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扮女裝 堅稱陰陽同體有生理期

【2002/08/20 聯合報】【記者汪文豪/台北報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這是古人對花木蘭代父從軍十二年,未遭識破女兒身的驚嘆。而一名將入伍的蔡姓男子長期「男扮女裝」,就學與工作都被同儕認做「女兒身」;昨晨他持變造身分證應付盤檢為警識破,眾人才驚覺他嬌滴滴的外表下,竟是不折不扣男兒身。

蔡姓男子是家中長子,卻長期幻想自己是女生,不要去當兵;面對警方訊問,堅稱自己「陰陽同體」,和女生一樣有月經。他母親獲知愛子持變造身分證被捕後趕到警局,聽到兒子「又」宣稱有生理期會流血,氣得差點「吐血」。

台北市警大安分局警備隊昨晨在忠孝東路與延吉街口攔檢車輛,見與友人坐在車內的「蔡姓女子」貌似男生,但裝扮與說話聲音卻像是女生,十分困惑,要求蔡出示證件。警方比對身分證與駕照,發現號碼不同,當下質問;蔡承認自己是男生,為掩飾身分,才冒用女性身分證。

警方打量蔡姓男子全身,看他上半身穿細肩帶背心與胸罩,皮膚白晰,塗著淡菕A動作扭捏,聲音嬌嗲,十足女生樣;但看他下半身穿著運動休閒褲與球鞋,又是男兒樣。加上蔡一下稱自己「陰陽同體」、正逢生理期,一下又稱自己要當兵,下跪哀求警方放過一馬,警方無法分辨他是男是女,乾脆帶回分局調查。

蔡向警方供稱,自己絕非惡意將別人的女性身分證貼上自己照片,實在是因為自己「陰陽同體」,常因性別問題遭受困擾,才透過跳蚤雜誌分類廣告,以新台幣六千元購買「她」的身分證變造。他私下透露,他明明從小是女生,但父母親一直當他是男生,報戶口也登錄為長子,讓他一直飽受性別困擾。

警方檢閱蔡的戶籍資料,上面登錄為男性;但蔡又煞有其事地說自己每廿八天都有月經。警方為求慎重,通知蔡母到警局「驗明正身」。

蔡母抵達警局,一見愛子就拍他頭,用台語罵道:「你明明是查埔(男生),為啥米愛說自己是查某(女生)!」蔡母隨後出示戶口名簿,上面註明蔡是家中長子,其下還有兩個妹妹。蔡母說,蔡從小喜歡男扮女裝,為此她常帶他看心理醫生,不料「毛病」就是改不了;現在愛子即將入伍,她實在擔心他在軍中會適應不良。

與他同車被帶回的同事則稱,蔡姓男子上月持變造身分證到萬華的餐廳應徵服務小姐,全餐廳上至老闆、下至工友,都以為「他」是女生;若非警方盤檢,他們根本不知道「他」是男生。

警方認為蔡姓男子所涉罪嫌,屬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已經向檢察官請示後將他飭回,另依偽造文書罪嫌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