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維波(原載於中國時報2000/03/02)

近日台灣大學的椰林風情BBS站突然片面地除去網站使用者的暱稱及名片檔,原因是部份使用者「不當利用」該功能從事「尋找一夜情以及網愛」。不論此事件如何落幕,這一「世界創舉」的言論檢查其實有很長的醞釀和複雜成因,既關係到網路與性?言論自由的糾葛,凸顯了反性騷擾論述的無限上綱,也和網路時代的新權力形態相關。

BBS網站對一夜情徵友的封鎖由來已久,網友們的抗爭也此起彼落不曾中斷。起初不少一夜情徵友出現在性版,各版主對此事的態度不同,有些會砍信,有些則寬容。但是到後來,網站對網友的處罰越來越嚴,從開始時的砍信,演變到後來停權除名,甚至把不聽話的版主一起撤掉,不但顯示處罰的任意,也暴露管理者只能以高壓手段來遏阻日益蓬勃的網路性活動。

晚近對於網路使用者暱稱及名片檔的限制應是從中央大學的龍貓站開始,之後這種權力技術則被其他大學網站模仿學習。龍貓站此一舉措的理據是「反性騷擾」,其站規宣稱為了保障使用者「免於恐懼之自由」,所以凡是「以暱稱、送訊息、看板、信件……等龍貓站相關資源,進行騷擾站上使用者(如徵一夜情,性伴侶,人身攻擊,或是騷擾之類似事件)」,都會被停權,必須公開道歉後才能復權。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只要在名片檔中自承愛好性事,就構成性騷擾」的規定,顯然已經無限擴大了「性騷擾」的原意。因為名片檔是必須查詢(query)才能看到的,暱稱也需要察看使用者名冊。所以,即使沒有主動作為的「騷擾者」,也甚至沒有「受害人」的情況下,還是存在著性騷擾,還是會被停權。

最早時網站專抓暱稱和名片檔中的一夜情字樣,接著就擴及有性暗示的「我是騷浪女」、「就在今夜」等等替代密語。當然這是抓不勝抓的,因為如果要禁ONS(一夜情的英文簡寫),那麼是否接著要禁127或IYC呢(後兩者都是一夜情的諧音)?事實上,只要夠想像力,所有的文字都可以拿來作性暗示,除非全面禁止暱稱和名片檔本身──這就是台大椰林站管理者的思考邏輯。

但是網站究竟有什麼權利或理由來禁止一夜情?一夜情的徵友在先進國家是很常見的,多數的性倫理學家不認為一夜情是不道德的,最近世界性學學會則力倡性自由為基本人權:只要不是強迫、剝削或惡待,一夜情是我們的性權利。一夜情如果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性取向或性品味,誰有權力來決定別人的價值觀與人生?一夜情族群為何不能和其他公民族群一樣享有國家網路的資源呢?

更有甚者,暱稱與名片檔本來就是自我形象的創作與虛構,醜女可以自稱帥哥,因為這是虛擬世界的想像,即使暱稱徵求一夜情也未必真的如此,這是人人都明白的遊戲規則。。故而取締暱稱等,只是在禁止一種表現自我的方式、禁止一種言論而已。當人民在公共網路上不能自由表達自我時,當然就涉及言論自由保障的問題。

從這個事件我們還看到,網路雖然有平等民主與權力下放的潛力,但是也形成遍佈網路中無數的版主、站長等小權力中心。他們不同於國家機器的大權力中心,但是這種新權力形態也可能侵害網路使用者的隱私、言論自由和使用網路資源的權利。例如,所謂的站規並不是什麼民主程序所決定的,實際操作站務的也只有少數人,這些人對什麼算是性騷擾或違反站規往往有很大的裁量空間。如果考察這些網路管理者在砍信、或取締時的語言,我們會發現字裡行間溢滿著施用權力的自得霸氣。如何制衡這種新興的小權力形態,是未來民主社會的另一個課題。

很明顯的,網站管理的抓狂式查禁主要是為了遏止網路性活動。有些網站訴諸教育部有關學術網路「禁止色情」的管理規定(原來,一夜情也是色情?);有些則高舉「反性騷擾」來正當化查禁手段。這對性騷擾論述而言是絕大的諷刺,因為性騷擾原本抗拒的是「濫用權力」,現在卻成了網站管理者濫用權力的藉口。顯然,性騷擾論述本身的發展也需要深入的檢討批判。

其實性愛交友是很多人上網的動力,也是網路娛樂的一種,連全球網路購物也是由性商品做先鋒的。想要把性從網路驅逐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壓制只會帶來更大的慾望。如果想徵求一夜情的人只是少數,何不讓他們像釣友、棋友、車友一樣在網路上自生自滅呢?如果一夜情是全民的慾望,那麼網路又能查禁的了嗎?


 [虛擬性愛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