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淫新聞

     建中作文題 打手槍 惹爭議 


舊事重提 一樣火辣 

建中作文題 打手槍 惹爭議 

陳燁走險招 說學生作文能力從此大增 但自承常用這招 社會易誤解、形象也不好 

記者林麗雪/報導 【2001-10-25/民生報/A3版/今日話題】 

台北市建國中學夜補校國文教師陳燁三、四年前出了「打手槍或做愛的感覺」作文題目,舊事在她昨天新書出版日被提及;「那一班是社會組,教了三個月,學生作文仍一塌糊塗,才出如此險招,」陳燁昨天說,寫了這篇作文後,學生捕捉文字的那扇門打開了,大學聯考作文成績非常好,「但險招只能偶一為之,不能常用,否則,會造成社會誤解,對教育形象也不好。」

陳燁是知名作家,她說當時她曾為此篇的學生作文能力低落,感到沮喪。她說,自己並非「無厘頭」,因為作文課前上的是公民課,也由她任教;那堂課上的是兩性議題,她像大姐姐般跟學生聊兩性之間。

下一堂作文該出什麼題目?陳燁乾脆問學生:「老師出什麼題目,才會引發你們的興趣?」台下高三生七嘴八舌地討論,「對那種事最能感同身受?」要他們以此寫作,大家當場楞住。

在建中任教十七年,陳燁認為自己能跟學生打成一遍,出題時也經過仔細思量,像教這個班級近三個月,學生已經完全信任她,曾多次公開和學生談如何面對性,告訴他們不必隱晦,要正視自己的身體反應。

題目既定,陳燁當時花了十多分鐘解釋男性身體反應,學生直說老師太神奇了,怎能描述如此準確?「這就是文字的力量,敢出這種題目,也要有敢改的能耐。」有的學生臉紅耳赤大喊「不會寫啦」! 陳燁坦率對學生直言,十七、八歲青少年,沒有做愛經驗,也打過手槍,如果兩個都沒做過,也有過夢遺;假如都沒做過,應該去看醫師。

陳燁表示,逼學生在一周內練習將自己身體最強烈變化、心情轉折過程,從影像轉換成文字,規定他們每個步驟都要仔細寫,不得以「我就睡著了」結尾,學生第一次交稿時,反應寫得很辛苦,但他們抓不準文字,要求重寫一遍,很多人表現則有如脫胎換骨。

「這步險招,的確讓多數學生抓到提筆為文的要領,」陳燁後來陸續出了春雨瀟瀟、微風吹拂等題目,學生處理文字能力大有精進。

對於外界質疑她侵犯學生隱私,陳燁強調,她絕非要窺探學生隱私才出這樣的題目,從收作文本、批改到發還,她都是一個個學生來,沒有影印,學生寫什麼,現在也忘得差不多。


解放手淫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