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的夜色 意亂情迷的人妖一條街

2005年12月18日


馬利卡戴著五顏六色的珠子,披著一條淺黃綠的莎利服和穿著一身平滑的印度婦女的典型服裝。可是從她棱角分明的臉面看,無論如何不像地道的女人。有關她的性別還真有一個不同尋常的故事哩!馬利卡屬於一個“海吉拉斯”(HIJRAS,意為流浪者)公社的成員,這個公社聚集了許多閹人、跨性人和易裝癖者以及兩性人。

  如今,馬利卡在她印度南部的村子媢L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海吉拉斯在印度被視為“第三種性別的人”,她們愛打扮化菕A穿著莎利,社會幾乎完全將她們忽視了,部分原因是見到她們有害怕心理,不過,只要她們自己過自己的生活,不干擾別人,人們還是容忍她們的。

  “即使我還是一個小男孩時,就喜好穿著女性的衣服和珠寶。”例如切特拉和拉瑪就是精心化菑F一番,挂著珠子,戴上假胸罩,再套上衣服,外出到市場上進行乞討之行的。

  他們用挑釁的手勢和淫穢的語言,讓商人感到困惑,強迫他們付錢給她們。乞討和賣淫是海吉拉斯群體的主要收入來源。他們往往會在人們婚嫁喪葬、孩子出生的場合出現,要求主人為她們的祝福祈禱付錢。如果居民不肯給錢,這些海吉拉斯人就會詛咒他們,並揚言要拐走他們的孩子,讓小孩也變成像他們那樣的人。

  “我們無法像男人一樣的生活,也不被人們接受為女性。所以我們過著流浪者一樣的生活,那就是我們惟一的選擇。”切特拉說。

  並不是所有的海吉拉斯人都接受了閹割。許多人只是穿著女人的衣服罷了,其他的人則服用激素之類的藥物,為改變性別作準備。

她們乞討賣淫為生雖然在印度還不知究竟有多少海吉拉斯人的準確數位,可是據報道大約有成千上萬人,他們在當地有自己的一席地位。在一番有收穫的乞討之行後,切特拉和其他的海吉拉斯往往到一個低廉的酒店混飯吃。雖然沒有人想在路上見到她們,可是在下等酒吧間堙A有人往往想從他們那堭o到性服務的快慰。如果他們碰巧走運的話,有人甚至會向他們提供香煙和烈酒。

  許多人將海吉拉斯看作是季節性的性工作者。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以當妓女為職業,在大城市的紅燈區賣身。據悉,他們樂於用任何方式滿足客戶的性需求,即使不戴安全套也照幹不誤。在妓院堙A艾滋病和性交叉傳染疾病已經司空見慣,因此人們對艾滋病有越來越多的擔心,已經衝擊了海吉拉斯的性交易。“早先,我們有大量的客戶,可是現在我們一天很難碰上一個或兩個玩客,”一位住在印度西部孟買港口城的馬德胡奡d嘆說。

  這個社團深深紮根於印度的神秘教中。每年海吉拉斯的節日,據傳,這位傳說中的英雄在與一位扮成女子的印度克塈かリW帝結婚並經歷婚姻的巨大的幸福後在一場戰鬥中壯烈犧牲。在泰米爾那都南部邦的維盧普拉姆的節日活動中,他們慶祝古代阿拉萬的這段婚姻。成千上萬的海吉拉斯人穿著節日服裝,到象徵著阿拉萬結婚地點的廟婺歌載舞,舉行慶祝活動。

  就像其他的婚姻一樣,這也是繼當地人結婚之夜後進行的節目,這些男子更願意扮演阿拉萬。

  第二天,海吉拉斯就悼念他們的英雄,大哭、大叫,扯斷珠子,引得旁人圍觀,搖頭不止,感到莫名其妙,神秘莫測。

  他們非男也非女,因為他們不能像男人一樣生活,也不被人看作是女人。這些稱為印度“人妖”的跨性的中性人,受到人們的疏遠,靠每天的乞討、敲詐和賣淫艱難度日。

人妖在泰國雖然不能真正為主流社會所接受,但好在並不遭受很大的歧視,學校埵酗H妖學生,商場埵酗H妖售貨員。據不完全統計,到20世紀90年代,泰國人妖的數量已達2萬多。

  大多數人妖選擇這條道路是為了掙錢,也有一些人則是天生的性別錯位,但走上這條路後,大多數人妖都發現,“她們”不但要經歷生理和心理的磨難,掙錢糊口也並非想像中那樣簡單。泰國法律規定,人妖仍然是男性,不過人妖在社會日常生活中定位為女性。人妖上公共衛生間會根據自己當天的服飾選擇,如果是女性裝束,那麼自然去女衛生間。

  然而,人妖在社會立足是非常不容易的。真正能成為蒂芬妮歌舞團的歌舞紅星、成名賺大錢的屈指可數,大多數人妖都要為糊口拼命賺錢,並為年老做準備(人妖一般壽命為40多歲)。演出團堛漱p演員收入極少,每月四五千銖(40銖約合1美元)的工資在曼谷這樣的城市生存非常艱難。

  生於泰國中產階層家庭,“她”當人妖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從小就喜歡做女孩子。父親開始很難接受,但最後固執的“她”還是說服了父親。經過長期服藥和行為鍛鍊,A在成為一所藝術大學的學生時已經出落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大學畢業後,A加入了人妖演出團,微薄的收入難以糊口。

  起初,A對於其他團員演出後和各色嫖客鬼混很不齒,但漸漸地,A體會了“姐妹們”的艱辛,“她們”非但沒有經濟來源,而且出賣身體掙的錢不少還要支援貧困的家人。A開始為自己20多歲仍不能自立而羞愧。最終,A走上了幾乎所有人妖共同的道路———色情服務。A的美麗吸引了一位瑞典記者,兩人從風月場結識逐漸發展為固定的“男女”朋友,A的家人也接受了這個西方“女婿”。在父母和男朋友的支持和資助下,A做了變性手術。但由於A不想跟男友去瑞典,兩人最終分手。

  再次回到表演舞臺的A勤奮要強,她的天資、所受的教育和自己的努力使她在演出團的地位逐漸上升。但人妖演員之間的競爭是殘酷而激烈的,完全是關係到個人生存的拼殺,雖然團員之間也有友誼互助,但生死關頭卻常有暗箭傷人。一天演出前,A剛穿上演出鞋就覺得腳下一陣劇痛,原來鞋中被人放了碎玻璃片。這就是人妖演員的生活。

  人妖是泰國旅遊產業的一大亮點,人妖表演是許多遊客的必看節目。泰國的人妖,在迷幻的夜色中,日復一日地演繹著“她們”辛酸的人生。

跨性故事集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