逞兇鬥狠混黑幫 大哥本是大姐大

 2003.12.03 中國時報  曾薏蘋/台北報導 


不願穿裙子,「陰錯陽差」變「大哥」!昨天落網的通緝犯鄭惠芳,兩個月前一場變性手術,不僅終結困擾他廿多年的「性別錯亂」,也找到真正的「自我」。他說:「一個沒有子宮、沒有卵巢、沒有大姨媽的『女人』,這個手術,終於讓我鬆了一口氣!」 

消瘦的臉頰、微翹的薄唇,眉宇間隱約帶著凶光,可能剛做完變性手術,鄭惠芳落網時,顯得有些虛弱。有人說,鄭惠芳的輪廓,像極了《霹靂火》裡的「劉文聰」。雖然他逞兇鬥狠程度與「劉文聰」不相上下,但身上搜出的粉紅色身分證,洩漏了這位大哥,「曾」是女兒身。 

「國中開始,我就不愛穿裙子,為了不想穿裙子,還轉學兩次。」鄭惠芳苦笑,國小時,男性性徵還不明顯,升國中後,想當「男生」的意願越來越強,但學校女生制服偏偏就是裙子,每天上學,為了一條裙子,和老師起過不少次的衝突。但老師從未深入了解,他不是叛逆,也不是性向出了問題,而是自己根本就是「陰陽人」。 

鄭惠芳被學校列為「問題學生」,一直要他轉學。轉了兩次學後,依舊脫離不了要穿裙子的惡夢,升國二那年,乾脆休學算了! 

他說,反正不愛唸書,當時是嘉義角頭老大的父親就告訴他:「不讀書,就去 迌。」十四歲那年,父親認為,既然要出來混,就要找好一點的大哥跟著,於是把嘉義一帶所有的角頭老大名單一一分析。最後「侯祁旭」因不販毒,被父親列為比較「正派」,所以就投靠侯的門下,開始踏入黑社會。 

為了掩飾「女兒身」,鄭惠芳逞兇鬥狠,拚的比男性還凶。平日擁槍自重,每次出入,帶了十多名手下,火併時,就亮出開山刀,在外的言行舉止,與真正黑道大哥沒什麼兩樣。身邊的小弟不僅害怕這位「大哥」,也沒發覺「大哥原來是女人」。鄭惠芳無奈地說:「因為上廁所時,我可以站著,也可以坐著,所以不易被人發現。」 

他指出,在新竹少年監獄及台南監獄服刑時,也沒人發現他有雙性的性徵,當時他都是在女監服刑。 

從小在「他」與「她」之間打轉,鄭惠芳斬釘截鐵向員警表示,他不是同性戀,也不是雙性戀,而是名副其實的異性戀,所以交了不少女朋友﹔「生出來會變成這個樣子,讓我覺得有點對不起他…」鄭惠芳說,母親常以這件事自責。 

鄭惠芳強調,他曾到高雄榮總及長庚做心理鑑定,鑑定結果是,自己適合當男性。兩個月前,他到高雄榮總做變性手術,決定不再讓自己「忽男忽女」。當時他把想變性的想法告訴母親,不僅獲得母親的同意,還透過友人匯了十萬元資助他動手術。 

鄭惠芳是台灣第一個被提報為治平對象的變性人,但從小因為不肯穿裙子被學校師生排擠,父親為他挑選幫派,還有母親的歉疚,縱容他走上江湖這條不歸路。連承辦員警都說:「陰陽人是社會存在的問題,若從小師長能多點關愛,並懂得尋求社團協助,鄭惠芳可能會是一個快樂的『變性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