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待電影東西方一樣 

 聯合早報   李亦筠

文章提交者:【野楓子】於2001-9-26 17:26:52 加貼在 影視批評  


  “性”不“性”由你,現代電影中常可以看到性虐待(或性暴力)的電影,最近在新加坡上映的限制級(RA)日本片《任性少男女》(Moonlight Whispers)是近期的佳例。《任性少男女》改編自日本著名漫畫家喜國雅彥的同名作品,其作品在日本引起很大爭議。《任》以在籍的年輕學生爲背景,講述女主角被男友偷窺隱私(如上廁所)後,憤而分手,她交了新男友,卻不忘對舊情人報復,不停命令他躲在屋內一角(例如大衣櫃堙^,看她和新男友翻雲覆雨。

  導演鹽田明彥是個不斷尋找社會上新價值觀的電影人,一些人以爲是離經叛道的東西,導演認爲有其存在的價值,社會需要不同的觀點,在他的掌鏡下。

  《任》剖析了現今少男女的豆芽夢已不是從前的可愛天真,當中還是附帶著狂想、變態、暴力,而性更成爲一種工具,甚至成爲愛情的昇華境界。正如在《任》中,男主角拓也的意識中的愛情充滿變態與狂想,當自己的不可告人秘密被情人發現時,反而覺得幸福的降臨。至於他的情人紗月則以性作爲工具,去懲罰拓也,一切似乎不可理解,但現代少男女不乏有如此的愛情意識。

  《感官世界》是性虐待電影經典 感官世界

  國泰控股不久前才下片的日本電影《禁室培欲》也和性虐待挂鈎。由和田勉執導的《禁》主要刻畫一名18歲的高中女生邦子一回在跑步時,被一名43歲的推銷員岩園綁架,整部影片的情欲就在斗室中展開,岩園“飼養”邦子,爲的是和她慢慢培養大島渚1976年驚世之作《感官世界》也是性虐待電影的經典,影片改編自昭和11年太平洋大戰時轟動日本的“阿部定”事件。男女主角沈淪于永無止境的“變態”性愛交歡上,阿部定讓雞蛋經過陰道的滋潤後拿給情郎龍藏吃的經典畫面至今還讓影迷津津樂道。

  大島渚當時還因《感》被起訴“公開猥褻罪”,兩年後才無罪落案,而日本觀衆直到去年10月才有機會看到完整版的《感》。

  因《感》轟動,日本另一導演大林宜彥90年代末重新詮釋,找了黑木瞳出飾《感官新世界》堛漯部定,在捆綁愛人作愛不過癮下,她最後爲了讓有妻室的愛郎永留身邊,割下他下體的那兩兩肉。

  在性虐待上,韓國絕對不讓日本專美,知名導演張善宇的《謊言》就讓99年威尼斯影展展開藝術與色情之辯論。《謊》改編自色情作家張正原著《男人謊言》,影片有棍棒等各種器具進行性虐待,全片有三分之二激情戲,即使聽不懂韓語,也看得明白。

  歐洲有不少經典性虐待電影

  在亞洲地區,除了日本和韓國,泰國和菲律賓這兩大性業蓬勃的國家也出過不少性虐待的電影,但始終不是以頭腦來思考,而是以下體那多出的兩兩肉和因凹進而少掉的那兩兩肉來思考。

  歐洲是文化大搖籃,出過不少經典的性虐待電影,《困著我,困著我》就讓人一窺大導爾摩多華挑戰傳統,以另一種角度來探討性虐待——如果能謹慎而高雅的使用性虐待,它可以刺激平淡的婚姻生活,保持婚姻的新鮮與活力。拉斯馮提爾的《破浪而出》更是讓觀眾一窺這名大導如何以銀幕來自瀆。

  美國性虐待電影雷根時期達巔峰

  其實性虐待電影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1970年的西片《變性奇譚》就出現以皮鞭來表現性暴力和虐待傾向的情節,片中動人的變性人拉寇兒薇芝以皮鞭打年輕的羅傑海倫,最後還刺殺了他,美國對於這一“方面”的演出當然不能接受,海倫從此被禁在其他電影演出,而薇芝也永遠被放逐到詹姆斯科科和畢雷諾斯的電影中,而在片中演佈雷肯堜_的影評人瑞德(Rex Reed)也只能回去做回老本行。

  感情,以追求心靈合一完美的性愛。 美國性暴力和虐待電影在雷根執政時期達巔峰,因為在當時空前的財政浪費之下,許多美國人私下都希望能回歸從前保守的政策,這種隱喻可在《菜鳥霹靂膽》中的克林伊士伍身上找到,在影片中他象徵著雷根,他被綁了起來並且被強迫與脫衣舞娘發生性關係,這似乎隱喻著雷根對美國中央事物的干涉,而舞娘用她頭上的攝影機拍下了那些性虐待的片段,反映出了80年代的偷窺傾向,以及想要掌控所有事務的欲望。

  非簡單影像而已

  誠然,觀眾在觀看具有性虐待和暴力色彩的電影時,不能僅把它們當成是簡單的影像而已,它們並非只是單純的反映出導演和演員個人的幻想,這些電影中的異常行為並非是毫無意義的,我們通常假設電影反映出了觀眾心底深處的恐懼、渴望,還有精神上的異變,所以根據這樣的假設,這些具有性虐待和暴力情節的電影也正展現了現代人潛意識中問題的根源。

※發表於凱迪網路http://www.cat898.com 影視批評 文章轉貼請保留此說明.

資料來源:http://club.cat898.com/show.asp?areaid=174&id=67103

S/M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