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廢棄海水欲場 男同志天體營

 【2002/05/01 聯合晚報】【本報記者/專題報導】 


在海水污染的陰影下,昔日戲潮人群不斷的北部地區某海水浴場,如今幾乎成為廢墟,然而在人跡罕至的海岸線,卻藏不住赤裸男色的誘惑,這片寬達數公頃的草叢、矮灌木叢地,已成為國內第一個男同性戀的天體營。

海水浴場內原本屬於軍方的崗哨營區以及浴場餐飲部、員工休息區,現在都變成男同志們裸體、遛鳥、曬太陽的最佳場所,每逢星期假日,處處可見體格壯碩的男子穿梭其間。

在海水浴場荒廢多時的餐飲部樓頂,10幾名裸男或躺或趴在大浴巾上,有人戴著WALKMAN聽著音樂,有的則是看書,或是閉目養神。

濃濃的防曬乳液味道混雜在鹹鹹的海風中,就像煎魚一樣,等到皮膚顏色略呈金褐色,再換個姿勢,為了以防止皮膚曬傷,每隔一、二十分鐘,就必須起身擦拭防曬油,赤裸的身軀在豔陽下閃著亮光。

有些人一看到外來客、陌生臉孔,就會馬上拿起小毛巾遮住重點部位,或者索性穿起由兩條細布構成的丁字褲,但仍有人落落大方,光著身體四處走動。

理著小平頭的阿凱(化名)就全身赤裸著,只有腳上穿著涼鞋,站在鐵欄杆前,迎著海風,全然無視於沙灘上正在嘻笑玩樂的人群,也不管遠處一對男女經過,猛一回頭,就會瞧見他正面全裸的春光。

20 幾歲的阿凱,一副裸得自然、裸得理直氣壯模樣,他大方地說,來這邊就是為了要享受徹徹底底的解放輕鬆,吹吹風、曬曬太陽,他從不理會旁人怎麼看、怎麼想,因為這裡就是同志的天堂。

只要敢脫、敢秀,就算是身材肥嘟嘟,或瘦得像火柴棒,都不會有人干涉,或是白眼對待,甚至兩人看對眼,樓下就有現成可供「嘿咻嘿咻」的房間。

由於這裡可說是台灣唯一半公開性質的天體營,連外國人士都慕名前來,享受與大自然貼近的快感。來自美國舊金山的KEN 就表示,雖然他不是 GAY,但還是喜歡到這裡來做日光浴,全身赤裸,享受陽光與海風。

除了海水浴場這邊,鄰近一個新興景點的防風林內,也有不少裸男置身其中,隱身在草叢堆裡或是矮樹林之中,在陽光下展示著鍛鍊已久的體格。

透過網路的聯繫傳遞,這裡幾乎成為國內男同志夏日必至的「朝聖」之地,有人大膽秀出身材及私密處,當然就會吸引「賞鳥人士」前往一探究竟。

與天體營成員相較,賞鳥團似乎羞澀許多,只是純粹觀光,很少人敢當眾脫去衣服,就這樣忍受高溫酷曬,流連在眾多裸男之間。

同性戀政治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