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女性主義者說:「假陽具」是很多女同志手淫時所使用的器具,可是「假陽具」是陽具中心的具體表現,故而連女同志的手淫情慾文化也離不開陽具中心。

      我們或許會嘲笑這樣的看法,但是類似的看法卻充斥在女性主義者有關A片與色情的論述裡,她們覺得強姦幻想、性虐待幻想、獸交等等,都是男性暴力、加害女性的父權性文化。

      這樣的女性主義觀點錯誤在哪裡?看了本文就知道.  

自慰,無所謂道德與正確。「強姦虐殺」的自慰,也無所謂

[卡維波]

 

      手淫所使用的器具,自古以來,便是千奇百怪,什麼都有。現在一般所謂的「假陽具」,其實應是指外形像陽具的按摩棒,或者是外觀不向陽具的棒形淫具,這之中也可以分成有電池的振動器,或沒有電池的淫具。但是也有「兩頭」型的,即可給兩個人同時使用。還有,「大小棒」型,也就是同時可插入陰道和肛門的,還有同時可刺激陰核的按摩棒。  

      按摩棒淫具的長短不一、粗細都有,因為用途和目的各異。按摩棒還可以用綁帶固著在身上,棒子可以向外插入別人,也有的是向內插入自己,這樣就不用以手按(扶)著它,雙手就可以「做別的事」。  

      此外還有一種按摩器,就是「蛋」型的振動器,和那種綁帶淫具(短棒朝內型)會被那些偏好在公共場所中手淫的人所使用。一般都傳說,蛋形淫具是東方女人古代的發明,以前的當然不會自己振動,現在也有賣非振動的,但也有「搖控」的振動器。  

      從各種各樣的供女性淫樂享受的淫具來看,每一種淫具都有不同的功能,它是為了不同需要而設計的。有人喜歡刺激陰核,有人喜歡刺激肛門,有人喜歡刺激陰道,有人則喜歡以上的不同組合。有人喜歡在家臥房隱私處以按摩器手淫,有人則喜歡在捷運或戲院內偷偷啟動按摩器。「性」正像何春蕤說的,每個人都有獨特性癖,對妳而言是不可思議的噁心,卻可能是別人的最愛及享受,就像每個人對食物有不同口味一樣。這堶情A沒有哪一種是「正常」或「正確」的。重要的是,能夠開發出多樣多種的選擇及享樂方式。 

      有位自命女性主義者的朋友在談到自慰時,曾經感嘆為什麼連自慰也離不開陽具中心的文化,因為她發現很多女同志自慰也採用「假陽具」。她感嘆:難道我們不能另外創造出一個沒有陽具中心的、自慰的情慾文化嗎?  

      這位女性主義者把「假陽具」視為陽具中心文化的表現,是個典型的「心中有陽具,則無處不是陽具」的好例子。(女性主義難以擺脫陽物(phallus)作為慾望的對象,是其理論的慾望基礎的一大致命處。)在「心中無陽具」的人看來,「假陽具」不過就是根按摩棒。縱慾任性自慰才是最重要的,管它是真陽具、假陽具、小黃瓜、小陰核、深陰道、大乳房、小屁股、大便小便、狗狗…,只要能滿足淫慾就好。  

      有人或許會說,父權陽具中心文化的影響必然是全面的,一定也會影響女人手淫的情慾文化,以致於侷限與箝制了女人的想像力甚至慾望,才使得刺激陰道的按摩棒大行其道。難道我們不應該去發展另類的、超越陽具中心的手淫文化嗎? 

      可是,淫慾或慾望乃是最不受管制的,總是想要尋找禁忌與超越規範的。我們不必擔心父權文化如何箝制與限制女人情慾或手淫文化,只要我們自己不再製造新的規範、新的禁忌,讓女人與淫具自由發展,反對以「保護兒童」之名來禁用「不道德」的淫具,那麼淫具必然會趨向多元化的。 

      異性戀父權的情慾文化有一個特色,就是抹煞性的差異,規範出「正常」或「正確」的性模式。認為女人只應該和男人性交,而且只應該有陰道高潮,這都是父權生殖的邏輯。 

      對於不同淫具的思考,我想也可從上述角度來看。每一種淫具都很好;無論刺激陰道或刺激陰核,這些都只是不同享受淫慾的工具。如果有可能,人們應創造研發出更多樣式的淫具來供人的淫樂。假陽具或任何一種淫具本身並不是異性戀或父權文化的產物,但是認為只有假陽具或某種淫具才是「正確」或「正常」的想法,就恐怕是異性戀文化產物了。 

      「異性戀父權情慾文化」的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不愉悅的性。當人們懷著「正常」的標準(也就是恐懼感)、「正確」的道德意識〈也就是嫌惡感〉及羞恥心(也就是罪惡感)來從事自慰或性活時,已經「爽」不起來了!

      在自慰活動時,人們最常利用色情材料,像A片、色情書刊等,而且人們的喜愛的性幻想或色情材料,很少是什麼浪漫的小手牽小手黃昏海邊散步,而是亂倫、強姦、性虐待、捆綁、獸交、雜交等等,這方面男女都一樣。  

      很多女性主義者認為強姦幻想、性虐待幻想、獸交等等,都是男性暴力、加害女性的父權性文化。這裡所犯的錯誤,和上面我們對於淫具的分析是一樣的。其實,那些「不倫」性幻想與A片情節不過就是另一種「假陽具」而已,都只是助興/助性的淫具。要求「淫具」合乎道德、合乎政治正確、合乎「正常」不變態,等等,總是企圖箝制侷限人們的淫慾與想像。  

      按摩棒的馬力再大、按摩棒尺寸再大再粗,這些淫具也都無所謂「父權暴力」的問題。同樣的,A片色情材料或性幻想的內容再如何不堪(「不堪」的標準是隨時代而變的,過去的口交和肛交就被稱為不堪入目),再如何暴力與敗德,也都無所謂「父權暴力」的問題。要促進A片與性幻想的多樣化,就正如促進淫具的多樣化一樣,就是任其自由發展,補助小眾邊緣,不設立任何規範標準與限制,不做價值高下判斷,這樣就自然會使得色情多樣化了。 

[回到性解放首頁][回到手淫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