! 

「他可能只是哄哄妳要結婚,其實想騙了妳的人和感情,然後就走人?」(很殺風景嗎?我是出於關心呀^_^) 

倖如搖搖頭:「我不怕,是他來台灣,不是我去法國;他連一句中文都不會說,沒什麼好怕的。」 

來旺直切地澄清:「我如果只是想騙一個女人,何必飛越千哩,坐長程的飛機;歐洲一樣有女人可以騙。」 

「其實,在我來台灣之前,也有很多人提醒我不要上當,他們說,亞洲女人都很賊,騙你過去,沒安什麼好心;但我媽媽說,如果是註定要去的,就是得去的。」 

我看到的倖如和來旺真是甜蜜蜜,她摸摸他耳朵,他輕拍她大腿,有時相視而笑,有時做一些小鬼臉,嘿嘿!! 

<從第一次icq談起> 

1999年7月17日 

剛有提到,這天晚上倖如第一次用Random Chat,和非常有趣的來旺聊了整整一晚,後來是因倖如要去上班,兩人才離線。 

原本只是彼此覺得有趣,但在一星期後,來旺從日內瓦去法國參加婚禮,四天沒上線,倖如猛然發覺自己很喜歡他,就信告訴來旺:「I miss you. I know it sounds too hollywood-ish ,but I think I like you.」 

來旺的回覆是「It's really hollywooddish. I think nothing will happen between us through internet.」 

來旺說:「剛開始,只覺得倖如是個怪怪的有趣女孩,但是,後來在接到她寄來的聶魯達情詩網頁後,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也愛她。」 

那來旺不怕被倖如騙嗎? 

來旺說:「和一個人每天icq五小時以上,很多事情是騙不了人的,尤其是,icq會有談話的歷史紀錄,前後對照,說不了謊的。」 

倖如補充:「有一回icq故障,我們改到 Net meeting去聊,那時,他的麥克風是開的,所以,在一陣吱吱雜音後,我聽到了他的聲音;這很有真實感,對方不再只是一個 icq背後的人而已。」 

後來,倖如上班的台灣勞工陣線接到一通電話,是來旺打來找倖如的;他透過網路搜尋到Taiwan Labor Front的電話,很厲害吧! 

由於網路,兩人從陌生人→ icq網友 →知道對方聲音的人 →戀人,兩人還相約要見面,這種緣分真奇特啊 ^_^ 

<他要飛來台灣了!!!> 

1999年8月28日訂機票,1999年12月13日到台灣 

在來旺把機票scan成圖檔,寄給倖如看以後,兩人從12月13日的前五個月開始倒數記時,一起撐過這段想真正看到彼此的難熬日子。 

來旺:「最難熬的就是倒數記時了,每天早上起來,覺得自己又堅持了一天;那時,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想到倖如。」 

後來,我真的來台灣了,在機場排著長長的隊;我跟飛機上的乘客說,來台灣是為了要見icq認識的女友,沒人相信。 

「還記得那天,在機場見到一個小女孩,原來就是倖如,我們見面的第一句話是,我跟她說『 you don't kiss me?』後來,我們就在機場擁吻了。」 

倖如補充說:「在倒數計時的日子堙A我們就常幻想見面時擁吻的感覺,終於碰到真實的對方,感覺一定很奇特。我們甚至談到長途飛行究竟能不能刷牙。」 

在來旺來台灣的廿三天堙A倖如請假,陪他全台走透透,到處去玩,也安排他和爸媽吃飯。 

來旺在台灣的第五天,跟倖如求婚,倖如的答案是「OK!」,來旺覺得這回答好簡短,不浪漫,但其實,兩人早有預感,根本就是會發生的事。 

倖如補充說: 2000年1月1日的凌晨,我們一起在台北街頭喝喝香檳,東逛西逛;來旺以前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在千哩以外的台灣過千禧年。 

2000年1月5日來旺離開,3月5日再度來台,3月8日公證結婚 

他離開台灣,回到日內瓦後就跟公司提辭呈,兩個月後離職來台灣,和倖如公證結婚。 

他們異口同聲地表示:「這兩個月,不像之前的等待見面那麼難熬了。」 

婚姻和戀愛是不太一樣的--- 

現在,來旺在台灣的一家外商網路公司工作,倖如則即將要到新竹清大念社會所的碩士課程。 

在台灣,來旺有「離家很遠」的感覺,總覺台灣交通太亂,跟許多人無法做深度溝通……,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適應這堙C 

而唸書這件事對倖如很重要,開學後,兩人的相處時間勢必減少;量少了,如何維持質呢?這實在是考驗兩人相處的智慧啊! 

來旺說:「我們兩人有衝突時,倖如會拒絕溝通,我則是會一直問她怎麼回事;倖如好比中醫,認為一切慢慢來,自然會轉好,而我好比西醫,認為快速地對症下藥才能治病。」 

「兩人通常在一陣冷漠和爭執後,BONG!!!!!!.......激烈地講開後就好。」 

中醫和西醫,本來就是可以並用的,不是嗎^_^ 

資料來源:http://hercafe.yam.com/herview/herstory/200008/18/20844100.html


[ 虛擬性愛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