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我一個跨性別的世界吧!

何春蕤

20000316    男孩別哭電影首映發表稿

第一次看到「男孩別哭」的相關報導時,媒體上的描述說片子是有關一個「性別倒錯,身為女孩卻執意認為自己是男孩的女性」的故事,不過今天我想指出這裡邊的一個錯誤。主人翁布藍登.蒂娜並不是什麼性別倒錯,也不是什麼性別認同危機;他更不是學男人,假裝男人;而他和女主角拉娜的關係既不是女人愛女人,也不是女人愛男人,而是「跨性戀」愛「跨性人」。

事實上,布藍登.蒂娜雖然出身美國Nebraska州鄉村的下層階級,卻是美國跨性別運動中最出名的代表人物,他的死也激發了跨性別運動的擴大發展。像他那樣的跨性別主體就是所謂的「跨性人」。

那麼,什麼又是跨性人呢?現在性別研究最新興的領域就是跨性別研究,而且已經有了許多深刻的理論來描述跨性人和性別解放運動的關係,說明跨性人的身分認同政治。今天我用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來說:

跨性別就是不男不女,又男又女的人。說她們是「不男不女」是因為她們無法被男女這樣刻板的性別印象所侷限,說她們是「又男又女」是因為男人和女人的所有特質、裝扮、言行、形象、活動、呈現,都是跨性人呈現自己時的素材,讓她們隨心所欲的擷取、剪貼、融合、拼貼,以便呈現自己當下的特殊狀態。在這個定義之內,任何性別異類都可以被包含在內,變性人、反串扮裝者、第三性公關、女同志的T婆、娘娘腔等等都是跨性人。

當然,任何一種主體的浮現都是從少數開始的。今天可能只是Ami,或者是一生男裝的孔二小姐,或者是經歷千辛萬苦才變性成功的林國華。但是假以時日,就像當初剛剛開始出外就業的女人一樣,少數也將成為多數。

而且,今日的跨性人是用服裝打扮、言行舉止、身體整型來表現自己的特殊狀態,未來則可能藉著更精密的外科整型、基因改造、生化科技等等方式,也因而出現更多樣的身體形貌。到了那個時候,性別就不再是我們安身立命的重要指標了,性別將只是一種素材,一種工具,一種資源,被我們用來裝扮呈現自己的各種面貌。我們的想像力將是最後的疆界。

前兩天我在「男孩別哭」特映會時注意到片中曾經提過主角布藍登是因為「性別認同錯亂」而以男裝行走人間。可是各位今天看到了跨性別藝人Ami,她可是一點都不錯亂:她知道自己就是這麼一個複雜曖昧的狀態。相較之下,那些追著要問她「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的人,那些一定要把所有的人都放進狹隘的性別鴿子籠的人,恐怕才是錯亂了:因為她們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有覺悟到,人間就是這樣的複雜曖昧多變。

或許任何一個性別解放運動最終的願景就和Ami的願景一樣:許我一個跨性別的世界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