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族 在小劇場發現「愉虐」

2004.04.24 中國時報 賴廷恆/台北報導】   


開場前,一個男人被囚禁在象徵性的狗籠內,之後演員登場,模擬滴蠟、拳交出血、縛繩術等的動作與對白紛紛出籠。咦,這是SM的A片拍攝現場嗎?非也,台灣首齣探討SM社群、情慾的小劇場作品《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昨晚在「白水藝文空間」首演。這齣把SM「實踐者」筆下的真人真事搬上舞台,題材相當特殊的劇作,在挑戰台灣觀眾尺度,引起各界注視之餘,也期望能為SM「去污名化」。 

由「臨界點劇象錄」舉辦的「在我們房間裡戲系列」,首檔推出的《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由「臨界點」的團員、高中時參與「同志運動」的鍾得凡執導,把相識八年的好友,本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即將出版的《鐵軍的野蠻性史》一書,擷取當中的一些故事予以呈現。而三年前轟動一時,因SM愉虐遊戲而發生的台北大學箱屍命案,也在劇中穿插出現,強調這是SM愉虐遊戲時意外失手,而非「性虐待」、「性暴力」事件,不應就此把SM「污名化」。 

對於外界往往以「性虐待」來看待SM,本身也是演員之一的黃鐵軍,以SM「實踐者」的身分指出,應以「愉虐」正名之。鍾得凡、黃鐵軍有一位在「SM族」中扮演「奴隸」角色的好友,因為「主人」移民、頓失所愛。結果經歷過其他的一些男人後,不禁發出「要找到懂得我身體的人真不容易」的喟嘆,也觸動黃鐵軍向鍾得凡提出製作的構想。 

本身對於同志、妓女等議題深感興趣的鍾得凡,認為台灣的社會應該已成熟到可以接受類似SM題材,「我接下來還想導一齣探討『戀屍癖』的作品!」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中,本身並非SM「實踐者」的鍾得凡,採取觀點多元、後現代主義的並呈手法,並歡迎各界觀眾帶著「有色、異樣的眼光」入場。 

導演鍾得凡與原著作者黃鐵軍兩人,對於《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的呈現手法,也幾經討論後才定調。身為SM「實踐者」黃鐵軍,較為強調「實際經驗的東西、切莫有虛假」﹔然而鍾得凡以劇場人的角度,期望能進行若干的處理。例如海報上背面全裸、為繩所縛的男體,以及「是犯罪?是自願?」、「是暴力?是愉悅?」等字樣,所造成較屬「聳動」的作法,鍾得凡就不是很贊成。結果劇團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請,獲准在捷運出入口張貼的海報,兩天後就不知何故、悉數被撤除。 

就在《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劇終,鍾得凡以導演身份介入劇中,與眾演員進行互動,並揭露這是齣戲、而不是紀錄片時,黃鐵軍道出:「我們(SM族群)終於邁出勇敢的一步!」場面頗為溫馨。散場後,所有觀眾均不覺噁心、變態,一位劇場人「阿忠」也向鍾得凡表示,「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叫SM,雖然我還是不會去做!」亦使得鍾得凡頗感欣慰。


S/M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