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淫新聞

    建中麻辣老師 作文題:打手槍或做愛的感覺 


 
修淑芬、李怡志/台北報導  中時晚報  焦點新聞  901024 

  在全國最高中學學府建國中學,擔任國文老師的陳燁出了這麼一道作文題目─「打手槍或做愛的感覺」。

 此題一出,台下年輕體壯的建中高三或高二學生,嚇得嘴巴張大大,緊張中露出興奮的表情,大喊「不會寫啦」。看著台下學生無辜作樣,陳燁對著學生率性直言,「別欺騙人了,十七、八歲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沒有做愛經驗,也絕對打過手槍,儘管兩個都沒有,也一定有夢遺的經驗,先給你們三天時間去想,如果全都沒有,勢必得就醫。」

 在建國中學教書長達十七年,陳燁發現,學生文字表達能力一屆比一屆差,陳燁坦承,她實在也是被逼得不得已,才出此「妙計」。陳燁強調,這種做法除了訓練文字外,事實上也是公開和學生談如何面對性,不用隱晦,正視自己的身體反應。

 陳燁說,現在學生作文能力只能以「恐怖」二字來形容,他們已經無法理解「達達的馬蹄聲」的「達達」二字的美感,無法感覺微風吹在毛細孔上的舒暢,或欣賞向晚時分的黃昏,連全國最優秀的建國中學的學生作文,寫到一半寫不出來,居然也是用畫圖的方式來取代。

 陳燁說,這是逼學生在最快時間內,練習從影像轉換成文字。用這種身體上最強烈的感覺,體驗賀爾蒙的發作,描述心跳的速度,臉怎麼紅的,頭如何膨脹的,下體熾熱過程,一直到事情辦完後的感覺,每個步驟都要仔細寫,規定不得以「我就睡著了」為結尾。

 為了這道題目,她曾經花了十分鐘解釋,每個學生聽得目瞪口呆,直呼她是不是變性人,怎能描述如此準確?陳燁回答說,這就是文字的力量。敢出這種題目,也要有敢改的能耐,對老師來說是一次很大的挑戰。學生一定會用最煽動的文字,來挑戰官能,當文字和意念結合的時候,改者生理反應一定起變化。

 視像傳播的年代中長大的小孩,無法想像文字的魅力及力量可以大到什麼程度, 談電玩、網路可以頭頭是道,一提到鄭愁雨、余光中卻啞然無言,要和現在小孩談心靈感受或文字運用,簡直是鴨子聽雷。

 為了讓學生體驗文字的力量可以大到什麼程度,陳燁曾安排學生去觀賞電影《鵝毛筆》,片中描述一名被囚禁在監獄裡的情色作家,被禁令不得寫作,為了寫作,這位作家不擇手段,最後拿自己的排泄物代替墨水。

 沒想到學生看完之後,竟然大呼噁心,陳燁 認為這是時代落差造成的,導致學生無法理解一位真正的作家對寫作的偏執,臨到最後,在身無一物的最後,把身上可以用的東西,全用來寫作。

 「我聽到之後就覺得很噁心,怎麼會這樣?」教育部長曾志朗說,老師出於善心,想要用創新的方式教學是件好事,但是要在社會、學生能夠接受的範圍內。

 曾志朗在知道建國中學國文老師為了創新教學,提升作文興趣與能力,所以拿「打手槍」、「做愛」為作文題目之後,接連說了好幾次「很噁心、很噁心」,他認為這種題目非常「不適當」,不應該拿來當成作文題目。

 曾志朗認為,教師想出奇招來創新教學本身是件好事,他也相信老師應該是出於一片好意,但是「創新應該在社會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以個人的性經驗當成高中男生的作文題目,教育部長認為並不恰當。

 教育部中等教育司的官員也認為這種出題方式「非常離譜」,不應該出現在學校當中,出題老師有點玩過火了。

Copyright 2001 China Times Inc.


解放手淫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