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性愛 須做好事前溝通

2004.04.24 中國時報 陳希林/台北報導】   


霹霹啪啪的皮鞭聲響,火紅燃燒的蠟燭登場,「SM」的實踐者今天或許已經不用面天天對「性虐待狂」等負面的形容詞句,但是醫學、性學研究者仍然強調,SM可以坦然面對,可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中華民國婦產科心身醫學會理事長鄭丞傑指出,SM不必視為十惡不赦的行為,且在人類的性行為上可以扮演「安全閥」的角色,讓大家藉著想像,把現實生活中不存在、不願做的事情,在一個安全的環境當中扮演出來。 

因此,鄭丞傑強調,SM的首要條件就是事前的溝通、同意及手段的安全。無論是扮演主僕、綑綁、塗抹蜂蜜或果醬,還是一鞭子一鞭子的抽打(產生腦啡以止痛、助興)或大夾子伺候,鄭丞傑說從事的雙方須經過溝通及同意之後才行事,不可以勉強。 

因此他比較同意「性愉虐」這樣的形容,也就是在彼此都感到愉快的情況下辦事。他且援引性學家靄理士(H. Ellis)的話說,所有身體上與情感活動方面受到的限制,都會提高快感。當然,他表示,也有人因為心理等因素變成重度的「特殊性癖好」,非藉助特殊場景道具不能激起性慾。 

「安全」是SM的第一要件。鄭丞傑說,切勿結合毒品與SM,國內前陣子發生的大學生殺人命案就是毒品與SM的悲劇組合。其次,不可讓「綑綁」與「勒頸」兩者同時進行,也應避免塞喉嚨、塑膠袋套頭等窒息把戲,否則極易發生意外。 

另外,不可把對方綑綁後單獨棄置現場,以免在火警、地震等災變中求助無門。還有,鄭丞傑說,最好不要一個人獨自操作。以前曾發生英國國會議員獨自裸身死在床上,頭上罩著塑膠套的轟動事件,後來調查結論是該人獨享窒息快感而出事。 

鄭丞傑在美國舊金山人類性學高級研究所的學弟、性學研究者許佑生本週剛剛完成著名醫學研究者艾力克.康弗(A. Comfort)的經典性愛作品《性愛聖經(The Joy of Sex)》的中譯。許佑生認為,傳統上怯於將「歡愉」與「性」加以連結並公開討論,該書卻正視性愛的正面愉悅,也改變了當時人們對於、性的看法。


S/M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