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人權協會:對跨性者應多寬容

2002.07.05  中國時報  陳盈珊/台北報導

跨性易裝者究竟該以何種面貌出現在身分證明文件上?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認為,站在協會的立場,當然是支持以他最自然的樣子來辨識他,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要的社會接受跨性,仍是一條迢遠的路,希望社會能夠對跨性多一些寬容。

王蘋表示,從事性別人權工作,身邊的確有不少跨性的朋友,不過,在台灣還是以女扮男裝的比例比較高,也比較容易過關。像蔡雅婷這樣的案例,比較少見,而且社會對男扮女裝的接受度因為衝擊大,相對更低。

王蘋說,很多跨性者以自己心裡的性別裝束生活了好幾年,只要不出示身分證,其實外界很少發現以及質疑;但是,遇上必須出示身分證的時候,總免不了被質問:「這真的是你本人嗎?」無論選擇哪一種面目拍照,終究要面對這樣的爭議,於是,很多跨性者乾脆不辦信用卡、不出國,就是避免核對身分證或護照可能的尷尬。

王蘋指出,站在性別人權的立場當然是以最自然的模樣來辨識一個人最為合理,但是內政部認定的是生理性別,並不考量一個人的自我認同。儘管這個人已經認定並且以另一個性別生活了幾十年,只要沒有任何醫療更改證明,官方依然會以他出生的時候註記的性別來認定他。

王蘋認為,跨性問題在台灣沒有那麼快能夠推動,要等到別人也能以自己的身分認同來看待,畢竟還需要社會很多的努力;她希望社會能多一點的討論,就像對於同性戀議題一樣,慢慢改變社會的觀念,也許有一天社會也能坦然接受跨性,當然,這將是一條漫長而辛苦的路。

對於跨性者的身分辨識,王蘋還是希望台灣的法律能有些寬容,對某些特殊的狀況有些彈性,法律並沒有規定男性或者女性該是怎樣的面貌,只規定要三個月內的近照,這三個月內他明明就是以他內心認定的性別示人,從現實面來看,他「現在是什麼樣子」,其實比較能夠判準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