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給你看 SM玩家台、日「交流」

2005.03.22  中國時報 
王超群/台北報導


一群喜愛SM的同好去年於網路上集結成社群,今年初展開台灣社會首次的SM嘗試性活動,邀請日本著名繩縛師神風於四月下旬在台北市白水藝文空間進行演出。這是國內首度由SM玩家自發性舉辦的台、日「交流」活動,負責籌畫的臨界點劇團團長詹慧玲表示,估計至少演出五場,考慮市場接受度,暫不南下外縣市表演。 

發起單位網路社群「皮繩愉虐邦」成員琳達表示,不排除在演出後,年底正式出書,專門介紹台灣的SM文化。成員艾許指出,邀日本繩縛師來台就好像「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 


小林是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由他穿針引線下,台灣的同好見識到日本專業繩縛師的技巧,並大為心動。 

曾與小林同赴日本神風開設的酒吧學藝的婷形容,神風的技巧出神入化,讓受縛者安全無負擔,可以沈醉在「愉虐」的情境。 

婷說明繩縛師酒吧學藝的過程。「有三位模特兒,各組各自進行,大師只糾正督導,很少親自表演」。女生入場兩千日幣、男人一萬五日幣,一男一女共收五千日幣,酒吧是歡迎帶伴參與,單獨的男性最不吃香,收費也最貴。婷指出,在日本,這項活動已職業化,呈現專業、繩縛的美觀、安全和身歷其境者才能體會的滋味。 

台灣的SM同好中,有律師、醫生、教師,各行各業,許多人最初都是學生身分,還有人以SM當成學術論文題目,取得學位。他們都曾壓抑心中那股慾望,最終在此找到出口。 

日本團體的表演選定在位於民樂街的白水藝文空間,詹慧玲說,策畫SM主題和最初演出同志劇場一樣,社會上存在的弱勢,妓女、愛滋、同志、SM等,透過劇場型態呈現。 

預定四月下旬的台北繩縛師示範與過去最大不同是,這次並非導演排戲、演員演出,而是真實世界中的SM同好第一次跨國邀請同好,交流經驗,並在小劇場售票表現。詹慧玲有感於南部風氣不開,觀劇人口有限,此次將不跨出北市。 


充分信任的「主從」 才是SM真諦

2005.03.22  中國時報 
王超群、林倖妃


談到「SM」,在國人想像中,多和色情A片中暴力虐待情節畫上等號﹔但國內SM團體指出,進行SM不但不能有危及人身安全的行為,雙方更需要充分的事前溝通與完全的相互信任,才能由發揮創意中,享受性愉虐的真諦。 

S是指sadism喜歡給人痛楚;M是從痛楚中得到快感。有人擴充解釋說SM關乎的不只是痛,而是「感官」。 如搔癢、冰塊等都是常玩的遊戲。也有一種解釋是S:SLAVE(奴),M:MASTER(主),指兩人從事性行為時,有明顯的主奴之別,在不危及人身安全與生命的情況下,奴不得違反主的命令。 

SM嚴格說來,是性認同外也是戀人間的互動方式。王蘋分析,除綑綁、皮繩、皮鞭等各種道具外,其實更重要的是戀人間因為對彼此的充分信任,經過溝通後發展出的「主從」關係,由支配者發號司令、被支配者實踐,也因此支配者必須不斷發揮創意,以便雙方都從中得到樂趣。 

SM同好琳達說:「第一次參加聚會時,我誰都不認識,確有危險性。但那次在北投泡湯的聚會過程中,看到婷為我縛繩,竟專注、嚴謹地用手護著我身體,令我非常震撼!」那次的經驗使琳達清楚,安全、有計畫的「玩」,才能「愉虐」,這也是社群扮支配者比較「累」的原因,「對方是完全交給你,有很大責任呀!」這群SM玩家認為A片中性虐待是施虐者不管對方的感受,只求自己達到目的,與「皮繩」主軸大異其趣。「我們還要求支配者有基本醫學常識,網路上還有Dr.皮繩欄討論技巧安全性。」美國不僅有會員制的SM俱樂部,有的大學社會工作或心理學課堂會邀請SM專家授課,說明何謂SM,同時還有教學錄影帶,各種管道最終強調的關鍵都是「彼此信任」。對SM者的新興性別認同社群,王蘋說,就像同志社群經過長期的奮鬥,才在社會上獲得部分接受,大眾應對SM社群抱持理解和尊重的態度,給予他們自己的生活空間。 


不同於A片 就是愛愉虐

2005.03.22  中國時報 
王超群、林倖妃/專題報導


「如果認為SM就是A片中的誇張情節,那與真實脫節太遠了!」台灣本地的SM同好眾口一聲地強調。在珍藏的日本SM刊物中,裸露、撩撥情慾的畫面和文字雖是日文,依然有強烈的煽惑力,但「皮繩愉虐邦」成員艾許說,「SM只是一種生活形態!」 

「皮繩愉虐邦」最初在網路BBS社群「花魁異色館」SM版開始糾集同好,去年才正式成軍開站,所有成員都是性愉虐的實踐者。開站之初,「安全、理智、知情、同意」是標榜的宗旨,也是這個社群成員的信條。創始成員之一拉妮亞說,「我們過去找伴都要冒很大風險,現在可以有安全的環境交流,自然認識同好。」 

由於在台灣開風氣之先,琳達眼中「到現在還是在不安全狀態下的社群」,花了很大的力氣進行若干基礎的構建,引用大量學術文字定義「SM」。拉妮亞表示,這社群內不分同性、異性,沒有排他性,是真正的大同、多元的包容。 

「皮繩愉虐邦」固定成員約廿人左右,最早是由於網路上同好相互接觸,藉由一次「女王聚會」認識彼此,最終集體「談」出這個新站,也促成台灣性文化翻開歷史性的新頁。 

國內的SM者除在網路上聚集外,也開始跨出腳步。去年底在台北舉辦的同志大遊行,SM者也自成團體,首度在公共場合標誌自身認同,儼然成為台灣新興的「性別認同社群」。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說,實際上SM是性行為上的「性認同」,有人認同「主」,有人認同「奴」,因此而交錯出各種不同可能,如同志S、同志M,甚或是跨性別S等。技巧性是「愉虐」順利與否的關鍵。阿撒說,有些土方法可參考,如麻索先用開水煮過,就不那麼粗糙,避免擦傷,但也有人就愛那種粗粗的感覺,覺得處理過的繩索沒意思。同志諮詢熱線文宣部主任巫緒樑表示,SM不必然和性相關,認同者的快感主要來自主奴關係,從支配和被支配的關係中,生理和心理上都得到快感。至於肉體上的歡娛,巫緒樑說,對SM認同者在被支配的過程中,痛感到某種程度會出現愉悅的快感,就像印度苦行僧以苦行方式修行,對主人的服從形同挑戰自己身體的極限,這些都非一般人所能想像。艾許和琳達期待藉此神風來訪的機緣,促成更大幅度的交流和傳承。  


S/M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