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錯軀殼的靈魂 發出深沉抗議

2002.07.05  中國時報  王超群/專訪

一襲長髮飄飄,淡施薄粉,蔡雅婷從十八歲開始就喜歡以女裝打扮,雖然曾經服役當兵,也曾以男生的姿態有親密愛人,但最終無法跳脫靈魂裝錯軀殼、擁有變性慾者的心靈,現在,她打定主意,終此一生將以女人自居。

蔡雅婷說,之所以願意站出來面對媒體,是希望向社會傳達「變性慾者不是毒蛇猛獸」,同時,在因為更名而必須換發身分證的過程,她對內政部戶政司作風相當不滿,「如果看到外觀是男性就認定她性別是男性,這是錯誤的」,蔡雅婷說:「我就是要鬥倒這種觀念」。

這條路走起來並不平坦。蔡雅婷的性別認知早在少年時期就開始讓她困擾,他愛穿女裝,但不敢說,「有時不禁懷疑我是不是有病?」,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他相信,隨意顯露內心深處的慾望,會被當成神經病。

壓抑的情緒有時讓他有如蓄積千軍萬馬能量的火山,服役、談戀愛,也曾試著扮演男性;八十五年,開始求醫,經由兩年的診斷和測試,證實是不折不扣的變性慾者,「醫學上我是變性慾者,但我自認是女人,只是裝錯到男人的軀殼」。

去年十二月廿五日,蔡雅婷開始為自己的權益奮戰。他說,自己的女性名字使用已久,但正式申請更名後,要換發身分證,卻因為照片的女裝形貌,遭到承辦人員質疑,他迄今身分證還是男相片、男生名。

「我非常不喜歡這張身分證,那根本不是我」蔡雅婷帶著怒意表示。就因為身分證未換,他昨日搭機時受到櫃台人員反覆投以異樣眼光,「我的護照、駕照都不能換,這對我權益影響多大?」

「我之所以站出來,就是要讓內政部戶政司面對我們這個族群」,蔡雅婷說,我不為出名,只是想讓社會知道我們不是毒蛇猛獸,他說,「人妖」這個名稱非常讓人反感,過去,這個族群也許因教育程度不高,無人站出來說話,但現在社會要正視,「變性慾者不是原罪,也不是墮落或沈淪」。

蔡雅婷說,總統府對他的陳情案是有同情的,已發文責成內政部「依相關規定、社會現狀處理,以維人身自由權利」,但他要將「封建時代的遺毒連根拔起」,他說,和他同樣的人,也許有顧忌而不敢面對媒體,但他勇敢走出來,要求內政部發文給各戶政單位,處理類似案件應依「身分證製發要點」,可自由選用照片,如果沒有善意回應,她不排除發動更大的社會運動,「我相信不少和我一樣的人,都是年輕人,電腦功力強,也許一人一信就可以癱瘓內政部網站」。

 

top