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相關迷思及認知錯誤

 以簡化的說法來詮釋怪異及複雜現象是人們的習性之一。而這種習性也同樣出現在關於扮裝者或變性慾者的性別角色或相關議題討論之中。在多數人的想法裡,也有些關於扮裝者的成見是對的。但問題是這些想法被當成處理所有案例的唯一真理。而這種打翻一船人的普遍化觀點在處理某些複雜議題時是很危險的。接下來的討論將要指出,這些關於扮裝者的迷思及錯誤認知錯得有多離譜。 

所有穿得像女人的男人都是同性戀

雖然尚未有過明確的研究綜觀整個扮裝族群,但現有的觀點都認為只有總數的十分之一是同性戀或雙性戀。這表示百分之九十的變裝慾者是異性戀。有些扮裝的異性戀男人會在扮裝時幻想自己與男性做愛,但這通常是來自他們女性角色的延伸。所以若要描述這些男人的性慾特色,雙性戀或許是最好的說法。然而,許多變裝慾者在實際性接觸或性幻想時,還是針對女人。

與扮裝男做愛的女人是女同性戀

多位變裝慾者的妻子說她們與著女裝的丈夫做愛,是因為他們的丈夫享受這種做法,而她們是出於對配偶的愛。也有些妻子雖然對於配偶著女裝有著矛盾情結,但她們願意接受是因為扮裝這件事對親密關係來說並沒那麼重要。當然有些妻子可能是有女同性戀傾向或是雙性戀。但一個女人願意與扮裝男做愛的事實只不過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愛他。事實上,多位扮裝者的妻子表示當他們丈夫坦白分享穿女裝的祕密時,他們似乎也同時解消了那些可能危及婚姻關係的緊張情緒。而且另一項使得妻子願意接受伴侶扮裝的理由是丈夫們變得比以前更加體貼溫柔。

 變裝慾者希望自己是女人

喜好扮裝的重要理由未必與「變性」有關──一種以改造身體器官、構造的方式來改變性別。雖然扮裝者大多很享受穿著女裝,但他們卻不見得會想活得像個女人,甚至也不想變成女人。他們只是要像女人。僅有很少數的變裝慾者選擇長時間扮裝或者以女人的身分過活──跨性別人士。在變性手術前,變性者的確需要有至少一年以上的全天扮裝並以女性身分過活。這段期間,他們常會使用女性荷爾蒙,而他們身上會顯著地生長出女性的第二性徵。這即是所謂的手術前的變性人,他們不應與變裝慾者或是跨性別人士混為一談。

多數變裝者,都反對變性並樂於當個男人。以配偶的角色來說,他們樂於當丈夫甚過當妻子。以父母的角色來說,他們樂於當父親而非母親。當他們稱其他的扮裝者為「姊妹」時,是代表他們認同其他的扮裝同好,並樂於彼此連結。此外,許多扮裝者喜歡在說話時使用女性代名詞指稱自己,以及為自己取個女性化的名字,這比較與他們女性化的外表有關,而不代表他們的性別認同。

男人扮裝是因為他們在童年時曾經打扮得像個女孩

的確有許多變裝者提到他們第一次的扮裝經驗是發生在童年時期。其中有些人的首次扮裝經驗是他們自己在玩耍中發展出與性別角色相關的幻想。但他們通常會受到父母的厲聲斥責。另外有些人的首次扮裝經驗,則是因為父母或監護人以扮裝做為懲罰而發生的。通常,這些年輕扮裝者並沒有其他軟弱或娘娘腔的行為。

Dr. Richard Green ,UCLA 的醫學博士,他主持過一個針對個性溫柔的男孩的研究,他從這些男孩小時候一直觀察到他們二十歲為止。童年時期,這些男孩大多打扮得像女孩子,但他們長大後沒有一個成為扮裝者,只有非常少數的人成為變性者,而其餘多半長大後是同性戀。Green醫生並非指出童年時期的溫柔個性或是扮裝會影響日後的成長。因為變裝者即便著男裝也會在言行中流露出女性化的樣子。許多扮裝者有曝光的恐懼,所以當他們不扮裝時會刻意表現出傳統男性陽剛的樣子。這對他們而言並不困難,因為他們通常都是很陽剛的男人。扮裝者不必然個性柔弱。事實上,扮裝者並不比一般男人陰柔,或是比一般男人更陽剛。多數的扮裝者在著男裝時,並不會特別突出。然而,因為一些扮裝者懷有祕密被揭發的恐慌感,所以他們常常會以誇張的方式展現其陽剛味,例如超猛肌肉男。

變裝慾者有性功能障礙的痛苦

對許多變性欲者而言,扮裝與性慾傾向的確有相當關連,但扮裝與性活動卻未必有直接關連。所有的男變女變裝欲者穿著女裝,是因為這一點與性別化的象徵及行為態度有關。因此,扮裝主要是一項性別議題。除非他不扮裝就無法進行性活動,否則稱變裝慾者有性功能障礙是不正確的。

變裝欲者是一種精神錯亂

有些扮裝者的確是承受著心靈不安的煎熬,但這是因為他們的行為受到社會排擠產生罪惡感、自責等壓力所致。如果是在一個可以接受或容納變裝慾的環境中,這些不安可能會消失甚至根本不會產生。如果一個變裝欲者不是因扮裝而導致『臨床上顯著的痛苦』,那麼他就根本不必納入美國精神治療協會所謂的精神疾病之列。

 © 國際邊緣 http://intermargins.net  性/別研究室 http://sex.ncu.edu.tw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