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侵犯作啟蒙 男人不知不覺誘惑我

蘋果日報 2002年02月04日  

記者、攝影:劉一線 


「現在的後生最愛自認Gay,覺得In嘛,」年近四十的Pers仍顯得摸不著頭腦,「我就沒那麼馬虎隨便求祈。」原來Pers是經過多次鄰居、同學、陌生人在因利乘便的侵犯與邂逅下,才一步一步確認自己…… 
■「男人身體的構造,線條,甚至是毛髮都可令我產生興奮。」
■「女仔玩Barbie,男同志鍾意玩『纖毫畢現』的Billy。」 
小口裡的那話兒 

Pers語帶輕鬆的把被侵犯事件當作「性愛啟蒙」,「小時候住只有共用廁所、浴室的公屋,我當時對Gay完全未有概念,只是每次經過男廁時,都會行得特別緩慢,好奇內裡會怎樣怎樣。 

因為爸爸要行船、媽媽要上班、兼有個年齡大他一截的姐姐,幾歲的Pers已習慣自己一個人在屋村走廊「玩」走來走去,「大概是七、八歲吧,」有次在狂跑時,被住在走廊盡頭,不相識的中年漢拉了入屋。我還以為是我太吵惹他討厭,怎知他一把將我推倒床上,並拉下褲鏈,把小便的地方放進我的口中!

「他些微強迫地推動我的頭,才一會,一陣極難聞惡臭的液體、氣味湧入我口腔,我像作嘔的吐出來!他用毛巾替我抹抹口角就放我離去!沒有想過把這件事告訴家人,我不認為這件事討厭,我以為這就像打波、游水,是一種活動;也就接受,之後久不久就會被他拉入房發洩,平均每兩三星期一次吧。」 

大被同床人眠手不眠 

Pers又說:「每逢媽媽上街,鄰居都樂意照顧我,那時我也快十歲,那個三十歲大哥哥還會陪我睡午覺!因為天氣好冷,我的身體便自然靠過去,當我的手碰到他又硬又熱的地方,好奇問他為何身上有個小火灶,他竟神情古怪又愉快的急叫我千萬別放手,同時還用手包著我的小手郁動;我根本不及抽手,手上便又濕又冷。之後大哥哥告訴我,人人都有小火灶,到長大了自會明白。我不明,只想自己快點長大。

第三個看上Pers是個二十來歲的靚仔哥哥,「我到他家玩,玩到脫掉衣服,還被他壓著身體;當他向我重要部分搓來搓去,我覺得好舒服,幾好玩,不但沒有反抗,還跟他配合!後來在公共浴室一起洗澡,都令我感到暢快!其他同學只是在學校『玩』閹呢(互相攻擊對方私處)。

Pers沒多久就搬到一個新型屋村,「沒有公廁、公共浴室,鄰居都陌生;我開始留意穿著衣服的男人,我覺得男人的身段很美,晚上還因為夢見男人而夢遺。」 


■「我既啟蒙老師,多過呢度d鴨仔。」 

組長替我動手

搬新居,Pers開始住寄宿學校,「初到學校的第一晚,負責房間秩序的舊生組長已爬到我床上。近深夜時,他的手已在我的要害摸來摸去,我很開心。只是我也好快有尿意,竟說要小便推開他,衝入廁所。看到自己液體的噴射,感到好厲害,也終於體會到,有人替自己用手是這種舒服滋味。

「自此我便如劉姥姥入大觀園,夜夜與組長在被單下,偷偷摸摸的玩個痛快。後來還有其他男孩的加入。……怎會一房是Gay!我們只是小朋友之間的Sex Search,互相滿足好奇心。以前那些鄰居大哥哥也不是,他們在當時性壓抑年代,無膽沒錢『叫』,找我這個不會反抗的人發洩。」 

沙灘豔遇定性傾向 

上學玩得樂此不疲,放暑假Pers就玩得更厲害,「有天跟同學到沙灘游水,在那裡相識一位年齡比我大七年的大學生,我跟這個陌生人一起到山溪玩! 
雖然我們都沒有褪下那短小的泳褲,他的接觸已令我快活得不能自制!他見我一副猴急相,於是帶我到一個隱蔽的角落,並蹲下來,為我動口!第一次享受這種吸放之間的喜悅,我的心狂跳不已!

「那裡始終是個人來人往的地方,他立即帶我截小巴,直飛他的宿舍……我們在那裡手、口、身並用,做盡我所希冀的事;我的童貞失落的同時,我也肯定自己是同志,那時是十五歲。第一次給了他,我當然一廂情願以為這是愛,所以整個暑假都跟他游水、賴在宿舍;直至在再次開學時,他告訴我,他的Lover已經回到香港,他一直都是喜歡年紀大一點的男人!」 
■Pers對性侵犯的看法是:「只有影響,但甚麼事也有影響啦。」 

在角落中尋覓自愛空間

「以為自己會平靜下來,怎知有次經過旺角道的公廁,見到有男同志向著我手淫,我也褪掉內褲,跟他遙遙『比拼』欣賞。由那次人有三急開始,我漸漸知道原來在公廁、Gaybar、Sauna都可以結交朋友,『社交』圈子也大得多,而當中得來的喜悅,都是不可告人,但足以令我掩著半邊嘴笑出來……不再是獨自一人了。」

同性戀政治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